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未来天王 > 第273章 超凶
    下午,《PET》安排过来的五个人到了。

    出示身份证明,核对信息之后,五人满脸期待地走进屋。

    不过,他们刚走进屋,就被左俞和严彪拦住了。

    “不好意思,各位的手提箱能打开看一看吗?”左俞面带公式化的笑,看着走进来的五个人。

    严彪也一脸严肃。他们终于能起到保镖的作用了,陌生人来老板家里,检查对方的箱子确实有必要,绝大部分有身份、有名气的人物,都是如此行事。

    原以为这五个人会表现出不满,没想到走在最前面的一个人没丝毫犹豫,便将手上的箱子往他们手里一送,“密码666!”

    说完便快步进屋,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给左俞和严彪他们,视线雷达一般搜寻:“小乖乖在哪儿呀~~”

    一副迫切希望看到心肝宝贝的样子,话语尾音拖得老长。

    左俞和严彪一阵恶寒,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尤其是句末那声上扬带飘的“呀”,听得严彪想打人。

    哨队里要是有谁敢这么说话,他早拳头招呼了,不过这里毕竟不是军队,他得习惯。

    扯了扯嘴角,严彪心里一边骂着,一边检查对方带着的设备,看看有没有偷带什么隐秘的摄像头之类的东西。但也留了三分注意力放在走进屋的五个人身上,时刻保持谨慎,保持危机感,防备老板之外的人,是他们当保镖的职责。

    后面四个人虽然慢了一步,但也都主动将箱子放下,打开。这种情况他们遇到太多,太正常了。

    几人好奇地看向刚从书房那边跑出来的卷毛。

    “这就是那条黄金赛犬?果然不凡!”

    “看看这毛!看看这灵动的眼睛,真漂亮!”另一人也啧啧称叹。

    正在检查对方箱子的左俞和严彪心里就纳闷了,他们跟在方召身边这么久,看了卷毛这么长时间,虽然有“黄金赛犬”这个光环加持,但也不至于这么夸张吧?这几位当面恭维,但也不能瞎吹啊!

    不过卷毛对这几位陌生人并不友好,靠近三步之内就呲牙低吼了,这是在警告来者。

    这几位也不是第一次接触狗,能通过狗的各种行为知道它的意思,停在距离卷毛三步远的地方观察。

    见到方召出来,领头的那个青年顿时带上热情友好的笑:“方先生你好,我是这次负责带队过来为您家里两只宠物建档的瓦卡宁,你也可以叫我瓦瓦,这位是我的搭档穆托,还有这几位……”

    瓦卡宁为方召介绍搭档以及兽医、摄像师,寒暄之后也不再废话,直接进入正题。对他们而言,没有比宠物更有吸引力的了,即便站在他们面前的是最近风头正盛的网络热议的延洲小鲜肉。

    “请问现在可以开始建档了吗?”瓦卡宁问。

    方召并不知道瓦卡宁心里对他的评价是“小鲜肉”,听瓦卡宁问,便点头道,“可以。”

    “我们能不能近距离检查?”瓦卡宁的意思是,他们需要接触宠物的身体,希望方召这个主人能配合。

    方召看了眼蹲在那里的卷毛,道:“可以了,它现在不咬人。”

    现在不咬人,不代表任何时候都不咬人。

    瓦卡宁他们也都是老手了,不至于连这点都听不出来,而且,狗会不会咬人,他们也能用眼睛看,用经验去判断。

    不过,看着乖乖站在那里配合检查的卷毛,瓦卡宁几人也顾不上去想其他,双眼发光地盯着卷毛,提过工具箱,戴上一层薄薄的手套。

    穆托已经打开电子记录板,开始记录档案信息。

    “名字,卷毛?”瓦卡宁看向方召,“确定了?”

    见方召点头,穆托在表格上记下来。

    在心里,瓦卡宁几人都是很不赞同这个平凡名字,不过,决定宠物名字的还是主人,他们就算有异议,也只能保留。

    “体型,小型。”瓦卡宁认真看着卷毛,一边报出需要记录的信息。

    卷毛的背高刚过40cm,在旧世纪也能勉强算个中型犬,不过在犬类平均背高过80cm的新世纪,这只能算小型犬,这也是为什么牧洲的人在第一次见到卷毛的时候并不认为它是一条牧羊犬的原因。在牧洲,以前成年的牧羊犬就没有这么小的!

    牧洲很多人觉得面上无光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牧洲那么多牧羊犬,竟然被个小不点给踩下去了!

    瓦卡宁继续报信息,有些是方召早就告诉他们的,“性别,男;生日,不详;品种,不详;年龄,3-5岁;工作犬……”

    毕竟是黑街里面捡到的流浪狗,很多信息并不详细。年龄虽然不详细,但也能通过以前牧洲那边给的体检数据记录得知大致年龄,不会超过五岁。新世纪不仅人类年龄延长,狗也一样,所以,五岁的狗,也不能算中年,它还年轻。

    “爱好?”瓦卡宁问方召。

    “游戏。”方召道。

    瓦卡宁看了看墙角的一个狗用玩具球,懂了。这果然是一条爱运动的狗,不能在草场牧羊,也能每天和主人互动游戏,玩一玩接飞盘,叼球之类的小游戏。

    “毛色……”瓦卡宁小心地伸手摸了摸卷毛背上的毛,观察卷毛的情绪反应。

    “毛色?灰的,还灰得不均匀。”严彪道。心中想:毛色不纯,也看不出什么规则的花纹,有点杂的感觉,不过,他刚才的用词算文雅了吧?

    然而,《PET》的五人一脸看土鳖的表情扫了严彪一眼,自顾自继续记录信息。

    “灰色渐层,底层绒毛为灰白到银灰,背部、耳朵、尾巴,被毛毛尖深灰……”

    瓦卡宁报着需要记录的信息,穆托则在电子表格里面记录,从鼻上到尾巴尖再到爪子底都给详细记录了一遍。

    卷毛很配合,让它起身它就起身站立,让趴下就趴下。

    这个过程中,瓦卡宁在心中评价:还算温顺。

    一番简单的检查记录之后,瓦卡宁道:“再测个咬力。”

    在他们从本部出发前给方召发了个电子图表,上面列了许多信息录入和检查选项,愿意检查的方召会选择,以便他们带仪器。现在他们不过是按照方召同意的几项来检查。

    “牙齿刚才兽医已经检查过了,不过咬力测试能反映它的咀嚼系统情况,看看它的口腔健康。”瓦卡宁一边说着,一边从箱子里拿出一个压力测试器。

    就是个逗狗玩具一样的小棒,小棒的一头放着个骨头状的测试器,还带着令狗兴奋的气味。

    其实以现在的技术,并不需要直接接触牙齿就能测出大致的理论的咬力情况,不过《PET》的人喜欢使用更原始的测试方式——诱使它们咬,然后通过仪器上面的测力传感器录入数据。

    方召在瓦卡宁几人不注意的时候,朝卷毛那边抬手往下压了压,示意它收敛一点。

    测试器的气味果然让卷毛激动,一口就咬了下去。

    “601公斤!”瓦卡宁看着得到的数据,惊叫出声。

    其他人也一脸惊奇。

    咬力601公斤的小宠物狗?

    人的咬力也就几十公斤而已,旧世纪时期的宠物狗,大一点的,咬合力,大概也就一百多公斤,而灭世纪时期,因为犬种变异,再加上生存环境也发生了变化,生存变得更加残酷,咬合力五六百公斤的不是没有,而且数量不少,也有数据更高者。

    但如今灭世纪已经过去五百年了,就算基因延续,但生存环境变得平和,安逸,食物等也发生了变化,五百年下来,平均咬力早已经降到两三百公斤,除了某些特殊工作用犬之外,还真的很少能遇到咬力达到600公斤的狗。

    而小型家养犬达到这个数值的,《PET》创刊以来,这是第一只!

    “会不会是……测试出错了?”穆托问。

    “稍等,待我校准一下,咱们再测一次。”瓦卡宁面带疑惑,他记得来之前收拾工具的时候校准过,仪器也没有任何问题,怎么就测出这样的数据?

    校准之后,瓦卡宁对卷毛笑道:“来,乖乖,咱们再测一次。”

    站在一边的严彪心道:刚进屋的时候不是喊“小乖乖”吗?“小”呢?

    测试器刚伸到卷毛嘴边,卷毛就一口咬下去了,而且下口的那一瞬间,眼中似乎有道一闪而逝凶光。

    咔!

    测试器发出一声脆响,倒没有断,但显示无法记录数据,也就是说,这测试器被咬坏了。

    屋内响起一阵抽气声。

    瓦卡宁五人清楚自己公司的测试器是怎样的质量,就算他们这次带过来的只是低级别咬力的测试器,但低级别不代表质量差,将测试器咬坏的力道,得多大?

    或者,是测试器本就已经要坏了?

    但,可能吗?

    说他们《PET》测试器出问题,简直就跟质疑火烈鸟游戏机质量一样!

    穆托僵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记录。就这种将测试器咬坏的咬力,抛开牙齿和肌肉能否承受不说,这咬力也令人胆寒!

    瓦卡宁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他离得近,刚才卷毛咬测试器的那瞬间,他只感觉身周一冷,不由咽了烟唾沫。突然感觉,似乎,离狗太近了。

    而刚才为卷毛检查过口腔的那个兽医,此时只觉得自己手臂上起了一粒粒鸡皮疙瘩,抖抖就能掉一地,背脊凉飕飕的,手指不自在地动了动,刚才他为卷毛检查牙齿时候,手指还在卷毛牙齿上摸过。

    虽然第二次测试器坏了,但测的那个短暂瞬间,他看到数据飙过了1000,只是没等数据稳定,测试器就坏了。就这种咬力,真要是下狠口咬起来,放牧洲那些无害的牧羊犬群里,咬死七八条大狗跟玩儿似的。

    想到卷毛在牧洲那边参加了两届牧羊赛,真替牧洲那些羊和狗捏了把汗。没听过那边发生血腥事件,但这条狗,真的什么都没咬过?不说羊和狗,往大了说,咬死人也是轻而易举,人骨头一口下去就断了。还好体型小,如果体型大一些,就更危险了!

    “那还要不要再测?我箱子里还有一个备用的测试器,不过是老款的,也不是狗用,可能测不准。”一名兽医说道。非狗用的测试器,测的数据可参考性不强,没有气味诱导,就不知道狗是否用力咬测试器了。

    “它好像不耐烦。”瓦卡宁道。他发现卷毛似乎很不喜欢测试器,有小情绪了。难道不喜欢上面的气味?制作测试器的人还说所有的狗都喜欢,果然都是骗奖金的!

    严彪与左俞对视一眼,心中暗乐:得,现在连“乖乖”都不说了。被吓到了?

    别说瓦卡宁几个,其实严彪和左俞今天也真被吓了一跳。平时也没看出卷毛这么能咬啊。

    至于是否还需要继续测,决定权在方召这个主人。瓦卡宁几个也都看向方召。

    屋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记录第一个测试结果,数据不对外显示。”方召打破沉默。

    “行。”瓦卡宁道。

    他们的目标也不是精确的数据,只要测的第一个数据真实,器材没有质量问题,就行了,不会去深究这背后的原因,他们《PET》创刊以来碰到的各种奇怪的令人惊叹的宠物也不少,所以,即便震惊于卷毛的咬力,但转念一想,又觉得没什么。

    不特殊点,怎么能在牧洲搅风搅雨逼得那边改规则?怎么能配上“黄金赛犬”称号?

    超出一般,也是应该的。

    瓦卡宁深吸一口气,给穆托打了个手势。

    穆托轻叹一声,摇了摇头,在档案的咬力测试那里记录“>600公斤”,并在档案上的备注一栏那里记录:“超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