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传奇再现 > 2252 付饶强势反击(5)
    武邵阳的突然开枪,致使付饶逃过一劫,而他离开胡同后,就立马布置了两件事情。

    “白涛不会让咱们这么轻松的就返回国外,我们需要……分开走……不能急……!”付饶一边喘息着,一边继续冲大龙嘱咐道:“要注意官方,今晚枪战闹出这么大动静,白涛很有可能都不会自己动手!”

    “我明白!”大龙立即点头。

    “第二件事儿,给弗里敦公司打个电话,立即软禁黎小权和季康,把所有姓白的高层圈住!而中下层,你自己看着办吧!”付饶再次说了一句:“这个电话,现在就要打,马上,立刻!”

    ……

    二十分钟后,徐占年持有一半股份的弗里敦贸易公司总部,十几台皮卡车突然集合,随后在满员的情况下各自离去。

    再过半小时,贸易公司给高层安排的公寓外面,大批武装人员先集合,后破门而入,许多刚刚到家的高层,还没等反应过来是什么事儿,就被莫名其妙的抓走了。

    众人被带走之后,车队再次分成两拨,有一部分重新返回公司,而另外一部则是拉着十几名中低层骨干,去了郊外。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出什么事儿了?”

    “对啊,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我要给国内打电话!”

    “……!”

    车内,质问声不绝于耳的响起,但等待他们的不是答复,而是枪把子和军刺,士兵们像对待猪狗一样的将众人镇压之后,顺利来到了市区郊外。

    “咣当!”

    车队停滞之后,领头的一中年迈步下车,随即扭头吐了口唾沫,拿起卫星电话就拨通了大龙的手机:“公寓这边的人全带出来了,怎么办?!”

    “高层别动,中低层没有回过的必要了,你要提醒一下白涛,他该怎么对我们!”大龙话语简洁的回应道。

    “好,我明白了!”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随即领头的中年,转身就看向了被士兵从车内拽出来,并且被强行按着脑袋,跪成一排的公司中低层干部。

    “报告,准备就绪!”副官站在车旁喊了一声。

    “开火!”领头中年没有任何犹豫的摆了摆手。

    “付饶,你他妈畜生!!”

    “我要给国内打电话……!”

    “哒哒哒哒哒……!”

    在一阵惨叫当中,机枪和自动步同时开火,十多个从国内被来的白涛集团骨干成员,连家里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就惨死在了异国他乡。

    搂火持续了将近三分钟后,领头中年一边往车上走,一边冲着副官交代道:“厚葬!”

    “是!”副官点头。

    ……

    弗里敦与我国存在八个小时时差,也就是说我国虽然已经是深夜,但弗里敦这边才刚刚下班没多久。

    大批高层被重新带回公司内之后,就被集体关在了一个大型会议室内,并且手机,平板电脑等一切通讯设备,都被强行收了上去。

    “……你们要干什么啊?什么意思啊?我要给白涛打电话!”黎姐姐十分愤怒的站在会议室门口喊道。

    “嘭!”

    一个士兵上去就是一脚,直接将黎姐姐踹的射出去三四米远,随即骂道:“打你妈了个B,从今天开始,这个公司换姓了!明白吗?!”

    黎小权当场愣住。

    “大旗就死在你身上,我要是你,我最近就少说点话,明白吗!?”另外一个领头的士官,非常反感的看着黎小权骂道:“弄烦我,我给你扔黑人营里,让你看看什么是一下能捅到你胃里的JB!”

    ……

    与此同时,公司办公室内。

    付饶在弗里敦公司的副手刘玉堂,亲自拨通了白涛的电话。

    “喂?!”

    “你们他妈的要造反是吗?!”白涛此刻已经在家里接到了弗里敦“政变”的消息。

    “我们不是造反,是要自保!”

    “把高层都给放了!”

    “白涛,我的老板是付饶,不是你!”刘玉堂话语非常简洁的回应道:“我明告诉你,这些高层,是死是活,不是由我们决定,而是由你!如果付饶在回来的路上遭受到任何不测,他们就是你必须要付出的沉重代价!”

    “……呵呵!”白涛阴笑着点头:“我会站在你面前,让你重新跟我说一遍,今天的这些话!”

    “好的!”刘玉堂点头后,就挂断了手机。

    ……

    国内,酒店内。

    “嘭!”

    白涛从床上跳下来之后,一脚踢开房门,拿着手机就向外面走去。

    “弗里敦那边有变化了?!”

    “……付饶啊,付饶,你真的有两下子!”白涛一边点头评价一句,一边拿起电话就拨通了徐占年的手机。

    ……

    再过一小时。

    徐占年在弗里敦安排的副总,亲自找到了刘玉堂,企图在中间调和,让刘玉堂先放掉已经被抓的这些高层。

    “……佟总,我要是你,我就不在这时候说话!”刘玉堂话语直白的回应道:“徐先生想保住的是生意,而付饶只要活着,弗里敦公司就不会乱,还会和从前一样!你把白涛弄来了,我们都不听他的,公司有损失,痛苦的是谁?”

    佟总沉吟半晌后,笑了笑,没有吭声。

    ……

    北J。

    徐占年在某酒席上离去后,就马上给佟总打了个电话:“那边情况怎么样?”

    “付饶血腥清洗内部,真是又快又狠,一点都不墨迹啊!十多个中低层骨干,直接被薅到市区外就给突突了,连抓人到埋人,不超过一小时!”佟总话语简洁的回应道:“这种事儿很明显是付饶早都准备好的,要不不可能干的这么利索啊!更可怕的是,我天天就在公司呆着,但之前一点异常都没看出来……付饶这个人,狠呐!”

    “……你去找刘玉堂,他怎么说?”

    “他说,付饶在,弗里敦就稳定,付饶不在,白涛指挥不动任何人!公司有损失,疼的只能是咱们!”佟总如实转告。

    “你要做的就是,一边安抚白涛,一边静观付饶动静,如果他跑不出国内!咱们的立场是坚定的站在白涛这边!”徐占年给出了最后指示。

    “如果他跑出来了呢?”

    “那他和白涛,就分江而治!这对我们更有好处啊。”徐占年毫不犹豫的说道。

    “明白!”佟总立马点头。

    ……

    另外一头,阿哲等人进了吉L境内后,依旧没有得到任何关于武邵阳的消息。

    PS:今日五章全部更新完毕,欠下的章节已经还完。明天早晨依旧无更新,晚上八点三章一块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