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六脉神皇 > 《六脉神皇》正文 第八十二章 黑鹰脱困(求推荐收藏~)
    离水面若枯槁,严重神采逐渐褪去。

    这位来自连城水家的新锐脉轮境强者,本来应该有着远大前程和辉煌未来的天才,在内卫营连遭重创之后,失去同伴的保护,很快就被箭雨射成刺猬,同用来做掩体的内卫尸体一起被箭矢串联成一体,歪倒在地。

    离水双目无神地望着一个方向。

    在那里,同为脉轮境实力的驯兽师黑鹰被人群围得动弹不能,四面重盾将其夹在了中间,后面是一个个蜂拥而上的内卫,力量惊人,气势如虹。

    堂堂脉轮境强者竟被挤压得一点脱身的办法都没有!犹如困兽般只知道大吼大叫。

    看着看着,离水带着溢出眼眶的惊骇和绝望,表情渐渐僵硬,生机一点一点从放大的瞳孔里快速剥离。

    似乎感应到离水的离去,被围困在人群中间动弹不得的黑鹰越发激烈地挣扎起来。

    然而……

    上百人死死顶住四面重盾,数万斤的力量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就算他现在还能全力施为,也不可能脱得了身,更别提现在连手臂都被挤得麻木。

    “大人!”

    “您没事吧。”

    流星在姜枫等几个人的保护下虽然已经脱离战场,但是肋骨断裂,脏腑大量出血,意识昏昏沉沉,情况岌岌可危:

    “都傻站着干什么,快叫大夫!”

    “大人!”

    姜枫急得一脑门子汗,大声催促内卫去叫大夫。

    流星强忍剧痛,抓住姜枫的肩膀,死死盯着他的眼睛:“去……找到莫北,让他……调用穿甲箭,先杀连城水家的人。”

    “我知道!我知道了!”

    姜枫用力点头,忙不迭地对还没来得及走多远的内卫吼道:

    “找莫偏将!”

    “给他送一批穿甲箭过去……”

    “妈的!一定要把害大人的敌人弄死!”

    “快去!!”

    几个内卫跑得更快。

    内卫营局势看似不错,但是只有流星知道,维持巨大的法阵需要消耗大量精力气血,以超凡境实力支撑如此庞大的法阵,镇压脉轮境强者,绝对不是区区数十个影卫能够做到的。

    事实上,城头上的影卫已经渐渐支持不住,压制脉轮境强者的天罗地网已经开始趋于弱化……

    一旦失去法阵的压制,脉轮境强者的血脉之力得以启用,一营二队的人全都会死!

    流星正是察觉到这一情况,才会不顾自身伤势严重,一定让姜枫赶紧找莫北灭除威胁。

    莫北听到消息之前,本来已经以为胜券在握,准备让一营二队的人把敌人气血耗尽,来个瓮中捉鳖,抓活的,闻讯脸色一变,这才发现内卫营城头的影卫已经坚持不住,赤红色金属锁链上的法阵图纹光芒黯淡,若有若无,进入到最后的衰竭阶段,顿时心中‘咯噔’,脸色变得苍白,忙不迭地夺过内卫手里的穿甲箭:

    “快!”

    轰!

    莫北的动作终于还是晚了一步。

    随着第一条赤红色金属锁链从城头沉沉地落下,砸出巨响,法阵倏然瓦解,加持到黑鹰身上的法阵压制之力徒然消失,后者迅速察觉到血脉力量重新归于体内,顿时心头狂喜。

    “哈哈!”

    “你们都得给我死!”

    狂笑声中,内卫营温度骤然降低,暴风雨重新肆虐到每一个人头顶。

    “不好!”

    “法阵消失。”

    “大家当心!!!”

    苏鹏大声示警,一营二队全员同时感觉到从黑鹰身上传来凛冽的寒意,如坠冰窟般,身体快速变得僵硬。

    鼎炉之中的气血快速消耗!烈焰被疯狂压制。

    四面重盾被冰寒的力量侵蚀;

    力量压迫,金属面变脆,重盾四分五裂。

    轰!

    周围人群顿时被冲击得倒飞出去,一个个摔得人仰马翻,黑鹰也顺势从人群中一掠而起,彻底脱困。

    “找到你了!”

    黑鹰环视一圈,迅速锁定百米之外咳血的流星,狞然一笑,风雨在周身左右疯狂鼓荡,竟是平步青云地扑向了让离水伤重陨落的最直接元凶。

    流星无奈地闭上了眼睛,没想到自己如此催促,还是没有能够及时将对方干掉……

    “保护大人!”

    姜枫察觉到黑鹰扑来,手握斩马刀怒喝。

    一营二队的人虽然身体略略冻僵,但是气血一转,很快恢复如常,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纷纷爬起,发足狂奔。

    “一群蝼蚁。”

    黑鹰周身雨滴迅速凝结成一根根晶莹剔透的冰箭,排成一排。

    嗖!

    穿甲箭先发制人!

    莫北、古东来、马哥等人终于出手。

    凌厉的金属箭矢轻易贯穿黑鹰周围的暴风雨力场,狠狠扎在其身上,后者力量外泄,凝聚起来的冰箭反射性地朝着城头的人群射去……

    十数人惨叫着从城头摔下。

    第二排冰箭迅速凝聚起来,分别瞄准苏鹏等人。

    “重盾防御!”

    苏鹏一声惊呼,就地抓起重盾。

    附近的人有样学样,竖起重盾。

    饶是如此,依旧有三个兄弟被冰箭当场贯穿,全身血液瞬间凝固,冰雕般一动不动;

    其他人则被冰箭爆发后的力量轰出七、八米远,半天没爬起来。

    黑鹰回过头,盯着不远处的流星,咧嘴露出一丝冷酷残忍的笑容:

    “轮到你了。”

    流星此刻已经呼吸困难,喉咙里积满浊血,躺倒在积水中,全身剧痛,使不出半点气力移动,眼睛都被暴雨肆虐得难以睁开,血脉天赋也正在慢慢减弱,没有丝毫反抗的力量。

    就在这时。

    姜枫平移挡住黑鹰的视线,咬着牙,一字一顿目光坚定道:

    “别想杀我家大人!”

    黑鹰先是一愣,然后嘴角冷笑渐渐扩大:

    “还挺重情重义?”

    “不过没关系。”

    “有一个算一个,你们内卫营的人,都得下去给离水陪葬!”

    话音一落,黑鹰猛然间察觉到周围气氛不对。

    城头的箭雨变弱后似乎消失了?

    而且……暴雨也突然间减弱,身后有一团火一样的东西。

    黑鹰忍不住扭转过头,只见一袭红色布衣的中年人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五米之外的高空,双脚离地,居高临下,十分淡然地俯视着自己,一双闪耀着火焰的眸子,不怒自威,却又如火山一般,给人无穷的毁灭性压迫。

    “堂堂连城水家脉轮境强者黑鹰,居然被本族的一群小家伙弄得如此凄惨,还死掉一个,真令本家主意外。”

    炎灭,驾临内卫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