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剑道强者 > 《剑道强者》正文 第54章 生死极限,跨入意境!
    昏暗的丛林里,氛围诡异,肃杀之气充斥虚空。

    倒地的原飞脸色苍白,青色长袍已被猩红沾染大部分,特别是胸前,衣袍已被撕烂,成布条挂在上面,几道深可见骨抓痕清晰可见,血肉一片模糊。

    咳咳!

    轻咳两声,吐出一口带血血沫,原飞挣扎着身躯扶着长刀慢慢站了起来。

    在这过程中,原飞紧要牙关,只感觉胸前传来一阵撕心裂痛,刺激着神经。

    一双充血双眸战意凛然,看向对面齿角狼,此刻,这头七级妖兽浑身也有些狼狈,浑身毛发有几处染血,腹部一道伤口蔓延,鲜血淋漓。

    一双利爪断裂了几根,妖兽虽身躯强横,但面对百锻精钢级兵刃砍杀,以七级妖兽身体强度,还不能完全免疫。

    吼——

    冲着原飞一声长啸,好似嘲讽其不自量力,又似在宣泄满腔怒火,一双猩红眸子,死死盯着原飞,充满了残暴、嗜血。

    嗡!

    这时,一股特殊气息自原飞身上散发,以原飞此刻状况,面对齿角狼凶险万分,如不捏碎虚空符放弃比赛,陨落的几率大于六成以上,除非有奇迹出现。

    但他一身气势却不减反增,右手紧握长刀,脑海里关于以前所学武技功法如放电影般极速闪过,一丝明悟闪过脑海,又不见踪影。

    “差一点,还差最后一点,我对意境以达到门槛极限,如果正常修炼顺利的话还需一月才能跨入,如若机缘不到,困在门槛几年甚至数年都有可能。”

    视线中,齿角狼身影在漆黑瞳孔中倒映,一双眸子骤然闪过一道精光,“也许今日是我突破意境的机会,虽凶险万分,但武道一途本就是逆天而行,凶险与机遇并存。”

    齿角狼自原飞身上感受到一股危险气机,一抹不安在心底滋生,对危险极为敏锐的它本能的做出反应。

    吼吼——

    腥风袭来,庞大阴影在空中逐渐放大,原飞苍白的脸庞没有丝毫变化,内心在这一刻反而更加平静。

    右手扬起,手中长刀朝前挥了一刀,没有多余的动作和招式,还是刚才他施展的那套武技。

    这一刀,显得极为平凡,宛如刚踏入武道的初学者,没有任何技巧精妙可言,迎上了齿角狼这奋力一扑。

    面对这极为平凡的一刀,齿角狼本能发现无论自己怎么扭转身躯都躲不过这刀锁定,好似没有任何轨迹可寻却又躲不过。

    咚!

    宛如金铁交鸣,一击碰撞后,原飞身形不由朝后退了三步才稳住身形,长刀颤鸣,右手微颤,一股酥麻在整条右臂蔓延。

    “就是这种感觉。”

    原飞好像找到了关键,嘴角掀起一抹微笑,顾不上胸前撕裂,模糊中只觉得自己对意境的领悟,又朝前迈进了一步,那道薄膜在这一刀后,出现了一道裂缝。

    “再来!”

    一步踏出,朝前迈进三米远,这次原飞主动攻击,手中长刀再次扬起,脑海一片空白,没有任何招式技巧,只是顺着那种感觉出刀。

    噗!

    齿角狼矫健的身躯猛的蹬地闪躲,却还是没能完全躲过去,一嘭血花在空中绽放,庞大身躯背部,多出一道数寸刀痕,鲜血淋漓。

    吼——

    一声怒吼,齿角狼猩红血眸变得更加暴虐、嗜血,死死盯着原飞身影,下一刻,猛然扑来,这一扑不论力道还是速度,都达到了齿角狼能达到的巅峰。

    原飞脚下挪动,重创身体在这一刻变得极为灵活,右手长刀三次扬起,对准身前虚空斩了下去。

    噗!

    血花迸射。

    齿角狼好似主动迎上这一刀,被一刀击中身躯,锋锐的刀身没入数寸,与齿角狼庞大身躯比较虽不算什么,却也让它受伤的伤势再次加重。

    “还差一点!”

    原飞模糊感觉,这一刀以后,阻隔自己踏入意境门槛的那道薄膜又多出数道裂缝,只需最后一丝力道,就能将其真正捅破,就是拨开云雾见彩虹的时刻。

    一双漆黑瞳孔没有那一刻如此明亮,此刻,看向齿角狼的目光充满了期待。

    吼——

    凶猛的齿角狼迎上这道目光,本能的居然后退了一步,一丝胆怯在心中滋生。

    吼吼吼——

    下一刻,一股暴虐充斥脑海,以齿角狼七级等级,还只处于刚刚进化阶段,未进化出对危险权衡微弱灵智,一切只是靠本能行事。

    只见齿角狼浑身青光大盛,笼罩整个身躯,一股比之前强横三成的气息爆发,嗜血双眸被一抹野性疯狂充斥,对着原飞肆意咆哮,接着,一阵破空声响起。

    “意境精髓,给我破!星陨斩!”

    这一刻,原飞手中长刀爆发出一抹凌厉光芒,没有任何语言能形容这一刀的璀璨,若流星坠落,虚空塌陷,天降血泪,群星哀叹。

    同时,一股特殊波动自原飞身上散发,如果有其他武者在此,必定惊呼出声,这股特殊气息,正是踏入意境门槛,真正领悟意境才有的气息。

    轰!

    噗嗤一声,百锻精钢长刀顺着齿角狼脖颈切入,整个刀身没入,几乎将整个脖颈砍断,鲜红血液如喷泉喷射,溅了原飞一身。

    噗通!

    齿角狼那雄健身躯无力倒地,贱起地面烟尘纷飞,地面轻颤。

    呼!

    在齿角狼倒地身亡下一瞬,原飞再也支撑不住重创身躯,心中那股执念消散同时,无力瘫坐在地,大口的粗喘气。

    这时,重创身躯传来的撕痛以原飞坚毅的意志,都忍不住呲牙咧嘴,稍休息一会,这才有力气自怀里拿出一只瓷瓶,倒出三颗碧绿色丹药吞服。

    “哈哈……咳咳”

    感受着自身对周围环境变化,以前晦涩难懂的武学招式在一瞬间悟通,原飞知道自己已真正领悟意境,踏入阻隔自己数年的大门,忍不住仰头大笑。

    因情绪激动带动身躯扭动,牵动伤口刺痛让原飞忍不住倒吸口凉气。

    扫视了眼四周,知道这里不能久留,当下褪去残破衣袍,拿出疗伤药吐沫在伤口止住鲜血,又用布条简单包扎下,吞下几颗回元丹恢复消耗殆尽真气,手持长刀驻地,转身离开了这里。

    在原飞离开不久,身后一阵嘶吼传来,并伴随着阵阵惨叫打斗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