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祭炼山河 > 《祭炼山河》正文 第461章 谎言与器物宗至宝
    不出意外回到道馆的秦宇,并未见到西门孤城,这位翱翔九天之上的道馆之主,似乎遵循着他说过的话,不愿因他沾染麻烦。可秦宇总觉得西门孤城对他,有着一份额外的关注,好在他并未自这份关注中,感受到任何危险,于是思索半晌不得要领后,便将念头压入心底。

    修炼室中,看着面前二十一种魂魄宝物,秦宇眼神之中,露出几分欣慰。尽管此番波折诸多,引发一系列的凶险,远远出乎于预料,好在唤魂铃认主所需已集齐大半,时间还有两个多月,或许真能顺利完成。

    在此之前他哪都不去,如果不出意外,这将是他以秦宇身份,现身世间的最后一段时间。未来漫长的岁月,他都要像是阴影中的小兽,努力的不断成长,直至成为兽王的一天,才能跃上山巅对天咆哮。

    ……

    仙宗存在世间,却又不在世间,只有它接纳的、被允许的修士,才能自由进出与外界相通的入口,否则任你跨过千山万水,也休想靠近半步。

    它神秘莫测,在无数生灵心中,是这片天地间,最至高无上的圣地,那里有流淌着蜂蜜的长河,有开满鲜花的高山,有数不尽的神通仙法,有通往永生的无上大道。

    生活在那里的修士,每一个都是天之骄子,每一个都是天地宠儿,他们有无上的福缘、造化,才能进入仙宗之中修行。

    可惜这些只是无端妄想,所以注定是虚幻,比如此刻倒在大殿中,七孔流血身体抽搐的佛国弟子,无辜的像是一只只绵羊,但没有人同情他们。

    身穿素净纱衣的佛国修士,一个个慈眉善目,嘴角挂着温和笑容,动作轻柔将他们抬下去,从始至终眼眸中都是一片淡漠,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就好像,他们表现出的所有祥和,都只是一张戴在脸上的面具,让人好奇这漂亮的面具下,究竟隐藏了什么。

    佛国之主盘膝而坐,高大威严光芒万丈的御座,将他的身影无限放大,便似一尊撑天立地的佛陀,威严祥和让人忍不住,想要匍匐在他脚下,以最虔诚的态度,去亲吻他脚下的泥土。

    国主是整座佛国的太阳,依偎在他身旁,可以享受无尽的光与热,那么被太阳喷涌的烈焰灼伤,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幽冥境主出现在佛国恢弘、威严大殿外,行走的佛国修士纷纷跪伏在地,他迈步进入大殿,声音平淡,“国主,你必须保持冷静,佛心动颤对佛国而言,将是一场灾难。”

    佛国之主眼神淡漠,“等待了十万年,唤魂铃终于出现,本国主一定要得到它,谁都不能够阻拦。”

    嗡——

    一丝震颤自空间传出,两人原本还在大殿中,可转瞬之间周边就是一片黑暗,无数星辰点缀其间,便似进入了无尽星空。

    “西门孤城的意志,已降临到四季城,除非你准备与他一战,否则不可能杀死秦宇。”幽冥境主冷淡开口。

    佛国之主沉默半晌,“若逼不得已,本国主会出手的,你不必劝我,唤魂铃对本国主重要,你并不完全知道。”

    幽冥境主眼神更冷,“国主虽然强大,但你我都很清楚,西门孤城一直都是至强者中,最强悍的存在。”他瞳孔微缩,似想到某些极可怕的事情,“当年西门孤城与天一战,出手之人不止你我,可结果如何?这些年过去,本座能感应的到,他一直在变强。”

    佛国之主神色平静,“那又如何?西门孤城终归只有一个人。”

    幽冥境主摇头,“本座不会帮你,那只会让仙宗,陷入巨大的漩涡。不要忘记,我们真正的敌人是魔道,魔域与黄泉中的魔头会非常乐意看到,仙宗与道馆决裂。”

    佛国之主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他面无表情时宝相庄严,如今只是嘴角微翘,便给人春回大地万物复苏的温暖,“境主会帮我的,当年那件事情,如果西门孤城知道,你以为会如何?”

    轰——

    夜幕之中,无尽星辰同时大亮,璀璨星辉洒落,幽冥境主眼神冷刺骨,“国主,难道你疯了不成?”

    佛国之主大笑,滚滚声浪令漫天星辰都震动起来,似乎要自星空中坠落,“与天夺命,成就世间至强者,不死不灭同日月星辰共存,这是多么美妙的谎言!”他猛地抬头,眼底浮现血丝,“没错,本国主已经疯了,我早就是一个疯子,唤魂铃可以帮我保持清醒,谁阻拦我得到,就是本国主最大的敌人!”

    星空震颤的越来越厉害,毁灭气息铺天盖地,就在一场恐怖对碰即将发生时,幽冥境主突然轻叹,“唤魂铃有逆天之力,因而遭天地厌弃,冥冥中大道气机,不会让它轻易完成认主。秦宇即便得到它,也没有享用的资格,国主何必太着急。”

    佛国之主恢复如初,淡漠平静,与刚才判若两人,“本国主可以感受到,冥冥中的一丝气机,秦宇的确还没有,认主唤魂铃的资格。可一旦出现意外,本国主会直接出手,哪怕天崩地陷。”

    一声叹息,这场交谈落幕,星空消失不见,两人仍在大殿中。外面自然行走的佛国修士,平和微笑着,丝毫不知道他们,已在鬼门走了一回。

    幽冥境主转身就走,瞬息不见。

    佛国之主抚摸着,脖颈上一串佛珠,它不知何种材质炼成,每颗佛珠表面,都有一尊栩栩如生佛陀,或微笑或怒目,有癫狂有哭泣。

    手指不断抚过它们光滑的表面,层层佛光加持在上面,让人感到无尽威严与强大,只是没有人能够发现,层层佛光下的佛珠上,已多了无数道细小裂纹。

    “秦宇,你为什么不死呢?将一切痛苦终结,进入轮回之中,方是你最好的归宿。”

    “你应该死。”

    “必须死。”

    佛陀喃喃低语,嘴角再度露出笑容,于是刹那间佛珠上光芒大作,整座殿宇瞬间爆发出亿万道佛光,它照亮了整座佛国。

    亿万万生活在佛国中的生灵,此刻全部匍匐在地面,沐浴在温暖的佛光中,向那座巍峨直通九天的山峰,虔诚的叩拜、祈祷。

    ……

    秦宇获得最后的胜利,将楚泰斗送入地狱,这出乎宁儒凤的预料,却让他更加惊喜,因为他在秦宇身上看到了,所有成为强者的希望。

    “丫头啊,抓紧秦宇,不惜代价的抓紧他,只要他成为宁家的女婿,咱们家就能彻底翻身,成为名副其实的魔道世家!”

    宁灵忍着羞涩问自己,想不想将秦宇抓住,得到肯定的回复后,她便半推半就着,遵从了爷爷的安排。

    不知宁儒凤与康明桥说了什么,侍奉秦宇炼制丹药的修士中,很快多了一个水灵灵的丫头,她美的如此惊心动魄,让几个平日里做事谨慎小心的道馆修士,已接连犯了几次过错。

    但在被管事召集起来,训示过某些话后,他们的眼睛就再也不敢,在宁灵身上多做停留,哪怕心头酸涩也只能隐藏起来。

    秦宇忙于炼丹,发现宁灵时候,时间已过去了半个多月,对她的到来感到惊讶,不过略微犹豫后,秦宇并未多说什么。

    当初,他已表明态度,不论宁灵为何来到这里,都不能再重复第二遍,否则会将她的心彻底伤透。

    心头有些无奈,但秦宇笑容依旧温和,只是没有给她更多时间,略微说了两句后,就转身匆匆离开。

    倒不是一心躲着宁灵,秦宇现在全部心力,都用在炼制丹药上,有人以三份魂魄材料为报酬,请他炼制八品圣阶宝丹。虽说已成功炼出圣品问道丹,但这对秦宇而言,这仍是不小的挑战,容不得半点大意。

    宁灵并未感到失落,因为爷爷说过,秦宇如此迫切的寻求这些魂魄宝物,一定有他自己的原因。男人以大事为重,她完全可以理解,只是自己没什么本事,不能够帮到他。

    对于玉盒空间,秦宇并未告诉宁家,一来自是为了,不让他们心头流血,以免出现不必要的麻烦,导致彼此交恶。二来自然是为了,尽量疏远宁灵,不愿与她再有交集。当然,最初也有保护宁家,不被仙宗牵连的缘故。

    时间一天天过去,宁灵虽然只能偶尔的,非常短暂的见到秦宇一面,却能感觉到他的心情越来越差。虽然每次见面,他还在笑着,可笑容中的勉强,却让宁灵感到心疼。

    终于,某次深夜自丹房中走出,秦宇没有再继续忙碌,命人准备了一些酒菜,洗漱之后他提着酒壶,眼神淡淡看着头顶圆月。

    宁灵犹豫许久,还是自阴影中走出,恭谨行礼后道:“秦大家,您有什么烦恼吗?”

    秦宇早就感应到她的存在,本来不愿多说什么,可看到那张酷似宁凌的面庞,他顿了一下,道:“你知道我在搜集一些宝物吧,可惜忙碌四个月,惹出不少乱子,最终却功亏一篑。所以,我现在心情的确不太好。”

    宁灵咬了咬嘴唇,“我能问一下,秦大家您为什么收集它们吗?”

    秦宇喝了口酒,无奈笑笑,“具体不能告诉你,大概就是秦某手中一些灵虫,需要用到这些宝物,否则它们体内某些力量会觉醒,进而将它们杀死。不瞒你说,秦某一直告诉自己,之所以如此着急收集宝物,是因为在这些灵虫上花费太多,但事实上我是舍不得。”

    “很早之前,这些灵虫便已跟随我,虽说它们没有太多灵智,却曾经救过我的命,而且它们也能让我想起,一些很久不见,或许以后也无法再见的朋友。”

    又喝了口酒,秦宇摇摇头,“总之时间来不及了,我只有四个月时间,可如今偏偏差了一种,最后一种。”

    宁灵急忙道:“差了什么?”迎着秦宇的眼神,她脸上微红,“宁家有自己的宝库,而且爷爷他认识很多人,或许就能找到呢。”

    秦宇心头微暖,心领她的好意,“先天木。”顿了一下,继续道:“根据记载,这是一种非常耀眼的木头,它们有着最鲜艳的色彩,最美丽的纹理,在黑暗中散发光芒,在光芒下沐浴黑暗。”

    宁灵努力回想,最终露出纠结,“我会告诉爷爷,让他帮您寻找的。”

    “来不及了,我能感觉得到,灵虫体内的力量,很快就将苏醒。”秦宇放下酒坛,“或许,它们注定要死去。”

    宁灵眼睛眨了眨,“或许能想办法,压制住灵虫体内觉醒的力量,有更多的时间,就能继续寻找了。”

    秦宇摇头,“我已尝试过。”

    尝试过,结果自然是失败。

    宁灵知道秦宇是个很厉害的人,甚至远比她如今所知道的更加强大,可她犹豫了好一会,还是道:“秦大家知道器物宗吗?我听爷爷说过,器物宗有一件传承先古的至宝,可镇压世间万物,或许能帮到您。”

    秦宇眼神微亮,“器物宗?”他喃喃低语,想到了无量界中,遇到的两名修士,双方只是一面之交,甚至名字都未交换。

    “中山国器物宗?”

    宁灵连连点头,“没错。”

    秦宇苦笑,“中山国太远了,而且我现在,也没有办法随意离开。”

    宁灵摆手,“不用离开呀,器物宗是秦、赵两国,最有名气的炼器大派,四季城就有他们的店铺。我听爷爷说,器物宗那件至宝,有着不可揣度的力量,它隔着亿万之遥,可以降下投影,同样具有镇压八方的威能。”

    秦宇心头一跳,一道投影都可得到,宁儒凤如此高的评价,或许器物宗的至宝,真的可以压制祖妖残魂的不灭意志。

    这念头一起,他心头顿生迫切,“宁小姐,可否麻烦你转告宁老爷子,秦某希望可以得到他的帮助,借用器物宗至宝。”哪怕只有一分可能,秦宇也愿尝试,即便最终失败,他努力过了也可日后不悔。

    宁灵点头,“我现在就去找爷爷!”看着她满脸欢喜离开,秦宇眼神闪过一丝温暖,旋即又有些许歉意,不过很快这些情绪波动,便悉数归于平静。

    “器物宗?我之前与这一派弟子相遇,便算是一份渊源,希望他们真的可以,再给我争取到一些时间。”

    三十六种魂魄宝物,如今只差先天木,秦宇便是心胸宽阔,又如何能够心甘?

    宁儒凤自宁灵口中得知一切,惊喜之余又万分头疼,他的确知道器物宗中有至宝,但当初醉酒那位器物宗长老,清醒之后几乎翻脸,宁儒凤赌咒发誓不屑露,看在多年交情份上,对方才勉强相信。

    他只是多年前,在宁灵一次寒毒发作时,将这件事情当初小故事讲给她听,希望可以分散精神,缓解她的痛楚,哪想到这小丫头居然记得如此清楚,还将此事告之秦宇。

    宁儒凤很清楚,秦宇表现的越来越耀眼,自家孙女虽然美丽,可宁家的确没有什么重量级的砝码。魔道世家的招牌?如果秦宇愿意,一大把强横的魔道世家,甚至魔道长老,会心甘情愿的将自己,最美丽的掌上明珠送给他。

    从宁灵话中,不难看出秦宇对灵虫的看重,如果宁家可以帮助他避免损失,这就是一笔不小的人情,或许就能帮助宁灵丫头,打动秦宇的心。

    咬咬牙,宁儒凤心一横,“好!丫头你转告秦宇,老夫明日便跟他一起,去器物宗在四季城店铺,拼着这张老脸,也要帮他求到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