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小保安的梦想 > 《小保安的梦想》正文 第91章 碰上了高手
    听到蔡元芳的劝说,李守一也有些动心。

    他从蔡元芳和白洁对美容的狂热,得到了一个重要的启示。女人最是爱美,为了美容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的花钱。

    眼前的这两个女人是这样,家乡的孙小芳和方圆圆何尝不是如此。

    就连自己那年近半百的母亲,也照样是如醉如痴,欣喜若狂。

    这么说起来,应该是女人的钱最好赚。

    全长怀那个棒子国家的整容,不就是因为华夏国人的蜂拥而至,才会闹得如此火爆的吗?

    男人的钱不好赚吗?李守一低头寻思了一下,嘴角上便露出了坏坏一笑的纹路。

    现代生活的节奏太快,压力太大,男人总是想着要发泄一番。到了关键时刻,小兄弟却又总是不给力。

    所谓一*夜七次新郎,只是一个美好的想象而已。大部分男人上了铺,恐怕都会有一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

    倘若自己能让那些男人重振雄*风,岂不是财源滚滚吗?

    老人的钱不好赚吗?其实也不一定。

    华夏已经进*入到老龄社会,截至2014年底,60岁以上老年人口已经达到2.12亿,占总人口的15.5%。

    打拼了大半辈子,却不能享受甘甜的成果,那些老人家怎么会甘心?

    女人爱美,男人要在女人身上证明自己的强悍,男人、女人都想着要让自己多活上几年。

    这些群体,都是经济上比较富裕的人。只要有了他们需要的东西,还怕没有人前来买单嘛。

    额,让我在《青囊经》、《枕中灸刺经》中好好找上一找,看看有没有这方面的偏方妙药?

    李守一手中的《青囊经》,不但是全本,而且增加了一千多年的知识沉淀,更是增加了历朝历代的许多秘方。

    想要找什么致富的法门,那还不是小菜一碟嘛。

    从这三个方面入手,除了能赚钱以外,还有一个最大的好处。

    那就是满足了李守一低调做人的初衷。不管是想做什么事,都可以隐身于幕后。

    “守一,你如果能够办这样的事业,姐姐就给你打工喽。”见到李守一有所沉吟,蔡元芳又乘热打铁的来了一个毛遂自荐。

    听到这话,李守一怦然心动。是啊,想要办这种三合一的企业,就得要有一个懂行的人才行。

    这个人,不能是官老爷作风的人,也不能是私心忒重的人。这么说起来,眼前的蔡元芳就是一个最为合适的管理人员。

    性格直率,思路新潮,也容易与国际接轨。

    想通这一点,他就展颜笑道:“守一想要办一件事业,哪能离得开姐姐、姐夫的支持哩。”

    “守一,你这话就不对了吧。难道说,你就不认我这个哥了吗?”没等蔡元芳高兴得起来,坐在一旁的宣思贤立即吃起醋来。

    ‘咯咯咯’,白洁笑得花枝乱颤,前俯后仰。吓得坐在远处和丈夫聊天的陈凤琴连忙跑了过来。

    “丫头,你是有身子的人,可不能这么闹啊。”陈凤琴按住白洁的肩头,嗔怪了一句。

    “阿姨,是小洁错啦,再也不敢了。”白洁连忙认错。

    在这同时,她却从陈凤琴的责备中,感受到了一种亲人般的温暖。这在宣家,是从来没有的感受。

    “思贤嗳,守一是我的弟*弟,你就别争啦。告诉你,守一喊你为姐夫,这是占我的光耶。”白洁自豪的说了一句。

    宁静也打趣道:“宣大哥,能有守一这样的小舅子,对我们来说,也是求之不得的一件大好事。你又何必再要占个高低呐。”

    “好,好,听你的,就做姐夫吧。”宣思贤终于认下了这么一笔账。

    说笑了一会之后,几个人却又发现碰上了一个麻烦。

    要办这种‘三合一’的企业,医院肯定不行,没有哪一家医院单独经营这三项业务。

    而且,医院的婆婆太多,审批的手续也很麻烦。

    白洁倒是提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办美容院。话一说出来,就遭到了大家的反对。

    美容院无法容*纳这么多的业务项目,也容易引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闹得不好,就会被人往色情之类的项目上去理解。

    而且,再好的美容院,也无法做大做强。

    说到最后,大家还是没能达成统一意见。

    尽管如此,蔡元芳夫妇还是决定跟着李守一等人,先到太湖宣思贤家中作客。

    至于企业的事情,大家慢慢再作商量也不迟。

    此时此刻,李守一的心中却产生了反复。这五个多亿的钞票来得偶然,来得也是十分的不容易。

    想要再有这样的机会,那是不可能的事。也就是说,这么一笔财产来之不易,失之可惜。

    想到在缅甸时宣思贤说到做生意的那些难处,李守一也在自问道:“谁能保证自己这么一个从来没有做过生意的人,就一定能成功呐?”

    如果轻率的进行投资,倘若失败了又将会是怎么样?到了那时,我该找谁去哭呢?

    尽管如此,他还是决定跟着大家一起去太湖。不去也不行哟,自己的那些玉石,都在太湖那儿摆着哩。

    至于去了之后会怎么办,那是走一步,算一步的事情了。也许时间长了之后,蔡元芳夫妇就会去了国外。

    到了那时,这合作的事情嘛,也就一风吹散啦。

    正当李守一心绪翻腾的时候,蓦然感觉到有人贴近了自己的身旁。猛然睁眼一看,是艾美笑吟*吟的站在了自己身边的过道上。

    那雪白的颈项,圆润而饱满的波涛之处,让李守一忍不住的咽了一下口水。

    “守一哥,巫机长让我来请你。”艾美连说了两遍,才让李守一恢复常态。

    坐在旁边的吕庆明,用手刮了一下自己的鼻子,表示羞涩的意思。

    就连宁静夫妇和宣思贤夫妇,也都露出了会意的笑容。

    李守一自知有些失态,赶忙松开安全带,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

    有了上次机场敬礼那一幕,巫机长就在李守一心中有了足够的位置。

    更何况,还要加上艾美这小丫头的面子哩。

    艾美拉了他一把说:“快走吧,巫机长在等着呐。”

    “小美,有什么事情吗?”往机首方向跑的时候,李守一随口问了一句。

    李守一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却也没有放在心上。从上次打交道的情形来看,巫机长是值得一交的朋友。

    因为这个理由,他也没有多问。当他跟着艾美进*入商务舱时,立即发现情形有些不对。

    不但是巫已原守在一旁,还有一些衣冠楚楚,举止矜持的男人守在附近。

    甚至于,还有一个年青人的腰间揣着武器。

    这可就不对啦。在李守一的印象之中,这飞机上对武器的管理,那是最为严格。

    能把武器携带上飞机的人,肯定不是寻常之人。

    也许是意识到李守一的注视,有个三十岁左右的精干男人,立即转过脸来。

    那人的目光,也立即朝着李守一迎了上来。

    “高手。”这是李守一的评价。他避开那人的目光后,朝着圈子中间看去。

    只见一个年逾九旬的老太婆,静静地躺在已经放平的沙发椅子上。

    老人家穿着一身整洁的对襟唐衫,双足明显是缠过足的人。满头银发梳理得十分认真,没有一丝凌乱。

    清癯的面孔上,不时会有轻轻的抽搐。很显然,这位老人正处于病痛的折磨之下。

    巫机长让艾美找李守一过来,也是为了帮老人治病。

    从道理上来,巫已原知道李守一不肯公开行医的想法。此时让艾美将李守一请了过来,应该说这个老人的身份不寻常。

    李守一想明白这一点后,抬步往前走去。刚跑了一步,就有一个青年男子用手臂拦住了他。

    “木同志,这是我给老人家请来的医生。”巫机长立即出声解释。

    听到解释之后,守在老人旁边一个身穿军装的年青女子抬起头来,上下打量了一下李守一。

    然后,又用询问的目光瞅了巫已原一眼。这一眼的意思,是在询问巫已原,这个小保安能给老人家治病吗?

    看到李守一的年龄,再看到他这一身保安的装束,不管是什么人,心中都会有所猜疑。

    生病的人,又是身份很不一般的老人家。如果有个三长两短的话,在场的人谁也吃罪不起。

    “梅姑娘,你放心。这位小兄弟叫李守一。他的医术,绝对不是我帮他吹嘘。有他出了手,一定能让老人家解除痛苦。”巫已原解释道。

    到了这时候,他也有些心惊肉跳。只是事到临头,也容不得退缩,只好硬着头皮做起了介绍。

    换作是其他的环境,李守一也许会能拂袖而走。他不想让巫已原难做人,也就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

    在这一瞬间,梅姑娘已经和周围几人交换了一回眼神。刚才那个精干男人,朝她微一点头。

    看到对方眼神之后,梅姑娘‘嗯’了一声,伸手邀请道:“李先生,请。”

    听到她这一说,拦路的木同志也迅速收回自己的手臂。

    对这一切,李守一全是视若无睹,直接跑到老人所躺的沙发床旁边。

    走过精干男子和梅姑娘身旁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一股纯阳之气。应该说,二人修炼的是同一功法。

    而且,二人都是高手。不知是什么原因,李守一觉得二人的功法不太纯正。

    这些事情,他不会太过在意。刚一站定,便弯腰打量了一下老人的面庞,再用手翻看了眼皮。

    然后,再坐在老人身边,给老人把起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