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巫师自远方来 > 《巫师自远方来》正文 第五十四章 反攻的火焰(二)
    冰冷的水似乎越来越刺骨,缓慢的吞噬着自己的体温,眼前的世界越来越模糊,想要看清越来越困难了。

    不行……绝对不能失去意识,绝对不能!

    艰难着站稳了脚跟,血浆不可遏制的从身前身后伤口涌出,不断的剥夺着洛伦的体力,似乎连向前走一步都变得无比困难。

    牙关发颤,好像受伤的野兽抬起头,洛伦拼命的喘息着,被撕裂的肺叶像是破掉的风箱,让他的声音也变得诡异了起来。

    “愚蠢……你以为还能活着走出去?”道尔顿·坎德无比讽刺的嘲笑着:“你就快要死了,永远都不可能离开这里!”

    “闭嘴…”

    “看看你自己现在的模样,活像一条落水狗,还是条快死的落水狗。这就是你最后的命运,被骗进永无天日的地牢,然后孤独的死掉,没有人会知道你的存在。”

    “闭嘴!”

    “挣扎吧,像条爬虫一样蠕动吧,因为你连它们都不如——愚蠢还自鸣得意的玩偶,只配得到爬虫一样的命运……”

    “给我闭嘴——!!!!”

    被拘束的双手背在身后,拼命赌上了最后一点点力气,双腿微微弯曲,身体前倾,然后狠狠的撞向铁栅栏!

    “铛——!”

    猛然的撞击让骨头都快碎掉了。双眼已经一片漆黑,咬着钥匙的洛伦像是瞎子一样,胡乱的在门上戳着。

    一次、两次……也许是两百次或者三百次,钥匙被捅进了锁眼,满口是血的洛伦立刻死死咬住,然后向左一拧。

    门打开了!

    颤栗的身体站了起来,一个脚印一个脚印,每一步都像是在消耗着仅剩的生命力,推开了吱嘎作响的牢门。

    “咳咳咳……给我…听清楚…我!绝对不会……停在!这种……地方!”

    清脆的响声,捆住双手的铁链被硬生生的扯断了。黑发巫师毫不犹豫的向前一身,抓住了“道尔顿”的喉咙!

    “怎么样啊,贱人——?!”

    纤细的手感,还有那轻盈到过分的重量……虽然意识越来越模糊,但自己抓住的绝对不是道尔顿。

    “简直……无与伦比!”

    被遏住了喉咙的阿斯瑞尔轻声低吟着,嘴角勾起一抹惊喜的微笑,苍白的右手按住了洛伦胸口的剑柄:“必须承认,洛伦……不,应该是我亲爱的朋友,我从未相信过你真的能做到如此地步。”

    “我现在只想立刻掐死你!”

    “那也太过分了些吧?但这一次阿斯瑞尔姑且原谅你好了。”话音落下,少年和贯穿了洛伦身体的长剑一同化作了黑影,像是融化的液体般,和地上的鲜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钻进了他的伤口。

    鲜血和脓液,在心脏的位置留下了一个狰狞的环形疤痕——黑色烙印周围,是如血浆般沸腾的火焰。

    失血的眩晕感缓缓褪去,取而代之的是胸口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仿佛如获新生!

    逐渐恢复了意识,洛伦的嘴角多出了一抹略显疲惫的微笑。感受着生命流淌的他缓缓扬起左手,金红色的火舌立刻覆盖了整个手掌,照亮了半张面颊。

    “现在,是点火的时候了。”

    ……………………独臂的科诺奋力挥舞着长矛,动作却没有一开始那么灵活了,完全是凭借愤怒和战斗的本能在坚持,以命换命的和面前的食人魔厮杀。

    翻身躲开了食人魔的手掌,反握住长矛的科诺还没有投出去,另一个从空中飞跃而来的身影就已经跳上了怪物的肩膀,哀嚎的食人魔应声倒地。

    “你疯了吗?!”连忙救援的卢卡跑了过来:“就那么迫不及待的想去死吗?!”

    “送死那也是我的事!”愤怒的科诺一把推开了想要拉他一把的卢卡:“别跟我来这套,你究竟在干什么,是想让我们都白死了吗?!”

    从看到卢卡带着战舞者们赶过来的时候,科诺就已经知道他们失败了。绝望和愤怒让这个战舞者首领双眼都在喷火。

    “这些逐风林的战士们都是被你给逼来的,都是为了你那个狗屁计划!他们根本不用死的,这些全都是你的责任!”

    “你现在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卢卡同样瞪了他一眼:“我们还没有输!给我听清楚了,我们还没有输——!!!!”

    “相信我,我们会夺回大树墙的,就在今天,就在今天——!!!!”

    看着像发了疯的卢卡,科诺反而笑了:“无所谓了……反正我们今天都死定了,要死,我也死得像个战舞者!”

    “我们会赢的!”卢卡还是忍不住反驳了一句,挥舞着长矛再一次冲了出去。啐了他一口的科诺也紧紧跟在他后面,筋疲力竭的身体扯着干裂的嗓子拼命的吼叫着。

    山顶的战斗越来越混乱,随着战死的战舞者们越来越多,没有了他们的掩护,剩下年轻的精灵战士们在食人魔面前甚至连且战且退都做不到,只能凭借着一腔热血去战斗而已。

    残存的战舞者们也在承担着巨大的压力,越来越多的食人魔将目标放在了这些精锐的战士身上,它们也逐渐察觉到真正能对自己构成威胁的,只有这群蹦来蹦去的“跳蚤们”。

    越来越多的战舞者开始被食人魔围杀,失去了缠斗的空间,甚至同时要应对两到三头怪物,哪怕一丁点儿的失误都会让他们陷入必死的境地。

    毕竟并非每一个战舞者都能像科诺和卢卡那样,可以不断逼近的同时躲开食人魔每一次攻击的

    猛然停在原地,箭矢般狂奔的女精灵冲进了三头食人魔的包围圈,紧贴地面一个滑铲,手中的长矛捅穿了第一头的膝盖!

    “闪开——!”

    杀红了眼的女精灵大声咆哮着,被围歼的战舞者还没有看清那红色的影子,莉雅已经从他手中夺走了长矛,一脚踏中了他的脑袋纵身飞跃,食人魔迟缓的爪子甚至没能碰到她分毫。

    “啊啊啊啊啊啊——!!!!”

    战吼回荡在空中,莉雅手中的长矛已经扎穿了食人魔的脑袋!

    连续倒下两头,第三头食人魔终于反映了过来,吼叫着扑向这个瘦小的女精灵,地上的那个战舞者就被它给忽视掉了。

    “就是现在,快啊!”

    莉雅的叫喊声让失神的战舞者立刻清醒,捡起递上的投枪,根本不用瞄准拼尽全力投了出去,准确无误的钉在了食人魔的右眼。

    “你的长矛,还给你。”

    从尸体上跳下来的莉雅随手将武器扔给了那个战舞者,对方恭恭敬敬的接了过来:“谢谢你救了我,我叫方贾,请问……”

    女精灵根本没听清他在说什么,祖母绿的双瞳死死盯着远处大树墙的对面,焦急的等待着,紧咬的牙关还残留着一丝恨意。

    洛伦·都灵,你究竟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看着周围还在厮杀的战舞者们,虽然依旧顽强,但都坚持不了太久了,再这样下去只会全部死在这里。

    难道说这就是自己的结局,因为相信一个自己不相信的人类死在这里?虽然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但是……

    “轰————!!!!!”

    冲破耳膜的轰鸣声,仿佛整个大树墙都在震动,猛然一颤的莉雅惊愕的抬头瞪大了眼睛。

    那是什么?!

    伴随爆炸而来的冲天火柱,在大树墙的另一侧升起,如金红色的巨龙般直入天际,随之而来的狂暴热浪,席卷着无可比拟的气势扫过整个大树墙的顶端!

    就在那烈焰腾空而起之后,整个山顶的精灵们都听到了那崩塌燃烧的声响,巨大的坠地声从大树墙另一侧的断崖后传来,卷起的烟尘所有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我们……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