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 天下第三
    “那种纸张就是专门用来印刷债券的。”

    “啊,又是跟债券有关。”

    楚江微微惊讶。

    “而印刷债券呢,当然是印刷1845年的债券最值钱,听说一张值一百万。”

    经过审问朱明后,韩新月更是把握到了新的线索。

    他们一边走一边聊,一会就进了博物馆的大厅。

    出示了工作证后,接待他们的是海市博物馆的副馆长,他叫昊杰文,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学究。

    “韩队长,你要查看1845年米国发行的债券?”昊杰文微微一怔,问道。

    “是,为了破案的需要,有劳昊馆长了。”韩新月客气道。

    昊杰文犹豫了片刻,最后点了点头:“好吧,仅此一张而已,听说全世界这样的债券只有三百张而已。挺值钱的!”

    “放心吧,我们就看看。”韩新月微笑道。

    几分钟,昊杰文拿着一个金属盒子来到了大厅。

    “债券就在里面?”韩新月问道。

    “嗯,你稍等,要打开这个盒子,需我的前三个密码和馆长的后三个密码。”昊杰文郑重道。

    “哦。”楚江笑了笑,看来这家博物馆的安保工作做的还是不错的。

    说话间,来了一个带着黑框眼睛的老者,昊杰文解释清楚后,老者点了点头。

    于是昊杰文按了按前三个密码,老者按了按后三个密码。

    盒子打开了,里面是一张看起来挺古老的债券。

    毕竟一百多年了,如果不是特别的纸张的话,如果没有好好的保存的话,也许早已经腐化了。

    债券上是一副战争的画面,图面上色彩丰富,人物栩栩如生。

    “最近贵馆没有发生盗窃之类的事情吧?”韩新月若有所思地问道。

    此刻老者已经走了,昊杰文摇了摇头,道:“只是……”

    “说!”韩新月冷冷道。

    “最近有两个富商来参观博物馆的时候,都曾特意参观了这张债券,不知道为什么。”

    “哦?”韩新月思索起来了。

    这类富商会不会类似朱明一样的身份呢,从老二手中拿到债券后,拿过来进行比较一番,确认一番,然后再付款给老二。

    楚江才不管什么富商,虎头虎脑地凑近债券闻了闻,一副专家的模样。

    “你,你懂债券?”韩新月蹙眉问道。

    “在推理小说上看过,如果是假的好像味道会浓一些,甚至上面的油漆未干……”楚江煞有其事地道。

    “去!怎么不是电影就是小说。”韩新月嗤之以鼻。

    “嗯?味道真的很浓,好像是新印刷的一样,我再摸摸……”

    楚江伸手摸了摸这张债券。

    “不要乱摸!”昊杰文马上阻止,可是已经太迟了。按照博物馆的规矩,这些东西在一定的情况下,可以公开参观,但是绝对不准动手。

    “不好意思,摸一下而已,应该没有大碍吧。”楚江抬头笑了笑,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

    咦!

    竟然真的有未干的墨水!

    “难道真是假的?”楚江把手指伸给韩新月看了看。

    “不可能,我们这儿都安装了高科技的产品,保卫严密,尤其是市场更加值钱的东西,非我和馆长允许,观众们连看都看不到,更别说是偷!”一听楚江猜测这张债券是假的,副馆长昊杰文忙不迭否定起来。

    但是当他的话刚刚说完,自己却皱了皱眉头,可是……如果是真的,怎么会有未干的墨水呢?

    他本来就是一个考古专家,刚才为博物馆的东西争辩真伪是一种习惯,但是专家却更加讲究实事求是。

    他争辩完了之后,自己也开始疑惑起来,于是赶紧拿出了放大镜仔细端详起来。

    他越看脸色越不好,然后又匆忙把刚才那位老者叫了出来。

    老者也拿着放大镜端详了一会盒子中的债券,许久之后,脸色也渐渐变了。

    “老复,好像真的被掉包了?”

    “嗯。如果不仔细辨认,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真是高手啊!”

    海市博物馆馆长王复微微点了点头,脸色很难看。

    “报警吧!”最后王复对昊杰文道。

    韩新月也不反对。

    反而楚江摆了摆手道:“千万别报警,报警了就打草惊蛇了!”

    韩新月三个齐刷刷把目光投往楚江。

    “你们想想看,作案者为什么不是单纯将债券偷走,而是选择了掉包。我觉得跟《白雪公主的故事》封面夹层的纸张有关,也就是说跟前天的命案有关。”楚江淡淡一笑道。

    “你是说,这掉包者有可能就是老二?”韩新月眼中一亮,说道。

    她毕竟是警察,在楚江的提醒下,马上想到了案件的关键处。

    “对,即使不是老二,也有可能是与老二有合作的人。老二有了那些特有的纸张后,就开始造假。造假之后当然是为了销售,并且老二给出一个条件,可以先让购买者去对比,然后付款。”

    “去哪里对比呢,当然是来海市博物馆。假的跟假的一对比,当然就成了真的了!”

    “如果老二卖出一百张的话,那就是一个亿啊!利润之大,值得他冒险。而老四呢,也许知道的太多了,也许反对老二这么做,于是才惨遭了杀害。”

    昊杰文他们听得愣愣的,不过是一张债券不见而已,怎么跟杀人案联系起来了呢?

    韩新月却盯着楚江看着,这个猥琐的家伙认真起来的以后,还真有点男人的味道!

    嗯,韩新月挺赞成楚江的推理。

    “韩警官,你看……”两位馆长一时不知所措,望着韩新月问道。

    “嗯,他说的没错,为了不打草惊蛇,暂时先不要报警。”韩新月断然道。

    “韩警官,他也是警察吗?”昊杰文听楚江说的头头是道,不禁问道。

    “他呀,是……我的司机!”韩新月瞥了楚江一眼,随口道。

    “佩服,佩服,警察的司机推理能力都如此厉害啊!”昊杰文满脸尊敬道。

    “一般一般,天下第三!”楚江摸了摸头,习惯地道。

    “去,夸你一句就上天了,真没内涵!”韩新月瞪了一眼楚江,骂道。

    “对了,我想问一句,如果高超的高仿品,造假者会不会签上他们的大名呢?”楚江无视掉了韩新月的眼神,冷不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