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国际制造商 > 《国际制造商》正文 第008章 报废机
    挨着师大随园校区的珠江路,曾经是红极一时的电脑一条街,随着电脑产业的萎靡不振现在开始转型了,路两边到处都是手机店。

    走在路上,不时有妇女对韩义发出询问。

    “修手机还是卖手机?我们高价回收啊!”

    “买手机吗,我们这里便宜。苹果6s只要2000块,7s3000.”

    “过来看看……”

    韩义不说话,只管朝前走,等到了一家没有招牌的手机修理店时拐弯走了进去。

    手机店不大,也就是20个平方顶天了,里面杂乱无章,货架上、柜台上、地面上,到处都堆放着手机零配件。

    “修手机还是卖手机?”柜台里低着头男子问到。

    “买和卖都行。”

    正着焊锡的男子,闻声抬起了头,一看之下惊喜道:“二哥,你怎么有空过来的?”

    借着台灯可以看到,这个男子大概20出头的样子,长得眉清目秀,笑起来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韩义哈哈笑道:“路过附近,正好过来看看你。”

    这个年轻男子叫王小虎,是韩义一位远房表弟,以前在沿海一带的电子厂打工,后来被他叫到金陵来学修手机。

    王小虎很开心,忙着搬凳子、倒水,“二哥,你有一个礼拜没过来了吧!我怕你在学习,所以也没敢打电话给你。”

    接过杯子,韩义乐呵呵道:“呵呵,学什么啊,都挂了好几门了,毕业证能不能拿到都是两说呢!”

    “啊!呵呵,怎么会这样?”王小虎惊讶了一下,用手挠了挠头发,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韩义抿了口水问道:“你师傅呢?”

    “师傅去进货了,估计要到中午才能回来,二哥你有事吗?”

    “没事,就是随口问一下。对了,你学得怎么样了?”韩义再次问到。

    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韩义之所以让这位表弟学修手机,原本是打算开一家手机修理店的,顺便再卖卖手机跟零配件。

    他算过了,只要手艺不是太潮,一年赚个十万八万没问题。

    可随着银行卡里资金渐渐增多,他觉得这样来钱还是太慢。不是说修手机和卖手机不赚钱,而是他们没有背景,在珠江路这边很难做大。

    就在上学期末,他想到了开美容美发店,当时就想让王小虎去学美发,但那个时候他已经学了半年修手机,要是半途而废,实在是太可惜了,所以他一直没开口。

    距离自己毕业还有一年,就在他无比纠结的时候,没想到自己居然走了狗屎运。

    他现在发现,自己当初让王小虎去学修手机,真是太英明了。

    王小虎不知道他所思所想,呵呵笑道:“硬件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不过软件方面还有很多不懂的东西。”

    韩义想了想说:“你师傅他专精硬件,在他这里学不到软件方面的东西。这样,明天我帮你联系个软件方面的高手,你再跟他学一个礼拜。”

    王小虎听话的点点头,没有提出任何疑问。

    对于这位表哥,王小虎是打心眼里佩服的,不仅因为他是他们村唯一一位大学生,更是因为人家读书花钱,而他这位表哥一分钱不花,现在还倒往家汇钱供弟弟妹妹上学。

    想当初他从东冠市来金陵,家里死活不同意,等听到是韩义让他过来时,爸爸第一句话就是“小义让你干嘛就干嘛,要是敢不听话,回来我就打断你的腿。”

    过来9个月了,一分钱没往家汇,但每次打电话回去,他都能从爸爸的话里感受到浓浓的自豪感,好像跟着韩义一定能出人头地一样。

    ……

    两个人聊了一些家里的事情,等快中午的时候王小虎那位师傅回来了。

    刘建国,和他们一样,老家也是黔省人。当初也是看在老乡的面子上留王小虎在这里学习的。

    韩义请人去饭馆吃了一顿,感谢他这段时间以来对王小虎的照顾。

    饭桌上他问了点二手苹果整机、以及高端手机方面的行情,不过情况不怎么理想。珠江路这边的二手市场基本被鲁省人和苏.北人控制了,他做三道贩子,可能要被狠狠的扒一层皮。

    不过也不是没有好消息,高档整机拿不到,但是像华为、小米、三星、步步高之类的中低端手机还是能拿到货的。

    一事不烦二主,韩义直接开口道:“刘大哥,你看能不能帮我拿批二手中低端机型?”

    皮肤黑黝黝、理着个板寸头的刘建国,放下酒杯摇摇头道:“小韩啊,不是你刘哥不帮你,而是这一行水太深。小路货、水货、翻新货,各种机子都有,你要是不懂,很容易吃大亏的。”

    韩义想了想,考虑到重组的不确定性,说:“那这样,我先试试水。机子烂一点没事,但有两点,第一,零部件完整,第二最好是15年后上市的。”

    刘建国感兴趣道:“噢,比如被汽车压碎的,或者是摔得稀巴烂的呢?“

    “这个嘛…”

    刘建国不知道他卖的什么关子,考虑了一下说:“这样,我那里有几十部拆零件机型,要不你先拿去试试?”

    “行!”韩义一点头到。

    ……

    吃过饭立刻回到手机店,刘建国指挥,韩义整理,王小虎打包。

    一共整理出17部小米4c;9部魅族pro4;23部华为G7和plus,14部三星note5,其余那些连所属机型都认不出的零配件,一概没要。

    这些在14、15年当红的手机,现在脏兮兮,破烂不堪,要么壳子碎了,要么屏幕碎了,还有的里面主板线什么的都暴露在外面,看着就糟心。

    “刘哥,你看一共多少钱的。”

    刘建国摆摆手说:“小虎也知道,这些机子就是留着拆零配件的,不值几个钱,你要用就先拿走,钱回头再说。”

    刘建国从他徒弟王小虎口中知道很多关于韩义的事情,知道这个大男孩品性和为人,换别人他根本不可能说出这话。

    “那怎么行。一码归一码,要不然我可不要。”韩义坚决到。

    “那行,小韩你给个零配件钱吧,价格小虎知道。”

    旁边小虎早就心算好了,“二哥,一共4000。”

    韩义心道果然,虽然是报废机,关键量大,就算三五十块钱一部,算下来也不便宜。

    而且这还是友情价了,要不然人家拆屏幕、拆主板卖,肯定不止4000块。

    用微信转了4000过去,临走时刘建国嘱咐道:“小韩,到时候用不上尽管拿过来。”

    “谢谢刘哥了。”

    摆摆手,韩义和王小虎各提着个袋子离开了电子一条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