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最强修真 > 《都市最强修真》正文 第54章 你要赶我走吗?
    第54章你要赶我走吗

    一声喝!

    江天道手臂一甩,那道白光以更快的速度激射而出。

    “噗!”白光贯穿勒芒的后心,一道更粗的血箭朝前喷出。

    血染长空!

    如果是白天,这必定是壮观的一幕,满天的血色,如晚霞一般的绚烂。

    即使是黑夜,鲜红的血溅满了整面墙壁,如一幅壮阔的满江红!

    勒芒的身子呆滞在那里,半天才摇了一下,然后轰然倒地!

    他也许至死都想不通,自己为何连逃都逃不掉!

    唯一能够想明白的是,要想报仇,只能等他的师父扎西勒法师来替他报仇了。

    杀了勒芒,江天道傲然冷视四周:“还有人想送死的吗?!”

    死寂!

    头顶一扇窗户突然推开,杨子墨懒洋洋的站在那里,伸了伸懒腰,往下看了一眼,突然一惊一乍的叫道:“姐夫?你啥时候回来的?怎么不进来?”

    江天道有点无语,老子都在你窗台下边杀了一个人了,你居然才发现老子回来。

    看来啪啪啪的兴致真是浓啊!

    正准备说话的时候,杨子墨突然眼睛一直,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站在江天道身边的小泥鳅:“咦?姐夫,你什么时候泡的妞?靠,你就不怕我给我影姐告密?!”

    小泥鳅倏地一下就躲到了江天道的身后,紧张的抓着他的衣袖。

    江天道有些头疼,怎么自己又成了他的姐夫了?

    还说什么自己背着他姐姐泡妞,这小泥鳅岂不成了小三了?

    “我说杨大公子,我现在可以回去了吗?”江天道仰头问道。

    “当然可以,你早就可以回来了!”杨子墨不假思索的说。

    “早就可以?”江天道算算时间,距离刚才杨子墨搂着站街女回去不过就是十几分钟的时间。

    再抛去路上的时间,什么脱衣,什么前戏,什么善后,那不就剩下几分钟了吗?

    看来这杨公子有点虚啊,回头找机会得给他调理一下,也算对得起他叫的这几声姐夫。

    “那好吧,咱上去!”江天道拉着小泥鳅就上了楼。

    上了楼,看到杨子墨小泥鳅就钻在江天道的身后不肯出来。

    而杨子墨则是盯着她一个劲的摇头:“我说姐夫,你是不是饥不择食了?怎么找这么一个干巴巴的小丫头,这要是让我影姐知道了还不得气死?”

    江天道一巴掌拍过去:“胡说什么?我和你影姐不是你说的那回事,我和她也不是你说的那回事!”

    杨子墨点点头:“我懂,这肯定是影姐这么教育你的,影姐她爱面子,你们俩还没结婚,所以不愿意暴露你们俩的关系。不过这个你尽可以放心,我的嘴巴可是严得很,绝对不会泄露出去半点的。”

    说着又坏笑着说:“还有,影姐现在不在这里,你找这个小妹妹打发一下寂寞。可以理解,毕竟大家都是男人嘛!”

    我去!江天道对这位“小舅子”的言论完全是折服了,居然对自己姐夫偷情都可以理解,这也是没谁了。

    看样子对他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楚,江天道干脆也不解释了,只是皱着眉头说了一句:“今晚上怎么睡?”

    是啊,怎么睡?两个大男人,还有一个女孩,总不能睡到一个屋里吧?

    如果要是在家的话,自己干脆就睡到外边了,反正自己经常那么做。

    可是现在,就算可以也不能那么做,把小泥鳅和杨子墨放在一起,他有点不放心。

    “这个好办,我把脸扭一边,你们俩就当我是空气就好了。”杨子墨很是豪气的说。

    江天道当然不会那么做,拉开房门就叫了一声:“老板!”

    老板娘马上就像皮球一样滚了上来,脸色刷白,看得出她很害怕:“大……大爷,你们是不是……是不是要走?”

    “走什么走?今晚上不走了,现在有人退房没有,我们多了一个人!”

    “不走?”老板娘似乎没想到,江天道杀了人却还能如此淡定的留在这里过夜,愣了一下才犹豫着说:“那个,楼梯口那个屋,现在没人了,客人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

    “带我过去!”江天道不等她说完就直接说。

    只要有地方能住就行,就算别人住过又怎么了?

    等到老板娘领他们过去的时候,江天道这才明白,正是小泥鳅之前被那些人挟持的那个房间。

    “好了,今晚上安心睡个好觉,明天早上回家,不用害怕,他们不敢再来了。”江天道说了一句就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可是刚一迈脚就被小泥鳅紧紧地抱住了胳膊。

    “大哥,你别走,你要是走了我害怕。”小泥鳅可怜巴巴的说。

    不走?江天道犹豫了一下:“好吧,我不走了,你上去睡吧。”

    “嗯!”小泥鳅顿时脸上浮出一丝喜悦,想都没想,踢掉脚上的鞋子就跳上了床。

    而江天道则是盘膝坐在床头,闭目养神,默默地运转周天。

    小泥鳅期初还偷偷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偷看一下江天道。

    渐渐地就困意袭来,很快进入了梦乡。

    等到再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大亮,再看江天道依然盘膝坐在那里看着她。

    小泥鳅吃惊的长大了嘴巴:“大哥,你,你就这么坐了一夜?”

    江天道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道:“小泥鳅,现在你来告诉我,你家住在哪里,怎么回家?”

    这一问,小泥鳅却顿时紧张起来,眼圈都有些红了:“大哥,你这是要赶我走吗?”

    江天道一怔:“难道你不想回家吗?”

    小泥鳅摇摇头:“大哥,我是个孤儿,早就没家了。”

    说着眼泪竟然就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

    江天道暗道自己失了言,却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自己来这里是找人的,而且两个大男人一起,带个小丫头怎么都不方便。

    可是,这丫头没有家没父没母,你让她往哪里去?

    要是就这么不管了的话,说不定自己前脚刚走,后脚她就又被别人给抓走当了街头讨饭的了。

    想到那些被人贩子和地皮流氓控制的流浪汉和孤儿的惨状,再看看小泥鳅可怜兮兮的样子。

    江天道于心不忍。

    半晌,江天道终于开了口:“好,那你就先跟着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