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590章 好兆头啊
    “嗷!”

    血魂带有威胁性的话语,换来的是红毛头颅的一声怒吼。

    长长的红毛倒竖了起来,红毛头颅向着血魂吐出了一条条筷子长短的‘小蛇’。

    所谓的‘小蛇’完全就是由细丝邪气凝聚而成,跟这种东西类似的是,古争曾在天螺窟宝藏中,见过由骷髅球体释放出的邪气‘蜜蜂’。

    ‘小蛇’如同流星般的向着血魂冲去,所过之处海水都随之翻腾了起来,单从其所散发的威势上看,它们的强悍程度已不是当初天螺窟宝藏中的‘蜜蜂’可比。

    “不知死活!”

    血魂也是失去了耐性,举起九彩幻音螺的他,将螺口对准了冲来的‘小蛇’。

    一股巨大的吸力从九彩幻音螺中传出,使得海水都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面对带有克制性的吸力,‘小蛇’们纷纷爆炸,变成细丝邪气,规避起了漩涡对它们的吸入。

    巨大的吸力对化形的邪气有用,但是对分散的邪气并没有什么作用,而血魂也丝毫不怀疑,当九彩幻音螺不再发出吸力的时候,分散的邪气还会再一次的凝聚成‘小蛇’对他发动攻击。

    并且,红毛头颅尽管惧怕九彩幻音螺,可他仍旧是在‘小蛇’们化为细丝邪气的时候,向着血魂撞了过去。

    红毛头颅的攻击很单调,这跟它不具备多少灵智有关,可即便是单调的攻击,威力也是大的惊人!造成巨大漩涡的吸力,竟然被他的一撞给生生撞回了九彩幻音螺中,连带着血魂也被九彩幻音螺生出的震荡,给震得撞到了石壁之上,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

    根本不等血魂调节一下体内仙力的震荡,再次成形的‘小蛇’,又向着他射来,目标直直对准他的七窍,似乎是想要钻入他的体内。而红毛头颅也跟在‘小蛇’们的身后,又一次向着他撞了过来。

    “找死!”

    血魂是真的怒了,他终于动用了九彩幻音螺中能够对付红毛头颅的神通。

    九彩幻音螺上光芒璀璨,螺口部位一道碗口粗细的红光射出,直接就命中了红毛头颅。

    “嗷!”

    红毛头颅惊叫,而那些原本距离血魂很近的‘小蛇’,也如同是见到了克星一般,再次化为邪气逃跑了。

    “谁都跑不了!”

    血魂大吼,不管是挣扎的红毛头颅,还是之前猖狂的‘小蛇’,他是一个都不会放过。

    伴随着血魂的吼叫,红色光线旋转了起来,原本消失的细丝邪气又被生生吸了出来,化为‘小蛇’的模样,通过红色光线进入了九彩幻音螺中。

    至于说红毛头颅,他在拼命的挣扎着光线对他的拉扯,但是效果非但不大,他的头发也开始一撮一撮的脱落,跟那些‘小蛇’的命运一样,最终通过红色光线进入了九彩幻音螺中。

    “呜嗷!”

    红毛头颅发出前所未有的咆哮,他的双目一睁一闭,两道灰蒙蒙的光柱向着血魂射去。

    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血魂根本来不及躲避,危机关头他只能是放弃针对红毛头颅。转为了自保。

    “嘭!”

    两道光柱射在了血魂的九彩幻音螺上,再次将他震飞了出去。

    “噗!”

    接连两次被震飞,再加上刚才动用了九彩幻音螺能够对付红毛头颅的神通,伤势加上反噬,让血魂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来。

    不过,血魂虽然受伤了,可红毛头颅同样也受伤了,在他释放出光柱的时候,红色光线对他的吸收,已经不再局限于头发,连带着一些头皮和脸皮都被扯了下来。只不过下一刻红毛头颅骤然消失,不知所踪。

    “当年海无量就是把你打成这服德行,然后让你逃掉了,你这只猥琐到只会躲起来的老鼠!”

    血魂是真的被红毛头颅弄出了火气,恨不得将他剁成肉酱,可奈何匿形了的红毛头颅,任由他百般辱骂,但就是不出来了。

    红毛头颅消失,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这让血魂无法安心炼化邪源,指不定那该死的红毛头颅会在什么时候跑出来捣乱。

    “你以为不出来,我就没办法得到邪源了吗?你想多了!”

    “我告诉你,等我将内伤稳定了之后,我就将邪源带走,我不在这里吸收炼化了,虽说带走邪源会比炼化更花时间,可好歹不用太担心有你这个爬虫作祟!”

    血魂一边调息,一边在心中对红毛头颅大骂,这红毛头颅成功带给他了一种罕见的郁闷感。

    与此同时,同样是一心火气的尸魔老祖,终是出现在了嗜血老魔和笑面恶僧的眼中。

    “你怎么过来的?”

    嗜血老魔惊叫,尸魔老祖竟然会出现,这让他非常的意外。毕竟,他们在通往这里的必经之路上,给将要过来的人,准备了一份大大的惊喜!

    “他应该不是走的正道联盟那条路,而跟咱们走的是同一条路,这真是失策啊!”笑面恶僧咬牙道。

    通往禁区真正核心的路一共有两条,一条是古争他们走的那条相对安全的近道,另外一条是血魂他们走的这条相对危险的远路。

    不管是近道还是远路,在通过两座不同的迷宫之后,都会产生交汇,变为一条路一直通道孕育邪源的石室。

    血魂他们为正道联盟准备的惊喜,便是布置在安全路线上迷宫的出口处,他们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沿着他们走过的路来到这里。毕竟,他们在进入远路的同时,已经将洞口给封住了,从外面根本就看不出来什么。

    “我怎么过来的?这要谢谢血魂的头发!正是他的头发,给我指明了一条复仇的路!”

    双目赤红的尸魔老祖咆哮着,并加速向着笑面恶僧和嗜血老魔冲去。

    望着状如疯虎的尸魔老祖,笑面恶僧和嗜血老魔的心都在颤抖。

    尸魔老祖有多厉害,笑面恶僧和嗜血老魔也都知道,先不说跟在他身侧的那只难缠炼尸,单是他的顶级仙器万鬼幡,就不是一般返虚顶峰修仙者能够抗衡的仙器。更何况,笑面恶僧的修为是返虚顶峰,但嗜血老魔的修为则是只有返虚后期。

    内心颤抖归颤抖,可笑面恶僧和嗜血老魔还是率先向尸魔老祖发动了攻击,他们其中的一个打出了一条冰龙,另外一个释放了一股能够腐蚀返虚顶峰修仙者仙体的毒气。

    “不知死活!”

    尸魔老祖咆哮,手中的万鬼幡一挥,先是一股阴风将毒气吹散,再将冰龙刮的撞在了洞壁上。紧接着,万千鬼魂从万鬼幡中飞去,它们在空中组成了一个巨大的骷髅头,张大嘴巴向着嗜血老魔和笑面恶僧咬去。

    嗜血老魔和笑面恶僧两人叫苦不迭,本就跟尸魔老祖的战斗力存在着差距,地势又是在不算宽敞的通道中,这让他们想要闪躲都变的很困难。

    “去死!”

    几乎是紧跟着巨大的骷髅头,嗜血老魔又打出了一条咆哮的冰龙。

    “啊!”

    嗜血老魔惨叫,他躲了几次仍旧没能躲开巨大骷髅头的攻击,被巨大骷髅头给吞入了口中。

    嗜血老魔仅仅只是在巨大骷髅头的口中停留了一秒,便又被巨大骷髅头给吐了出去。不过,当巨大骷髅头将他吐出去的时候,他已经只剩下了一具白骨。

    笑面恶僧所施展的冰龙被尸魔老祖的冰龙撞的粉碎,刚想再施展什么仙术的他,同样也被巨大的骷髅头从后面咬住了。

    “啊……”

    惨叫的声音从巨大骷髅头的口中发出,当巨大骷髅头将笑面恶僧给吐出来的时候,他同样也变成了一堆白骨,待遇并没有因为修为高一些,而产生什么不同。

    返虚顶峰的笑面恶僧跟返虚后期的嗜血老魔,在尸魔老祖的手中,就连一分钟都没有撑到,便双双变为了白骨。而能够如此迅速的将两人解决,除了尸魔老祖足够强悍之外,更重要的原因还是这里的地势对他有利。

    根本没有多做停留,拿着万鬼幡的尸魔老祖冲入了血魂所在的石室。

    “哎!”

    尸魔老祖已经进来了,还未彻底调息过来的血魂,不得不站了起来。

    “血魂!”

    尸魔老祖一声咆哮,什么都没多说的他,挥起万鬼幡便向着血魂打出了一道阴风。

    血魂身形一晃便从原地消失,等他再次现身的时候,他便开口说话了。

    “尸魔,你不能怪我,毕竟是你先算计我的,当时在洞外,我是真没打算算计你!”血魂道。

    “放你娘的屁!”

    愤怒的尸魔老祖不想多说什么,仍旧对血魂发动着攻击。

    血魂只是闪躲,对于尸魔老祖的攻击并不还手:“算了,不说之前的事情吧!我就说说现在,邪源中孕育的有东西,此时这东西就潜藏在这里,其实力比一般返虚顶峰的修仙者要强很多!咱们万万不能在这里动手,要不然会被他坐收渔翁之利!”

    “放你娘的屁!”

    尸魔老祖仍旧是用一句怒骂回应血魂,不管血魂所说的是真是假,他此刻只想将血魂先杀而后快。

    “你这条疯狗!”

    只是一味的闪躲,血魂终究还是被尸魔老祖的炼尸给伤到了,勃然大怒的他彻底动了杀机。

    “既然你想死,那么我就成全你!”

    再次面对袭来的阴风,血魂没有再选择躲闪,九彩幻音螺上光芒一闪之后,气势汹汹的阴风竟然被定在了空中。与此同时,血魂抬起的长剑落下,向着尸魔老祖劈出了一道剑光,而尸魔老祖则是向他推出了一掌。

    “嘭!”

    剑光和掌影相撞,产生了巨大的声响。

    两个返虚顶峰的修仙者,都想置对方于死地而后快,什么也不再多说的他们,‘乒乒乓乓’的展开了剧烈的斗法。

    与此同时。

    血魂为古争他们准备的惊喜是一个仙阵,这个仙阵跟当初黑龙岛上的仙阵很像,但又不完全相同。

    当初黑龙岛上的仙阵,其内的杀招是血魂使用‘人蜥’的尸体布置而成,这次仙阵中的杀招,则是血魂用他在核心通道中,费力斩杀的那些怪物布置而成。

    两个仙阵做比较的话,不论是威力还是难以破解的程度,迷宫出口处的仙阵,都比黑龙岛上的仙阵更难缠。

    地上全是各种魔物的尸体,简直都快堆积成了小山,正道联盟的人大多数都席地而坐,大口的喘着粗气,而古争则是飞在空中,按照器灵的指引来破阵。

    如果只是魔物又多又难缠的话,像欧阳海这样的返虚顶峰修仙者,还不至于累成这样。关键的原因是,随着越来越靠近邪源,水中细丝邪气的厉害程度也在不断提升!原本凭借仙力护罩便能够抵挡的邪气,如今已经厉害到了可以破坏仙力护罩的地步。

    时刻都要提防着,可能会突破护罩钻入身体的细丝邪气,众修仙者的实力自然就因此而下降了。

    “这还没有见到邪源,邪气就已经如此厉害,我真怕咱们这些人,到时候顶不住啊!”玉峰上人忧心忡忡道。

    “返虚后期的存在肯定是顶不住,即便是咱们也都会比较危险!”欧阳海道。

    “没想到还没见到邪源便顶不住邪气了。”

    渔阳子苦笑一声,然后望向空中的古争:“也许只有古掌门能够顶得住吧!”

    古争因为拥有避火冠的缘故,如今这种程度的邪气,还无法对他的体表防护起到威胁。

    “古掌门顶得住,也不能让他一个人过去啊!”

    玄奇子咬了咬牙,此刻他的心中也是心急如焚,就先不说顶不顶得住的问题,就说被这个仙阵都拖了这么久,真不知道邪源到底有没有被血魂给炼化。

    “咔嚓!”

    空中传来惊雷般的声响,众人眼前的视线明暗一个变化,他们从仙阵中脱困了。

    “古掌门,你觉得现在该怎么办呢?”

    最能顶住的人应该是古争,玉峰上人想听听他的意见。

    “我觉得渔阳子道友、南宫太上长老和晓珏师太,你们要么再跟着我们走一段看看,要么现在就离开这里吧!”古争苦笑。

    “我们还是再跟上一段看看吧!”

    南宫啸风苦笑满脸,在他看来就算是死在敌人的手中,都比这样不得不停下来让人心中舒服。

    “我们也想再跟一段看看!”

    渔阳子和晓珏师太同时出声。

    其实大家也都明白,进入血潮禁区就没有怕死的人了,可这毕竟是生死攸关的大事,路究竟该怎么走,还是要他们自己选择。

    “好,既然如此那咱们就上路吧!”玉峰上人道。

    众人没有再多说什么,加快速度赶起了路来。

    “怒汉,你不要再跟下去了,离开血潮禁区,去看看海面上的情况,如果有能够帮忙的地方,就帮一下忙吧!”

    古争传音给身旁的怒汉。

    “主人,让我跟着你吧!”怒汉担忧道。

    “不用,你现在就离开!”

    古争的声音不容置疑,怒汉也没敢再多说什么,听话的离开了。

    很快就要到达真正的核心了,古争担心怒汉的内丹会在那种不同寻常的地方出现什么问题,所以还是让他离开的好。

    长长的通道尽头有光亮在微微闪烁,水中的细丝邪气已经密集到了肉眼可见的地步,它们如同是无数的粉尘在漂浮着一般。

    “不行了,实在没办法再走下去了。”

    渔阳子苦笑出声,细丝邪气在这个地方,威力又提升了一个度!它的威力提升,代表着仙力防护的威力下降,此消彼长之下,返虚后期的修为已经不适合在这种地方跟人动手了。

    “你们三个就暂时留在这里吧!”

    玉峰上人匆匆说了声,示意还能顶住的人继续前行。

    “众位道友小心一些,咱们一定要活着啊!”

    众人的背后,渔阳子喊了一句。

    往前走了一段之后,众人看到了两堆白骨。

    “好兆头啊!”

    欧阳海说了句,众人也都是目露喜色。

    虽然只是两对白骨,可刚死不久的他们,骨头上还带有嗜血老魔和笑面恶僧的气机。并且,将人以这种方式杀死,众人也都想到了尸魔老祖。

    “两股魔道势力互相算计,嗜血老魔和笑面恶僧的死,很可能来自于尸魔老祖的寻仇,希望咱们能够坐收渔翁之利吧!”

    玉峰上人笑了,众人前行的速度又尽可能的加快了一些。

    “你们这些该死的混蛋啊!”

    感应到正道联盟的人靠近,正在调息的血魂站了起来。

    尸魔老祖已经死了,尸体被血魂当做凳子,而此时的血魂也正是踩在凳子之上。

    虽然斩杀了尸魔老祖,可血魂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如今的他比起全盛时期,实力至少是下降了三层。

    “想要进来?没那么容易!”

    嘴角挂着冷笑,血魂手中九彩幻音螺上光芒一闪,石室的入口瞬间被他布下了一层禁制。这种禁制很难破除,跟他用来算计尸魔老祖等人时布下的禁制一样。

    只不过,最初石窟洞口的禁制,的确不是血魂布下,而布下那个禁制的人,是九彩幻音螺的上个主人海无量。至于后来的那个禁制,才是血魂为了防止尸魔老祖等人,赶在正道联盟的人到来之前所布下的。

    “真的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吗?”

    将禁制布下之后,血魂开始向着孕育出邪源的高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