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学霸 > 《学霸》正文 第18章 搞事情【求推荐票】
    【不知有几位真正跟读的兄弟姐妹啦,求推荐票,新书期推荐票很重要。】

    ……

    何超胸闷得不行,谁特么愿意逛你这个小破店。

    小学徒杨斯来神,一下子就窜了起来,满脸笑容道:“管事大人,快请,快请,您有什么需要服务吗?”

    两人都忙着去招呼何超。

    智慧宫主管、四位管事、城主大人,几乎每个平民都认识,都是非常让平民敬畏。

    何超保持着威严,不怒自威,点了点头,不说话。

    刘蒙喊道:“老板,他跟我进来的,你们不用管他,给我订做五双同一款式的鞋子,就你们店里那镇店之宝。”

    何超只想尽快把这家伙送回家,了却今天这事,忙道:“对,你们招呼好他就行。”

    一句话惊得胡老板说不出话来。

    这家伙早上就问过镇店之宝的鞋子,结果一听到价格就吓跑了,这会儿又来,还跟何管事一起,到底什么人?该不会是拿我开涮吧。

    “这双鞋子可不简单,鞋底……鞋帮……”

    “我知道,两个金角一双,给你。”

    刘蒙一甩手就是10个金角拍在桌上。

    金灿灿地发着诱人的光芒,胡老板的眼睛发着光芒,可又不敢收,疑惑地看了何超一眼。

    何超怒道:“你看我做什么,做鞋收钱,天经地义,你小老儿难道做亏本生意?”

    胡老板更疑惑了,这两人什么关系?唯恐反悔,他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起了金角,踹到兜里。

    笑容也无比灿烂,嘴角都快笑到耳朵上。

    “您太有眼光了,这双鞋子绝对物有所值,保管你穿了一双还想穿第二双。”

    想想不对,人家一下子买五双。

    这服务热情完全不一样。

    “先生,你放心,这五双鞋子,本店免费进行升级,在细微处加入一些小点缀,绝对看上去是五种不同款型,内里的料子却是完全一样,一年四季不间断穿着都没问题。”

    “不用升级,我就要五双完全一样的鞋子。”

    说着胡老板都有点傻眼,测量脚型和尺寸的时候,不解道:“为何不要加一些点缀的变化?您放心,款型都绝对好看,不满意改到您满意为止。”

    “不用,一样最好,我不想在选择穿哪一种款式上浪费时间,还有更宝贵的学术等着去研习。”

    胡老板很圆滑地竖着大拇指赞道:“就冲着您这么有哲理的话,您肯定就不是一般人。”

    何超心说,去你妈蛋,难不成这家伙就是靠这些废话忽悠住了主管大人?看来我也得去读点心灵鸡汤啥的。

    订做鞋子,测量尺寸是很复杂的工程,尤其是镇店之宝,胡老板也是一丝不苟,力求做到最合脚,客人花了大价钱,当然得让人觉得物有所值才能再光顾。

    北安城每一家鞋店都很重视信誉,很多一代代传承的几百年老店。

    “您一看就是年少有为,不像我们店这对门,看到没?就那个很大的大宅院,以前很厉害,了不起的大学者。”

    胡老板热络地聊着,很显然是一个爱聊八卦的人,“也不知发生了啥事,老子就不见了,谁知生了一个怂包儿子,我是看着大宅院一步步衰落,搞到现在生活都维持不下去,那小畜生丢尽了祖上的脸,屁事不干还赌博,少了人家几百个金角,这不今天被堵在门口骂,门都不让出,听着我老汉都瞧不起。”

    哈哈哈,何超听着就大笑起来,丝毫不顾忌。

    我日!刘蒙一激动就站起来,胡老板缩手不急,连忙喊道:“先生,你去哪儿,尺寸还没完全测好呢。”

    “等我明天再来测!”

    “从没见过这么心急的客人。”

    小学徒从后面走了进来正好听到两人的对话。

    何超咧着嘴一瞥道:“你知道他是谁吗?”

    “谁?”胡老板不解。

    “就是刘家那个怂包儿子。”

    啊!胡老板惊讶得一口气抽了上来,伸手就是一巴掌打在杨斯脸上,怒道:“小兔崽子,干什么去了,这么半天才回来。”

    杨斯心里大骂,你麻痹就会拿我撒气。

    刘蒙回头喝道:“还不快点跟上。”

    毫不客气呀。

    弄得胡老板和小学徒杨斯一愣一愣的,什么个情况?

    何超郁闷得不行,还有好一段距离就停了下来,一股臭气扑鼻而来,手儿秀气地扇动鼻前的空气,他看到刘蒙家门前的情况,直接乐了,“呵呵,原来是你们家门口变成粪池了呀,啧啧,还是昔日显赫的学者府邸吗?”

    刘蒙也看到了,肯定是李彪,脸色如常道:“麻烦何管事帮我教训一下这几个不长眼的家伙,也不看是谁家的府邸。”

    何超像看傻瓜一样看他,我特么凭什么帮你呀?没好气地重重哼了一声,嗔道:“把你送到家,主管交代的任务就完成。”

    很显然,若是没有主管的交代,你算什么东西,根本没资格跟我说话。

    刘蒙啧啧嘴巴道:“你好好想想主管怎么交代你的,我可是记得很清楚。”

    又抬出主管来,何超气得直喘粗气,真特么倒霉,你小子进去一趟竟然受到主管青睐,害得他堂堂智慧宫管事送,还不知足?

    “主管就让我送你到家门口,嘿,你小子少不得一顿揍,这可不在我的职责范围。”

    “那算了,我记得主管说,小何,送刘蒙出去,等一下听他安排。”刘蒙说着摆摆手,大步向前走,又补充道:“明天见,主管约我明天再去她的办公室谈论学术,也不知会不会提起你。”

    你……,何超气得要颤抖了,真是驴不知脸长,主管跟你谈学术?还要一点脸不?不吹牛你能死?

    他怒极反笑,哼了一声掉头就走。

    刘蒙缓步向家门口走去。

    何超的性子谨小慎微,一股怒火走了一段还是不放心,真的,他一点不在乎这个蠢比废物,最好是被人喂大便,可他在意主管对他的态度。

    主管交代的事,若是办不好,多显得他无能,还能重用吗?

    犹豫地停下来,他郁闷的长长呼了口气,自我安慰道:“好,我就先看看这小子怎么死,不让他被弄死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