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纯阳武神 > 第十四章 你的话,太多了!
    (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光明火熊熊,光明心映照四方。

    对于光明道,乃是苏乞年的根本法,当初的立道之根,他向来很有把握,但今日却未能照见半点邪祟,阴秽不显,而那身侧注视的目光依旧在,耳边的呼吸声愈发温热。

    呼!

    霍地转身,苏乞年再次盯住了身旁的灰白骸骨,佝偻的骨骸眼眶空洞,随着其转身,目光及呼吸声又一次消失不见。

    眉头蹙起,这就有些诡异了,如苏乞年,也有些发毛,对于玄黄大地的普通百姓来说,这就是地府,是阴魂归处,奈何桥上走一遭,前尘不再,隔世如海,投入六道轮回。

    若这里真的是地府,那必定生出了难以想象的变故,疑似孟婆的骨骸,荒凉的黄泉路,乃至步入这座大墓,一路行来所见的石像,像是牛头马面,地府阎罗麾下的诸多鬼卒,都湮灭在了漫长的岁月中。

    倏尔,苏乞年心中一动,他伸出一只手,翻掌朝上,一只缺角的乌黑瓷碗浮现,碗身轻颤,本来空荡荡的碗中,隐约可见水光荡漾,时有时无,像是幻境。

    难道……

    这口碗,乃是青羊峰一脉的传承之物,就是极元真人也不清楚来历,只是自青羊峰一脉开辟之初就留在青羊宫中,传闻涉及了改命,无法考证。

    苏乞年看了看手中的缺角瓷碗,又看一眼干瘦佝偻的疑似孟婆的灰白骸骨,心中顿时生出一种有些匪夷所思的猜测,若是为真,就实在太过惊世骇俗,青羊峰一脉,怕远远不是他眼下所了解的这么多。

    孟婆汤一碗,轮回万世空!

    苏乞年沉吟,俯身将手中轻颤的缺角瓷碗,放入那佝偻瘦小的骸骨手中。

    这是……

    下一刻,苏乞年瞳孔剧烈收缩,只见瓷碗中,凭空升起了一碗清汤,并滋生出五色光晕,凝视这碗五色清汤,苏乞年仿佛感到了心酸、甜蜜、苦痛、辛辣和咸苦,又生出了一种远离的迹象,这愈发令他笃定了心中的念头。

    人生五味一碗尽,轮回之后再轮回!

    这一碗,是孟婆汤!

    苏乞年深吸一口气,再看那干瘦佝偻的灰白骨骸,已然在无声无息间风化成灰。

    孟婆吗?

    苏乞年目光沉凝,这该是最后一碗孟婆汤了。

    奈何桥上走过,前尘往事皆不记,下一个轮回,不再是自己。

    最终叹息一声,苏乞年收起残破的瓷碗,若是连孟婆也不在了,奈何桥还是奈何桥吗?这条黄泉路上,曾经到底发生了什么,看来又是一段湮灭在时月尘埃中的故事。

    跨过奈何桥,苏乞年来到对岸,湛蓝的河水蜿蜒,到了这里重新化成了一条笔直的河道,苏乞年遥望远方,捕捉到一些若有若无的气息,那是属于人族战血的味道。

    不过哪怕到了这里,精神意志依然受到莫大的压制,苏乞年把握己身,也只能顾及周身数十丈的地域,难以远行。

    呼!

    苏乞年迈步,光阴路在脚下了无痕迹,这里诸道被压制,唯有鬼道昌盛,但对于苏乞年而言,光明道炽盛,可以护持己身,战力不会受到过多的影响。

    十数里外。

    黄泉岸边,是一片环形地貌,倒像是在陨星之上,却不见天日和星空。

    在这环形地貌的尽头,湛蓝的黄泉水,流入了一座古老的城池中,一座看上去不是很大,却足够沧桑古老的城池,不见生机,黝黑的城门紧闭,不知道是何种材质铸成,不过百丈高,但哪怕相隔十数里,也给予人一种源自心灵深处的沉重感,宛如一切灵魂的归处。

    苏乞年来到这片环形地域,入眼的,是一个又一个大小不一的环形天坑,大的能有里许方圆,小的不过数十丈,在这一个又一个环形天坑中,杀音不断,一些天坑中血骨横呈,有人族,有鬼族,有冥族,苏乞年立在黄泉边,俯瞰四方,就好像一个又一个……

    角斗场!

    不错,就像是角斗场,且是生死角斗场,不只是胜负之分,也是生死之别。

    轰!

    倏尔,一道刺目的光迸发,那是一股至强的波动,在十数里外,那座沉寂的古城前,苏乞年凝目远望,一道身影,属于人族,气血滔天,双拳横击,将那黝黑的城门撞开一道一尺来宽的缝隙,冲入其中。

    哐当!

    很快,随着其身影没入其中,那城门再次闭合,而透过城门打开的缝隙,苏乞年看到不少来自三族的身影,只是城门从打开一道缝隙到闭合太快了,以苏乞年的眼力,在这精神意志被压制的天地里,也没能看清虚实。

    “还有漏网之鱼!”

    这时,有人发现了苏乞年,那是一名中年鬼族,立在最近的一方环形天坑中,脚下踏着半截尸体,属于一名人族年轻高手,他张口一吸,脚下的尸首就迅速干瘪,有大量的精气被其吞入口鼻中,中年鬼族露出几分陶醉之色,轻声道:“真是令人沉醉的味道,难怪上古蛮荒年代,诸族豢养最多的,就是人族,这是天地赐予诸族最好的口粮。”

    苏乞年目光渐渐变冷,环顾前方这片环形地域,数百上千的天坑中,近半的天坑中都有人在厮杀,天坑边缘,还立着不少尚未出手的鬼族和冥族,这些人大多嘴角露出嘲弄和玩味之色,一些未有厮杀的天坑中,也有血腥气,有断兵和残骨,大多属于人族。

    一步迈出,苏乞年落下天坑,朝着那中年鬼族行去。

    “胆子倒是不小,区区辟地境第四步的修为,居然能够走到这里,让我猜猜,身上有一口不弱的圣兵护体,不过可惜,到了这里,依然不能动用圣境法则,圣兵在这里也不过稍微坚固两分罢了。”中年鬼族语气带着几分戏谑,道,“但这里唯一值得你们庆幸的,是圣境以下的修为,黄泉之力不再压制,这样死去,对于你们而言,或许也能够称得上有些尊严,你说呢?”

    轰!

    回应他的,是苏乞年的拳头。

    无量光照亮了这方天坑,苏乞年拳头如炸开了一轮小太阳,循着龙形轨迹,宛如天龙遨游,他一步迈出,光阴路在脚下,在那中年鬼族甚至来不及骇然的目光下,到了身前咫尺之地。

    砰!

    太快了,好像开天辟地之初的一道光,划过宇宙星空,横贯古今未来,中年鬼族被打得生生爆碎,当空炸开,鬼血飞溅,带着阴冷的气息,惊动了不远处一些未曾在意的鬼、冥两族年轻高手。

    “你的话,太多了。”

    环形天坑中,苏乞年目光很冷,语气很淡,抬脚迈步,穿过飞溅的血与骨,粗布白袍如雪,点尘不沾,流溢微光,落到很多鬼族、冥族年轻一代眼中,就好像神族一样,令他们感到厌恶和憎恨。

    甚至一些两族年轻高手蹙眉,这个人族青年身上的光明气息,比神族还令他们感到憎恶,很不舒服。

    “怎么可能!”

    环形地域,鬼、冥两族的上一代强者并不是很多,但都十分强大,不少都是圣境人物,即便不入圣,也是开天境少有的高手,看似中年,实则年岁不小,积蓄深厚,诸多手段和秘法,虽然有诸多因由,难以成圣,但论战力之强,绝不在同境的年轻圣禁之王之下。

    而现在,这样一名开天境少有可敌的上代强者,却被一名不过辟地境第四步的人族青年一拳击毙,生生打爆,这种落差感令很多两族上一代,乃至年轻一辈强者难以接受,觉得有些离谱,有些不现实。

    “我来会会他!”

    这是一名鬼族年轻高手,本来立在环形天坑之上观战,现在就露出饶有兴致之色,迈步朝着苏乞年行来,第二步落下,就落入了苏乞年所在的天坑,截断了前路。

    “狱家的鬼王后裔,一位圣禁之王。”

    “开天境已至尽头,法则神链凝结,可以称得上半圣了,如非是圣境法则难以动用,此子怕是连法则气机都承受不住。”

    “没有人可以践踏吾族颜面,必将承受比死亡更可怕的代价。”

    一些两族高手交谈,都很关注这一战,大多无上体质,半步祖禁以上的年轻强者们,都已经打入了那座古城中,是以,在这片角斗的环形地域,此时这样的一场对决,倒是可以吸引绝大多数的目光。

    环形天坑中。

    苏乞年未曾止步,他脚步不缓不急,也未曾展开身法,只是平静前行,但就是这样一种姿态,令得前方数十丈外的年轻鬼王后裔目光变冷,这是在轻视他,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你的胆子不……”

    昂!

    他话音未落,就被一道震天动地的龙吟声遮掩,那是苏乞年的拳头,划出一道至刚至阳的轨迹,光辉灿烂,一股比之前更加炽烈数筹不止的战血勃发,落到天坑四方两族高手的眼中,就好像一口熬炼了千万年的神炉,骤然间掀开了炉盖,喷薄出来了最炙热的神火。(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