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无敌不寂寞 > 《无敌不寂寞》正文 【第一二零零章 龙战清醒】
    地心大同世界?知道事情缘由的我不由一阵苦笑,多好的一个噱头啊……

    在刘强表示会把云狐等人的记忆波段先行储存好,等以后有机会再进行这个疯狂的超生物形态造就计划后,我对其表示了真诚的感谢后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芸儿,你我都是幸运的!”感受着陆芸身上那亲切熟悉的气息,我的心分外的平静:“好好休息,过几天我就把你接回天门,当你醒过来的时候,迎接你的就是全新的生活了!”

    在回天门的路上,车上的资讯信息就足够让我把种子计划的进度迅速掌握了。

    这个在人前只是移民到“地心大同世界”的“种子计划”,是在生死游戏重新开启的那一刻向世界发布的。由于是四国官方同时推出的一个计划,而且还是非常吸引人的计划,一时间全世界人民的目光都聚焦到了这个计划上,除了骨灰级的生死玩家之外,因为她们都在游戏里呢!

    四国政府,把这个子虚乌有的地心大同世界捧得比天还高:在那个世界里,不会因为生活在地下而享受不到阳光,相反,那个世界阳光明媚、鸟语花香,没有辐射指数,一派500年前地球上的景色;在那个世界里,人人都是平等的,而且那个世界没有法律,只有道德约束,一旦有不良分子出现,必然将其遣回地面;在那个世界里,人人都不用为衣食住行担忧,只需要做好分内的工作就可以……等等等等……

    这样好的条件,谁会不想去?

    当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去的,进入那个世界的人的考评也特别的严:有前科的肯定不能进去;银行信贷方面有问题的也不能进去;社会声誉不好的也不能进去;没有一技之长的人也不能进去;身体不健康的也不能进去;脑残份子就更不能进去……

    当然这些条件大部分都是针对成年人的,未成年人比较倾向于一些测试上,比如智力测试、性格评定等等。

    反正目前已经选上的一两百万人之中,每一个人都基本上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轮胎见了永不爆胎的好人。

    所以,有些好事的评论家就有这样的评论:“大同、大同,也只有在同一阶层的人之中才能形成大同。”

    只有少部分知道内情的人才明白,这些人都是人类的希望,是人类开枝散叶的种子,既然是选取如此重要的种子,如何能找发霉的、干瘪的、虫蛀的呢?

    余下的半个月过得很平静,也是我过得最舒心的日子,因为没有把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放游戏上,而且最爱的人都陪在身边,我越发的感觉到重生真正的概念了。

    晚上玩会游戏,主要是带着云狐和梼杌这几个强力打手去找阿修罗的晦气,帮噩梦和撒旦收复失地,然后没事和风龙金币他们聊聊天打打屁,偶尔会去魔界人境拜访下那几位老前辈,亦或者去亡灵空间跟铁僵王和冷如锋喝喝小酒。

    对于游戏中其他的琐事我根本就不去管,刚开始的那几天还老能听到不少人的抱怨,特别是像嚣张阿飞和魔这几个没能在和冥日的大战中爽过的同志们,不过到后来,就没有人在我耳边抱怨了,因为她们发现,我是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完全进入了一种无欲无求的境界,搞得很多人都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反正欧美区和菲利亚区并没有再展开什么有效的攻势,也就由得我逍遥自在。

    白天则是带着爸妈和四位岳父母,在北辰如冰和于灵的陪同下,满世界的跑。当然,这等最后一哆嗦的美事自然少不了喜欢凑热闹的天门群英。大家组了个不小的团,什么名胜古迹啊,秀美山川的,专挑出名的去,毕竟以后可就没有机会了,当然,在选择路线时,我还特意地先去陆芸去过的地方。

    没有人有任何意见,相反不单单是我,每一个人都很自然地选择那样的游玩方式,因为在陆芸和龙战将记忆波段完全拷贝完后,我就将她们接回了天门,而付琳阁也被接回到了天门。天门中人心中的大石头都落地了,只悬着颗小石头,不过大家都坚信,在世界末日来临前,陆芸和龙战一定会安然重生。

    由于有专门的飞行器,又规划好了路线,一天快的时候能游览两三个景点,饶是这样,时间也不够,毕竟这个世界……确实不小。

    不过,只要开心,一切就足够,没必要非得不落下一个景点,毕竟有时候,残缺和遗憾才是完美的标志。

    不知不觉,地球仅剩的生命过去了十天,现在的我已经有两天没上游戏了,因为阿修罗已经被我们灭了,噩梦成了魔界之主,撒旦则鸠占鹊巢地霸占了天魔神殿,而天魔神也没有露过面,搞得想跟天魔神干一场就离开游戏的我颇为遗憾。

    拿得起放得下,决定离开游戏的我那一天并没有如我之前想的去跟游戏中最亲近的那些NPC告别,而是再看了眼生死的天空后就离开了,选择离开的还有北辰如冰和于灵,而王臣等人绝对还没到最后时刻,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也就没有那么急着走,这一切在目前这个局势来看,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我们焦虑的等待……

    就在这一天,在飞行器中飞着的我得到了一个好消息,那就是龙战有清醒过来的预兆了,因为他竟然打了个哈欠,那可是把他弄回天门后第一个哈欠啊,也是读取记忆以来第一个非植物人的特性,而这个时间段正好和刘强预估苏醒的时间颇为吻合。

    当我将这个消息告诉大家时,大家都显得很激动,同时也很紧张,因为龙战清醒后的情况将很大程度地映射出陆芸的未来。

    飞行器迅速返航……

    两个小时后,没有跟随我们出去旅游的张仇鸿和龙霸世、龙相等人,还有徐泽雷和朱法平,早已经侯在龙战的房内,而付琳阁正坐在床边,静静地坐着。

    微微抬了下头扫了我们一眼算是招呼了,张仇鸿的目光又放到了龙战身上,龙战睡得很安详,和平日没什么区别。

    大家大气都不敢出地看着龙战……希冀着他可爱地揉揉眼睛,睁开他那浓眉下的大眼,茫然地问我们发生什么事了。

    可是龙战似乎一点都不着急醒过来,不知不觉,在这种焦虑的等待中,时间又过了两个多小时,他一点反应也没,不过没有一个人离开。

    就在众人陷入一种平稳地呆滞期,有点迷迷糊糊的时候……

    “啊……”付琳阁突兀的被甩了出去,如果不是站在前排的龙相动作快,游戏中的爱神在现实中可就要破相了。

    只见一个鲤鱼打挺,急冲下床估计是想去抢拿附近的激光冲锋枪的龙战陡然一个急刹车,差点没摔了个狗吃屎,身子踉跄间呆滞地环视了我们一眼:“这……警报是怎么回事啊?”

    警报?众人愕然,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张仇鸿,只见他微微一笑,眼中闪着微微水花地应道:“龙战,没事,那天只是一只夜猫而已。”

    我骤然想起,当初龙战之所以会被杀,就是因为他是第一个冲到张仇鸿房里帮忙的,而他在游戏里的记忆也就停留在了警报响起的那一刻。

    所以在他的新大脑完全融合了自己的记忆之后,醒过来的第一反应也正是当日最正常的反应。

    看到龙战这种夸张的表现和漫无边际的问话,张仇鸿之所以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无非是他心中对龙战存在着极强的感激和内疚,对于龙战是当日第一个冲进他房间却牺牲了这事是刻骨铭心地惦记着。

    不过由于担心龙战和陆芸以后对自己的身体是克隆出来的这事心有芥蒂,所以在将龙战和陆芸接回天门的那一天,众人就很认真地探讨过这个问题,一致认为事情竟然已往事,不如就让其彻底封存在岁月的长河里,不要让她们知道自己死过一次的消息。

    也就有了一只夜猫引起的警报的事,当然龙战和陆芸都是心思缜密的人,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如何能让她们不产生怀疑?

    “一只猫?那你们这是……果果,我是怎么了?”龙战将目光放到付琳阁的身上,他根本没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差点没把付琳阁甩到墙上去。

    龙战会选择问付琳阁,无非是已经感觉到不对劲,认为心地最纯真的她是不会说谎的,可是他不知道,他的人生经历了一个让人惊恐的波折,这个波折所造成的负面影响,哪怕只有一丝丝也是付琳阁不希望发生的。

    虽然看不见,但是付琳阁却依然很准确地走到了龙战面前,并紧握着他的手说道:“你总算醒了,吓死我了……你……以前都不知道你脑袋里长了个瘤子么?真要感谢那只野猫了,天门警报一响,精神一紧张的你就犯病了,送到医院去医生都说再要晚去几天,你可能就……”

    “咳咳……”龙霸世适时地打断道:“琳阁,战儿现在已经没事了,咱就不说那种不吉利的事了。”

    “是,爷爷!”付琳阁很乖巧地应了声后柔顺地靠在龙战那坚实的胸膛上。

    “哈哈……”这可是付琳阁第一次叫龙霸世爷爷,加上现在的龙战完全是毫无瑕疵的重生,搞得龙老爷子高兴得差点没当时就要说让这一对金童玉女拜天地。

    虽然龙战还有些不解,但是在众口铄金面前,他也不得不承认他脑子里生了个在杨思轩口中是鹌鹑蛋大小,到杨强口中却变成了鸵鸟蛋大小的瘤子。即便他很不理解,都是鸟蛋,为什么差别那么大呢?再说,那么大一个瘤子长脑子里,自己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