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仙界商城 > 《我的仙界商城》正文 第222章 一刀斩三王!
    “轰隆!”

    就在这时,兽王宗山门内,爬出一条巨蟒,这头巨蟒身躯如水桶般粗,长十来米,浑身密布花斑,简直成了精,其目中更是绽放暴怒光芒。

    “三大准王中的花斑巨蟒!”

    兽王宗众多弟子如看到了希望般,目中绝望之色渐渐消退。

    在这头花斑巨蟒后方,还有一头狂狮出现,这头狂狮脚踩大地,震动八方,其周身隐隐有赤焰环绕,如火麒麟般。

    “麒麟狂狮也出来了!”

    不少弟子面色狂喜,虽然三大准王仅仅比肩炼气九层,可却有种种神通,三大准王齐出,最起码可以与筑基真人周旋一段时间。

    而只要有了这个时间,必然能惊动正在闭关的兽王宗主,届时,有兽王宗主亲自出马,他们相信,来人绝对讨不到便宜。

    在麒麟狂狮身侧,还跟着一头白猿,这头白猿目光充满了人所独具的光芒,其身形如一栋楼层般,仅仅是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望而生畏的感觉。

    至此,三大准王齐至,花斑巨蟒,麒麟狂狮,以及白猿,全都直视苏灿。

    这时,白猿开口道:“阁下于我兽王山大开杀戒,是欺我兽王山无人么?”

    麒麟狂狮怒吼:“不要以为你是真人就可以为所欲为,哪怕筑基真人来到我兽王宗,也要按照本门的规矩行事!”

    花斑巨蟒吞吐蛇信:“今天你若不给出一个合理解释,就休想完好无损的离开兽王宗!”

    刹那间,三大准王绽放骇人气势,音波爆裂,气流苍茫,山间古树枝叶炸裂,化为齑粉。

    三大准王的气势展露无疑,三股气机交织,几乎比肩筑基真人。

    万长老再次恢复了神采:“若是你肯低头认错,待宗主出关后,我可以为你求情,让他给你一条生路。”

    苏灿似笑非笑:“我记得你已经叛离兽王宗了,怎么,现在摇身一变,又成为兽王宗长老了?”

    万长老厚着脸皮道:“我生是兽王宗的人,死是兽王宗的鬼,从不会叛离兽王宗!”

    苏灿微微颔首:“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

    随着苏灿话音落下,在其身后,乙木青树异象浮现,参天古木林立,扎根于大地,枝叶苍翠碧绿,绿影婆娑,根茎扎入虚空,汲取天地间的元始之气。

    “这是什么?”

    万长老心神剧震,面对这株参天古树,他感到自身是如此的渺小,如面对汪洋大海般。

    神品异象威压直指万长老,如惊天巨浪袭来,以至于,他根本没有半点抵抗之力。

    任何仙法在神品异象面前都显得如此苍白无力,万长老身躯节节爆裂,弹指功夫,他整个人就成了一滩血雾。

    从始至终,苏灿就连一根手指都未动,仅仅是释放出神品异象,便生生将万长老碾爆,可谓凶焰滔天。

    “竖子!”

    “好大的胆子!”

    “竟敢当着我们的面杀人!”

    三大准王顿时震怒,一直以来,他们三大准王在兽王宗弟子中的地位仅次于宗主,可如今,他们却眼睁睁的看着有长老被外人所杀,他们心中的情绪可想而知。

    苏灿目光扫向三大准王,嗤笑道:“不过是三头炼气期灵兽罢了,也敢称王?”

    言罢,他抬掌而出,在其身后,乙木青树遥相呼应,一抹青辉洒落,凝为乙木气兵,呈现墨绿色,如一口宝刀,绽放晶莹光彩,轰然斩出,将白猿劈成两截。

    乙木气兵斩杀一头准王后,声势不减分毫,又斩向花斑巨蟒,此时花斑巨蟒口吐白色冰焰,冻结虚空。

    咔嚓!

    在乙木气兵下,白色冰焰就连半个呼吸都没能坚持下来,就轰然爆碎,至于花斑巨蟒,也被一刀斩杀。

    而此时,乙木气兵又斩向麒麟狂狮,到了这一步,麒麟狂狮已经失去了作战的勇气,掉头就逃。

    不过,他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乙木气兵,宝刀横空,一刀斩落,就把麒麟狂狮劈成两截。

    一刀斩三王!

    此等威势彻底把在场的诸多兽王宗弟子,长老震住了,他们原本还指望三大准王拖延一段时间,以此等待兽王宗主出关,解救他们。

    可现在看来,哪怕兽王宗主亲临,能否胜过苏灿还是两说,就更不用说解救他们了。

    “何人敢在我兽王宗放肆?”

    一道怒吼从兽王山深处传来,紧接着,就有一道紫袍身影从山门中走出,来人是一位中年男子,他整个人气势如渊,深不可测,属于筑基期的威势释放出来,引动八方浪潮席卷。

    此人正是兽王宗主,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他的真身,与筑基真人看上去一般无二。

    当他看到三大准王的尸体后,不由得勃然大怒,他兽王宗从立宗以来,何时出现过这种情况,可以说是头一遭。

    兽王宗主面色阴沉:“不知阁下连杀本门弟子,是何原因?”

    兽王宗主现在面对的毕竟是一位筑基存在,哪怕他现在心中暴怒,也不会直接发作。

    苏灿淡淡道:“这些弟子貌似不承认他们是兽王宗门人,我杀了也就杀了,与你没什么关系。”

    “你胡说。”

    “我等从小就于兽王宗修行,怎么可能不是兽王宗门人?”

    “宗主,此人不可留,他在这之前,已经把齐师兄斩杀,又连杀本门弟子,长老,乃至三大准王,我们兽王宗与他之间的仇恨已经不可化解!”

    有弟子面色扭曲,眼神怨毒道。

    “嗯?你杀了齐东升?”兽王宗主目光顿时为之一凝。

    姜飞雪诉苦道:“此事是我亲眼所见,齐师兄确实是被他所杀,还望宗主为齐师兄做主,讨回公道!”

    苏灿抬起眼帘:“杀了便杀了,我今天来此就是为了踏平兽王山,兽王,你若肯归顺于我,成为本门守山灵兽,说不得,我还能留你一条性命。”

    “让我做守山灵兽?”

    兽王顿时暴怒,周遭音波爆裂,气流呼啸,狂风怒卷,他最为痛恨的就是别人提及此事。

    从他化为人形以来,已经多久无人提及此事了,而今日,居然又有人说出这种话来。

    其实,兽王一直以来都希望他是人族,故此,他最为痛恨的,就是有人提起他是灵兽的身份,而让他去做守山灵兽,就更是让他无法接受。

    “筑基真人我也不是没有杀过,既然你如此不识好歹,那我也没必要与你浪费时间了。”

    兽王抬手抬入虚空,周遭灵气涌动翻滚,凝为两口锋锐的灵气之刃,晶莹灿烂,如双刀般,被他握在手中,刹那间,他就如化身为一尊刀道宗师,目光如鹰隼般,震慑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