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最弱功德系统 > 《最弱功德系统》正文 第140章 我的规矩
    李圣代看得很清楚,皇甫百鸣已经活了一千四百岁,寿限只剩百年。

    难道他真的已经看透了生死,准备认命了?

    “前方可是新来的典狱长?”

    在距离李圣代他们一行还有五十余米的地方,轿子停下,之前半躺在软轿上面的肉坨缓缓坐起身来,直到这时,李圣代他们才能勉强看到他的脑袋。

    相比于他庞大的肉身,皇甫百鸣正常人大小的脑袋则显得很不成比例,就好像是一只成年的大狗熊身上长了一个老鼠的脑袋一样,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

    皇甫百鸣的脑袋上窄下宽,下巴下面就是胸腔,肥肥的赘肉已经将他的脖子完全遮掩,看上去就像是没有脖子一般。

    刚才的问话就是出自皇甫百鸣之口,皇甫百鸣虽然身子肥胖,但声音却响亮异常。

    从软轿上坐起身来,皇甫百鸣抬眼打量着李圣代一行五人,纤细的双目之中精光闪烁,身上不时释放出来的磅礴魂力威压,足以让人暂时忘记他肥胖不堪的身体,对他敬畏有嘉。

    眼前这么一坨肉山,确实是一位帝级巅峰无疑!

    “不知是哪位年轻俊杰,可否站出来让老夫一观?”

    皇甫百鸣的目光在面前的五人身上审视,第一个就将李圣代给排除在外,一个二级学徒的病秧子,就不要来这里凑热闹了。

    接下来是赵宝珊、皇甫亮,古藏剑,最后才将目光落到了犹如一个孩童模样的胡不为身上。

    魂帝五级,五个人中,也就只有胡不为的修为还可入眼。

    难道这个小娃娃就是圣皇殿下新任命的典狱长?

    “小娃娃,可是你?”不等李圣代站出身来,皇甫百鸣直接抬手将胡不为吸到软轿的近前。

    注意,是吸慑,以强大到极点的魂力,直接将胡不为的防御与抵抗撕破,强行将胡不为吸慑到他的跟前。

    下马威!

    李圣代与赵宝珊一行看得很明白,皇甫百鸣这明显就是在示威,只是,他貌似搞错了要示威的对象。

    “嗯,魂帝五级,修为虽然弱了点儿,不过也勉强够了!”皇甫百鸣轻点了点头,直接道:“这几天就且跟在老夫的身边,先熟悉一下天牢内的状况再说!”

    果然,这老小子并没有想过要直接放权。

    李圣代缓缓站出身来,没有直接出声,而是先爬上了赵宝珊的肩膀,双腿缠腰,双臂缠脖,在赵宝珊有点懵有点羞有点不知所措的时候,李圣代趴在她的耳边淡声交待道:“我不喜欢抬着头跟人说话,你懂的!”

    “是,少主!”

    赵宝珊羞红着脸,直接飞身而起,直直地将李圣代驼起了五米多高,在高度上稳稳地压了皇甫百鸣一头。

    新、旧两名典狱长的交锋,气势上绝不能弱!

    李圣代心中惬意,这个赵宝珊,很懂事儿嘛。

    重塑过身体之后的赵宝珊,不止脸蛋变成了小家璧玉,就连这身材也是凸凹有致别有一番风味,刨开她的年龄不讲,这样环抱着趴在她的背上,感觉很不错。

    皮肤很细,腰身很软,比趴在一个大男人的身上,强了不止一倍。

    怎么刚才就没有想到呢?

    这一路被皇甫亮这个老男人背着过来,咯得他浑身哪哪都疼。

    天地可鉴,李圣代只是单纯地想要找一个相对舒适的后背而已,并没有想入非非,更不可能会对一个五百余岁的老女人感兴趣。

    李圣代低头俯视,看着近在眼前的这一堆肉山,举起皇甫飞扬给他的那块盘龙剑佩,高声道:“皇甫百呜,可认得这是何物?”

    “圣皇殿下的盘龙剑佩?”皇甫百鸣面色微变,有点不敢置信地看着李圣代,“难道,你才是圣皇殿下指定的典狱长?”

    一个学徒二级的废柴。

    一个随时都有可能会一命呜呼的病秧子。

    谁能告诉他,圣皇殿下这是要搞哪样?

    天牢重地可不是儿戏,典狱长之职并不是什么人都能胜任。

    这么重要的位置,岂是眼前这样一个修为平平,年龄甚至还不足十六岁的小娃娃能够担任的?

    之前皇甫飞扬只是派人过来传话,说是会有新的典狱长到任,让皇甫百鸣注意配合。但却并没有言明李圣代的年龄、身份、背景,更没有让人告诉皇甫百鸣,圣皇甚至连盘龙剑佩都有赐下。

    所以,皇甫百呜现在有点措手不及,有点懵。

    盘龙剑佩啊,圣皇甚至连太子都没有舍得给过一块,现在竟然赐给了眼前这个小不点儿?

    难道是传说中的私生子,是圣皇早些年流落在外的皇室血脉?

    “怎么,你敢置疑圣皇殿下的决定?!”

    李圣代晃了晃手中的盘龙剑佩,直接以势压人,说起话来一点儿也不客气。

    皇甫百鸣明明拥有一身帝级巅峰的修为,哪怕身体肥胖,也绝对没有虚弱到需要让人抬着走路的地步。

    而且就算是要摆谱,就算是需要五十个人来抬他的轿子,他也没有必要非得禁封了这些人的修为,让他们仅凭肉身力量来抬轿吧?

    李圣代一眼就看出了五十个轿夫的不妥之处,修为被封,而且他们本身的肉身力量也极为有限,说明他们本身的修为应该也并不怎么出彩,甚至可能连宗级都没有达到。

    否则纵是皇甫百鸣有一万斤的体重,五十名宗级魂修仅凭肉身力量也能轻松抬起,断不会这么吃力!

    这是故意的折磨与羞辱。

    这个皇甫百鸣,人品不咋滴啊。

    他的身上能够汇集到那么多的罪恶值,果然不是没有道理。

    “圣皇殿下的安排,我自然是不敢置疑。”

    知道抓错了人,皇甫百鸣松开胡不为身上的限制,轻轻地抬头瞥了一眼趴在赵宝珊背上的李圣代,道:“既然你是新来的典狱长,老夫还是那句话,先跟在老夫身边历练一段时间,学学该怎么做好一个典狱长再说。”

    “这是天牢里面历代典狱长的规矩!谁来了,都不能例外!”

    皇甫百鸣的态度很强硬,一步也不肯妥协退让。

    李圣代轻撇了撇嘴,不屑道:“我不管什么规矩不规矩,圣皇殿下有令,从我进入天牢这片土地开始,我就是这里的典狱长,这座天牢里的一切,我说了算!”

    “所以,一切都要照着我的规矩来!”

    “我的规矩就是,谁不听话,谁就滚蛋!谁来了,都不能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