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大将军王之乱世争霸 > 《大将军王之乱世争霸》正文 第401章 深夜运尸
    就在刺死德寿的霎那间,独孤怀突然意识到不妙,他扭头一看,只见营帐门口站着一个士兵。

    士兵已经看见独孤怀杀德寿的这一幕,正因为看见,所以整个脸上显得十分惊骇。

    独孤怀一动不动的看着士兵,士兵恐惧的看着独孤怀,不等独孤怀动手,士兵转身逃跑,独孤怀立即追了出去。

    士兵顾不上什么泥地不泥地,慌张而恐惧,撒腿朝冷毅那边跑去。

    独孤怀保持冷静,不慌不忙的追在士兵身后。

    士兵一边逃,一边提心吊胆的回头看,只见独孤怀一身黑袍,好似索命的鬼魂一样紧追不放,士兵一个不小心,滑倒,栽入了泥水中,他顾不上脏,慌忙爬起来,继续逃。

    ……

    绕过几处营帐,士兵逃到了冷毅处,令士兵惊讶的是,冷毅和他副将,还有上万的士兵,全都喝醉了,有的趴在桌上,有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

    士兵不知道,只道他们都是喝醉了。

    士兵立即奔到冷毅身边,跪地禀告道。

    “将军,将军,独孤大人杀了德寿将军。”

    无论士兵如何说,又如何摇晃冷毅的身体,冷毅昏迷不醒。

    这时,独孤怀已经来了,他如鬼魅一般站在离士兵不远处的地方,冷眼看着。

    士兵见冷毅将军不醒,其余人也都醉倒,只剩下孤立无援的自己,很是心慌,颤颤巍巍的对独孤怀道。

    “独孤大人,你要干什么,是要造反吗?”

    对士兵的话,独孤怀不屑一顾,没必要回答,他转头看了一眼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圣兵卫,圣兵卫会意,黑袍一动,从里面闪出一弓弩,似开枪一般,发出一支短箭。

    只听“嗖”的一声,短箭射中了士兵的胸口,士兵闷哼一声,栽倒在泥水里。

    接着,独孤怀扭头看了一眼一直立在外围的四千精兵,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开始“做事”。

    四千精兵很明白,立即抽剑,走近被迷倒的士兵,这四千精兵虽然是新兵,但经过了军中最严格的训练,只是从没上过战场而已,眼下,让他们杀人,他们还是第一次,举着长剑的双手,迟迟不肯落下。

    直到独孤怀催促了一下,才有人手起剑落,开始杀人。

    长剑划过脖子。

    长剑刺穿脖子。

    长剑砍掉脑袋。

    长剑刺穿心脏。

    ……

    夜里,四千人不断挥动长剑,砍杀着被迷倒的士兵,比杀鸡宰羊更轻松。

    四千人要杀七八万人,每人只需杀二十个人而已,可是,这四千新兵中,很多都是十大几岁或二十来岁的青年,他们第一次杀人、第一次见血,难免害怕,心颤,有的人双手抖得厉害,看着对方的脖子,迟迟不敢下手。

    有的青年,在杀十个人之后,就彻底崩溃了,他丢了剑,跪在地上,看着满手的献血,哭了起来。

    要说杀敌,也许他们根本不怕,可是,现在杀的都是自己的同胞兄弟,还如此杀法,是这些青年新兵所不愿做的。

    不过,在圣兵卫的催促下,四千人继续杀人。

    ……

    独孤怀看着这样的场面,也有些不忍,一时杀七八万人,这是他至今不曾干过的事情,独孤怀转过身,不再看,也许转身之后,就看不见了。

    冷毅在一阵迷糊中醒了过来,他头有点痛,双眼迷迷糊糊的看见很多人挥动长剑,像在干什么,冷毅甩了甩脑袋,希望把自己弄得清醒点,当他能看清一切时,令他吃惊,令他发狂了。

    想不到这些人正在残杀自己的部下。

    冷毅抓狂了,迷药让冷毅站立不稳,即便如此,冷毅还是跌跌撞撞的冲向杀人者,企图阻止他们的暴行。

    可是,四千杀人者没有得到独孤怀的命令,压根不会停手。

    冷毅忽然意识到身后的独孤怀,又立即跌跌撞撞的奔到独孤怀的身边,责问道。

    “你在干什么?为何杀我部下?快让他们停手。”

    “是圣后的意思!”独孤怀道。

    “快住手,我要见圣后。”冷毅吼道。

    “恐怕圣后不想见你!”独孤怀道。

    “怀良呢,我要见怀良!”冷毅道。

    “老总管也无能无力,唯一做到的,就是保你一命,至于你的部下,却没这么幸运。”独孤怀道。

    “快住手,你这畜生,我要杀了你!”

    也不知冷毅喝了多少酒,迷药的药效让他站立不稳,他看着自己的部下,看着自己的将士,一个接着一个被屠杀,他愤怒,咬牙站起,拼尽全力扑向独孤怀。

    独孤怀几乎都不看冷毅,只身体稍稍朝右侧一移,冷毅便扑了空,又站立不稳,一下子扑倒在地,栽在泥水中,整个人身上全身泥水,就不如此,冷毅也丝毫不放弃,又坚强的站了起来,再次扑向独孤怀。

    这一次,独孤怀没有闪躲,而是站直身体,任由冷毅扑来,任由冷毅用软绵绵的拳头砸在自己的胸口上。

    不疼!

    倒是心里有点隐隐作痛。

    冷毅用软绵绵的拳头,不断的砸着独孤怀的胸膛,砸着砸着,冷毅停手了,身体软软的跪在了独孤怀面前,双手抱着独孤怀的双腿,哀求独孤怀道。

    “我求你,快让他们住手,他们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别再把他们送进死人堆里,原本他们是要回家的,就让他们回家吧,有的人还有年迈的父母,有的人尚未见过襁褓中的儿子,饶了他们一命,独孤怀。”

    冷毅已泣不成声,被冷毅这么一说,独孤怀神情有些异动,他戴着面具,没人知道独孤怀此时的表情,也许泪流满面,也许面无表情。

    只听,独孤怀的声音,冷冷中有些颤抖的说道。

    “恐怕晚了!”

    的确晚了,四千杀人者已停手,七八万将士在半炷香之内被全部屠杀,地面到处是鲜血,如下了一场暴雨的地面一样,血流成河。

    又尸横遍地!

    听独孤怀这么说,冷毅回眼看向士兵,的确,刽子手停了下来,地上躺着的,再无一个活口,就是有一个还喘气的,又被人补了一剑。

    看着这七八万被屠杀的将士,他知道自己很难站起来,就用尽全身的力气,爬到最近的一名士兵的尸体旁,抱着士兵的尸体,冷毅放声大哭起来,又对着全部的尸体喊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冷毅对不起你们,没能把你们带回家,对不起。”

    冷毅将头埋在尸体怀里,放声哭着。

    雨又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

    独孤怀不想再耽误时间,手起剑落,用剑柄击晕了冷毅,然后吩咐四千人,将尸体装上马车拉去乌村驿站,埋入挖好的坑里,又吩咐圣兵卫去营地外,通知征调来的马车立即拉入军营,准备运送尸体。

    独孤怀吩咐已毕,四千人开始将尸体装车,几十辆马车装着数千尸体,陆陆续续的离开营地,朝乌村驿站而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