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荒域至尊 > 《荒域至尊》正文 0137 仙品!
    崖底。

    言凌双颊通红,眼神幽怨。外加上这小子那瘦排骨一样些小胸脯起伏不定,那模样,那神色,像极了一个被刚刚轻薄过的软弱小娘子。

    牧云只觉的自己身上鸡皮疙瘩直往外冒,终是受不了言凌这副模样板着脸孔冷喝道:“有屁就放,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于是,言凌这小子的眼神就更幽怨了。

    牧云狠狠打了一个寒颤,快步走开。

    好在这悬崖底除了他们两再没有别人,不然别人肯定以为他牧云有什么特殊嗜好准备四下无人的时候把言凌那啥了!

    牧云也不跟言凌解释什么,显然这小子现在还在纳闷怎么说下就下来了。

    举目四望,牧云观察其这崖底的环境。

    刚才从悬崖处向下俯瞰,只觉崖底云遮雾绕烟雾飘渺,此时置身其中周遭景色反倒是格外清明。

    青山绿水,碧波荡漾,如言凌所言,崖底确实有一条不见底的河。

    河并不宽,牧云目之所见不足两丈,牧云心道当初言凌这小子毫无依托从崖上跳下来能刚好坠落其中而没有摔死在岸上,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而且这小子竟然还能因祸得福发现灵脉的惊天秘密,眼下连牧云都不得不在心中腹诽一句这小子真的是好气运!

    河岸青岩,青山远眺,只见远处一簇高耸青峰一柱擎天,耸入云霄,即便相隔万里仍旧是能看出些威势,如果牧云所料不差,那应该便是言凌大陆中部赫赫有名的炎灵帝国的国度青城青云峰!

    朗朗白日现青锋,只是不知那言灵帝国的帝都青城是否真当得起传说中的瑰玮雄绝四字评。

    收回目光后,牧云突然有些兴奋,他发现这崖底的灵气浓度确实比青岩岗上面要高出许多,这也就意味着那灵脉源头在这下面的可能多了几分。

    再看那身前的环绕山河,青苔绿水,看不见底是因为河水不干净所导致的,而且水面极为平静,没有丝毫流动的迹象,明显是一汪死水!

    牧云当即皱眉道:“你确定当初发现的灵脉源头就在这水下?”

    言凌也不说话,凑到牧云脚边,翻开一块青石板扒掉上面的泥渍后,指着那青石板背面道:“你看!”

    牧云疑惑望去,很快他神情古怪,嘴角莫名抽搐了一下。

    只见那青石板上正中歪歪斜斜的刻着:言凌到此一游。

    字迹模糊,刻痕老旧,一看就知道有些年头了。

    既然如此,牧云当下也不再废话。

    “姐…姐夫,你……”

    言凌脸色大变,有了刚才惊悚的心路历程他当下就意识到了点什么,可是牧云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给他,抓起他的肩头,一个猛子扎下。

    “噗通!”

    没入水中!

    虽然牧云一直都是雷厉风行的人,却也不是完全不顾及言凌,入水后焰心灵气逸散而出,一个看不见的避水罩将他和言凌两人笼罩其中隔开水流,半个时辰之内,言凌命数无碍。

    “我艹!”

    言凌松了一口气之余,不免爆了一句粗口,神色幽怨道:“姐夫,你下次动手之前能不能给点提示,你要知道我现在就是个孱弱的普通人,小胳膊小腿的一不小心就会被你弄死的!”

    牧云没搭理他,观察水下的情况。

    河虽不宽,但水却很深,准确的说这不像是河,更像是被水填空的山体裂缝,水下岩石嶙峋间布,层次分明,越往下,水下的空间反而不是岸上河道那样狭窄,水下的空间很广!而且此时牧云还并没有看见底!

    水中其间密密麻麻长满了青色水草,极为脏乱。

    唯一让牧云欣慰的是,水里面的灵气越往下比岸上就要更浓郁!

    看来这小子没撒谎。

    “入口在哪?河底还是河壁?”牧云问道。

    “应该再往下一点的岩壁。”

    “应该?”牧云当即皱眉。

    言凌神情尴尬,小心翼翼道:“我上次掉下来的时候,依稀记得深入河底十数丈后河壁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穴口,我当时体内还残存浴火三重的实力,只觉得那地方的灵气比起外界充裕数十倍,不过等我想要游过去的时候,那穴口突然形成了一个外放的水龙卷,根本不是当时的我所能抗衡的,直接给推了出去,后来我顺势就上岸了!”

    “那你怎么知道此处便是那灵脉的源地!”

    牧云有些哭笑不得,合着这小子信誓旦旦说的一切都凭的都是他自己的猜测。

    “其实我并不确定这里是不是那灵脉的源地,但是我可以肯定,我当初的看到那个洞穴绝对可以通向那里,不然怎么可能会有强于外界数十倍的灵气波动?而且,当初矿洞中那块巨大废矿石残存的那丝灵液你也看到了,那总不会假!”

    牧云沉默。

    的确。

    虽然牧云对这小子的谎报实情有些不满,但是此刻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能找到固然好,找不到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值得高兴的,随着水下的深入,明显感觉到水中灵气含量正在增加,有违常理!

    但越是这样,就越接近言凌的猜想!

    “最多再下潜百丈,如果见不到你说的洞穴,我们就上去!再往下,无论是生存气韵以及水深压力都不是我们的肉体所能抗衡的!”

    言凌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牧云一气之下直接拎着他上去。在他的记忆中,当时他从崖上跳下来砸入水中,绝对没有下潜百丈,以他的估计,他数年前看到的那处洞穴应该很快就会出现了!

    “姐夫,快看,就在那!”

    随着言凌一声惊喜疾呼,下潜二三十丈后,斜前方十数丈开外的河壁上果然看见了一个五尺见方的洞穴。昏暗的水底,见着些黄橙橙的微光,乍看去,像极了一张浅薄的烙饼!

    牧云心头一动,和言凌二人当下便朝那边赶去。

    数息的功夫,两人就出现在了那洞口。虽然并没有见到什么水龙卷,但是这洞口灵气的浓郁程度俨然已经达到了外界二三十倍的程度,和言凌之前所说一模一样!

    饶是以牧云的心性,此时也有些难以掩盖的欣喜,。

    “你看吧姐夫,我没骗你吧!”言凌这小子更是喜形于色道。

    牧云点了点头道:“跟紧我,我们游过去!”

    洞穴仅刚好仅能容一人通过,牧云率先游进去,言凌紧随其后。

    因为一直能瞧见光的缘故,牧云倒是不担心前面会是一条死路,而随着洞穴深入,灵气的浓郁程度越来越深,入穴短短十来丈,灵气已经暴涨过半!

    到后面牧云体内焰心竟然受到这浓厚灵气的牵引,自行开始飞速运转,水中的灵气竟然开始疯狂的朝他体内汇聚,转眼便是让他触摸到了炎灵境后期的壁障,速度之快,足以令一般炎修为之疯狂!

    不过牧云并未沉溺其中,而是生生阻断了这股子契机,因为他心里清楚的很,眼下绝对不合适突破!

    至于言凌,因为没了炎道根基的缘故,他的灵觉并不敏感,直到灵气再度涨幅一倍后,他才算是有了点模糊的知觉,当下满脸兴奋!

    在洞穴内游了将近五十丈后,终于见到出口,将身后的言凌拉出洞口,牧云这才发现,二人身处一处水潭中,水潭不大,而他们钻出的口子就是在水潭的岩壁上。

    抬头望去,水面的光斑清晰可见,距离他们的头顶不足十丈!

    “走~!”

    泼~

    熟悉后,两人同时将头冒出水面,而等他们粗略看清潭中环境时,两人的目光瞬间灼热!

    这是一个身处山腹的钟乳洞,目光所到之处宽广不足百丈!

    钟乳千奇,情态各异,但是让他们什么为之灼热的东西并非钟乳,而是此时石壁上掩映的漫天紫色霞光!

    那冲天而起的紫光,让本该是混黑一片的山洞中充斥着绚烂的紫霞。

    由于身处潭中视线阻隔,牧云看不见那紫霞源头,但他隐约经猜出了那是什么东西!

    “走,上去看看!”

    等到二人游到潭边上岸后望向那紫霞源头,即便是牧云早有心理准备,仍是忍不住倒吸冷气!

    只见那距离水潭不足三丈的钟乳间,流淌着一条长约九丈的小溪流,溪水溪流中淌的不是清水,而是浓稠的紫色液体!

    就像是将黄橙橙的蜂蜜染成了紫色,缓缓淌动,馨香的气韵,浓稠的芬芳,时隐时现,如蛰伏的蛟龙一般。

    霞冠玉带,绚烂的紫霞更是在隐现间从其中冲天而起,那便是这山腹中漫天紫色霞光的源头!

    灵脉!

    灵溪!

    竟然真的是灵溪!

    言凌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我滴个乖乖!姐…姐夫,我没看花眼吧?”

    牧云:“……”

    饶是以牧云不俗的定力,仍是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他自然没有去扇言凌的巴掌,他相信自己目之所及的这一切!

    天澜摘星阁古籍记载,灵溪丈余则为上品,过五则为圣品,过八那就是仙品啊!除了那些基本上只存在于传说中长达百丈帝品灵溪,仙品就是等阶最高的了!

    即便眼前这条只能算是仙中下品,但牧云敢保证,要是眼下有一位炎将在场,绝对会因为这条灵溪毫不犹豫出手将他们两人镇压诛杀,独占灵溪!

    就在牧云心念着还好此地没有其余强者发现时,原本漫天紫霞一闪一隐的山腹钟乳洞内,突然开始猛烈震颤!

    地动山摇间,那遥不可知几许厚的岩壁轰然破开一个窟窿,像是被人从外面生生撞开,紧接着一赤一紫两道光影就活生生的摆在了牧云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