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宠物天王 > 《宠物天王》正文 第229章 Psittacosis
    左右无事,张子安听得非常耐心,直到确定郭冬岳说完了,才问道:“不知我什么可以帮忙的?”

    郭冬岳沉淀了一下思绪,缓缓开口说:“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家里养着两只鹦鹉。”

    张子安侧头看了一眼理查德,心里犯愁——要是郭冬岳现在提出要借理查德一用,他可怎么拒绝呢?

    “不是灰鹦鹉。”郭冬岳仿佛察觉了他的心思,“是牡丹鹦鹉,一对。”

    “哦。”张子安感到安心,但同时又对自己会感到安心这件事心生愧疚。若理查德是一只普通的灰鹦鹉,他不介意借给郭冬岳,但是不行……

    牡丹鹦鹉,又被称为爱情鸟,在鸟类中以深情和忠贞而著称,当它们找到伴侣之后最好成对饲养,否则会郁郁寡欢。

    城市里养鸟的人并不少见,鸟类中鹦鹉也是很受欢迎的。张子安知道郭冬岳还有下文,追问道:“那对鹦鹉,死了吗?还是飞跑了?”

    郭冬岳摇头,“既没死,也没飞跑,而是送人了。”

    很多人都是一冲动就养宠物,养着养着发现自己不喜欢宠物,或者家里不适合养宠物,便转手送人,这种情况不值得提倡,但确实很常见。

    “那对牡丹鹦鹉也是别人送给我妈的,我妈很喜欢,经常教它们说话。但是……”他轻轻碰了碰自己的喉咙,“但是我得的呼吸系统出了问题……”

    张子安愣了几秒钟,怎么也无法把这两件事联系起来。

    就在这时,门外人影一晃,有人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进店里。

    “是psittacosis还是PBL?”一个很熟悉的声音说道。

    张子安下意识地看过去,走进来的是孙晓梦。她没有换衣服,还是穿着白大褂,双手抄着兜,口罩挂在一侧的耳朵上,面容微微透着疲倦,看样子是从诊所里溜达过来的。

    郭冬岳脸上的平静化为讶然,他看向张子安,等待他介绍。

    “你们给我等一下,psittacosis是什么鬼?PBL又是什么?别打哑谜,能不能说些普通人能听得懂的话?”张子安没急着介绍,而是选择先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亏你还是卖宠物的啊,连这种常识都不知道?”孙晓梦没有客气,拉过郭冬岳刚才坐过的四脚钢管椅坐下,摘下口罩塞进白大褂的兜里,自言自语般说道:“累死了。”

    “什么常识?”张子安想破脑袋也不记得以前学过什么叫psittacosis或者PBL的常识。

    郭冬岳略微打量了一下孙晓梦,沉默无语,看上去没有开口解释的意思。

    张子安一看孙晓梦准备卖关子,决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他拿出手机搜索“PBL”这三个字母,想查查是什么东西的缩写,可惜查询无果,查出来的东西一看就不对。

    孙晓梦哂然一笑,“别查了,PBL是医学上的专用术语,从普通搜索引擎上很难查到。它的意思是‘饲鸽者肺’。”

    郭冬岳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

    “什么四哥五哥的?”张子安听得一头雾水,连是哪几个字都没搞明白。

    “不是四哥,是pigeon-breeder’s_lung,也有叫bird-breeder’s_lung的”孙晓梦解释道,“按照字面意思直译成中文就是‘饲养鸽子者的肺’,这是一种由于饲养鸟类而引起的呼吸系统过敏反应。”

    她倒不是好为人师,只不过一谈到她的专业领域,立刻就打开了话匣子。

    见无人插言,她就继续说:“Psittacosis则是‘鹦鹉热’,是一种流行性肺炎。病例往往出现在养鸟人的家中,成年人对其的抵抗力较高,生长发育期的小孩子受到感染的可能性就大得多了。虽然是以‘鹦鹉’来命名,但实际上家养的鸽子和鹦鹉都可能引发这种肺炎……”

    孙晓梦正说着,就听见“嘎”的一声沙哑啼鸣,不由一惊。

    理查德听到这里可不能忍了,“嘎嘎!真的假的?”

    孙晓梦刚刚连续做完两场手术,身心俱疲,于是出来走走散散心,路过张子安的宠物店便进来看看。她在门口听到郭冬岳的最后几句话,一时技痒,就不请自入。进来之后,她一边回忆脑海中的知识一边讲述,根本没注意到宠物店里又多了一只鹦鹉,而且说起来话字正腔圆,就是语气有些轻佻。

    她惊讶地望着在收银台桌子上跳来跳去的理查德,问张子安:“这是你的鹦鹉?”

    “……算是吧。”张子安谨慎地说,“先别搭理它,这只鹦鹉废话很多,把你的话讲完我再给你说。”

    “额……”话虽如此,孙晓梦依然无法将目光从理查德身上移开,毕竟刚才那句话实在跟人说的没两样。

    郭冬岳已经见识过理查德的神奇之处,只是挑了挑眉毛,没有说话。

    “我说到哪了?”孙晓梦的思维被打断了,一时有些接不上。

    张子安无奈地提醒道:“鸽子和鹦鹉可能引发肺炎。”

    “哦,对,那么是psittacosis还是PBL?”孙晓梦的询问目标是郭冬岳,以医生的口吻。

    郭冬岳点头,自从孙晓梦进来后第一次开口说话:“是psittacosis。”

    “给我说中文!”

    张子安拿出店主的威严。他很无语,这在场的两位,一位是出国留过学的设计师,另一位是学霸型的执业兽医,英文水平都高得很,只有他的英语在以前就一般般,工作以后更是几乎全还给了英语老师,像psittacosis这个词他念着炒鸡绕口,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孙晓梦忍不住又望了一眼理查德,说道:“鹦鹉热啊……人类与宠物鸟,特别是鸽子和鹦鹉长期密切接触,便可能受到感染——感染率倒是不怎么高,健康的成人一般没事,只有免疫低下者与少年儿童比较易感。除了粪便以外,鸽子和鹦鹉比较活泼,总是喜欢扑腾,闲得无聊时还经常搔弄胸口的羽毛,有大量肉眼很难看见的尘羽随着它们的动作飘落出来,所以儿童不宜长期和宠物鸟共处较为封闭的空间里。”

    就像是为了证明她的话,理查德又把鸟喙探进胸口的羽毛里搔啄。

    张子安不禁大为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