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太受欢迎了怎么办 > 番外1:社长的归来!
    我叫刘浪,23岁,两年前是一名大三学生,现在依然如此。

    我休学一年,徒步去西藏,一开始有几家媒体追捧我,后来他们就突然失踪了,不过我并不介意,我依然完成了自己的求心之旅,虽然没能登上珠穆朗玛峰,但至少——

    我活着回来了!

    哼,我一定已经成为蓟大的传奇人物了吧。

    对了,我此前还是本校摄影社的社长,我走的时候,社团只有一个闷骚的新生,不知道这家伙还在不在,不知道这家伙有没有想过我。

    呸!

    我回来了,我的事迹一定已经传遍全校,摄影社将成为文艺青年的圣地,因为空间有限,我会毫不犹豫地将那个闷骚的男人踢出社团,除非他给我捶腿!

    我要求很多次了,他就是不捶,他拒绝的眼神是最贱的!

    对了,那家伙叫李烩,多贱的名字!

    我走到了社团门口,听见里面好像有电视机的声音,很吵。

    那个白痴,不知道这里是圣地了么?

    我有些恼怒,但也有些期待,不知道这家伙见到我会是什么反应。

    哼。

    我一脚传开了门。

    “老子回来啦!!!!想老子没??”

    我很快意识到,这话说早了。

    房间内挤满了人,好像是一个生日聚会,里面的所有人都傻乎乎的看着我,好像全是女人?难道我走错了?

    嗯……

    我懂了,一定是我的事迹已经传遍全校,师妹们慕名而来,摄影社已经成为了全校最热门的社团,而我的名字。

    哼……

    我刚要开口,一个妆化的十分妖艳的,穿着拉拉队服的女孩却抢先开口了,她指着外面说道:“同学,这里人满了,请自己找个教室。”

    人满了?

    开什么玩笑,这里是老子的社团。

    “看清楚。”我指着自己的脸,哼了一声,“鄙人,刘浪,虽然黑了一些,但更帅了对么?”

    人们议论纷纷。

    我清楚地听到,前排一个头发打了很多啫喱的女孩儿也轻哼了一声:“哼,太中二了。”

    等等……这不是女孩的声音,是男孩。

    可她(他)看上去,竟然还有那么点可爱!那么点傲娇?

    发生什么了?这里??

    在我惊愕的时候,一个穿着汉服的神奇女孩飘了过来,她热情的把我拉向人群,嘴上劝着大家:“算啦算啦,都是来膜烩哒!”

    膜烩????这是什么意思?我只知道一种两栖动物可以用来膜,烩面也可以么?

    等等……烩?

    我下意识问道:“李烩?”

    “不然呢?”之前的那个妖艳碧池冲我白了个眼,“今天是NBA总决赛第四场,芝加哥蟾蜍队3:1领先洛杉矶青蛙队,李烩总算抽出时间来比赛了,就等他为青蛙队翻盘呢!”

    等等!虽然我不太了解NBA,但真的有这两个队么?这两种两栖动物难道不是一样的东西么?老板取名的时候不该动动脑子,规避风险么?

    人群的尖叫声浇灭了我的疑问,大家都喊着奇怪的口号。

    “毒鸡汤浇灌大地!”

    “滋润龟裂的心灵!”

    “予以我们灵魂的永生!”

    这些人太奇怪了,我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到了狂热,那个穿着女装的啫喱水大佬我就不说了,最可怕的还是那个穿着拉拉队服装的妖艳碧池,我承认我有那么点想和你上床,但你在这里助威,会对NBA赛场产生任何影响么?

    这时,那个汉服少女又凑到我身旁。

    “大家都很热情吧!”少女微笑道,“第一次可能有点不适应,但很快就会融进来了,毕竟是李烩啊!”

    我问道:“我不懂,这里的人是疯了么?他们为什么不去疯人院?为什么要霸占这个摄影社?”

    “摄影社?你看的是哪年的老黄历?”女孩像对付乡巴佬一样告诉我,“现在是膜烩社啊!李烩奋斗过的地方,是膜烩教的圣地,学校都认可的。”

    “???”

    发生什么了???难道我穿越了???

    这里可是蓟京大学!

    我瞪着眼睛问道:“学生会怎么可能允许这么愚蠢的社团存在?”

    少女冲着那个拉拉队碧池努了努嘴:“因为她是会长呐!”

    我打了个寒颤,更加确信自己穿越了。

    “没人认识我么?”我指着自己问道,“我是摄影社的社长。”

    “社长不是李烩么?”

    “从来都不是!”

    “没关系啦!膜烩比摄影开心多啦!”女孩露出了甜美自然的笑容。

    面对这个解释,我竟然无言以对

    “……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回驳你。”

    “来吧,一起膜,很快就进入节奏啦!”女孩鼓励着我,好像在鼓励着一个菜鸟。

    搞清楚!谁特么要膜烩啊!

    这时,人们突然开始集体尖叫!

    “烩神降世!!!”

    她(他)们盯着屏幕,表情好像在吸毒一样。

    我也望向屏幕,赛场画面是一个特写,一个超级大帅哥的特写,那家伙穿着西服带着墨镜,戴着耳机,走进篮球馆,他周围有一圈保镖,其中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名东方男人,个头不大,但看起来很硬,一定是个厉害的角色,是兵王也说不准。

    那个安保队长按着耳麦说过什么后,才引着帅哥来到了青蛙队的赛场边缘。

    再看那个帅哥,一边走一边脱衣服,甩下西装扔给身旁的一个眼镜女助理,女助理竟然很享受到凑在鼻子边上深深闻了一口,天呐太变态了,你不知道摄像机正对着你么???

    “嗨呀,好羡慕啊!!!”一个女生忘情尖叫,“好羡慕啊!!”

    女孩子们都嫉妒地望向了镜头中的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却突然瞥向镜头,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好嫉妒啊!!!明明只是烩神的奴仆而已!!”

    “我要抗议!!抗议!!!”

    她们像疯了一样,但很快他们的疯狂又停止了,房间内陷入了空前的安静。

    因为那个帅哥,脱掉裤子了。

    他里面竟然穿了一身篮球服!球服正面画着一只大青蛙,很萌很强大,球服后面是他的号码,0号。

    他上前与教练和队友分别击掌,然后那个秃顶教练拿着小白板过去交代战术,却被他一把推开,顺便,他摘下了墨镜。

    沃日!!这是一张怎样的脸啊!!

    这张脸的魅力,好像是跨越性别、次元、甚至跨越了空间和时间。

    我的心中竟然有些驿动。

    我看着周围像是服用了迷幻药的女(男)孩们,突然有些理解他(她)们了。

    一个人如果这么帅,的确……会被拿来膜的。

    旁边的汉服少女也盯着屏幕,但她更冷静一些,她随口叹道:“李烩黑了一点点啊。”

    我觉出了事情的不对。

    瞬间,所有线索串联在一起。

    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所以……”我控制不住自己张大嘴,“这个人是李烩?那个闷骚男?”

    “嘘!”少女立刻捂住了我的嘴,“可别被‘抹杀派’的人听到,他们会灭口的。”

    “抹杀派?”

    “哎……”少女叹了口气,“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一些极端的膜烩者凑在一起,建立了膜烩教的分支——抹杀派,他们致力于消灭一切反对烩神的声音,他们的口号是——以暴制暴,加倍奉还。”

    她说着又挥了挥手,仿佛是在挥去什么可怕的东西,她的表情渐渐好转,又冲我笑道:“放心,我们这里都是核心的同学,没有那类可怕的人。”

    听到这话,我心里竟然踏实了一些,说老实话,我刚刚真的有点害怕。

    想到这里,我为自己感到羞耻。

    又是尖叫声。

    李烩入场了。

    他的身材竟然这么好?

    肌肉如此美妙。

    戴上了头带和护腕,看上去竟然十分带感!

    但不得不说,他的身高差强人意,在那些黑人面前,他就像一个孩子。

    太荒唐了,难道他是青蛙队的老板?

    我没来得及质疑,球已经传到他手里。

    他不慌不忙的拍着球压向对方半场,这看上去很正常。

    但他的队友们十分不正常!

    那4名职业NBA球员,竟然坐在自家罚球线附近休息!!

    他们坐在一起,有说有笑,就像是在军训的学生!

    这真的是NBA么?

    但好在,芝加哥蟾蜍队并没有放松,他们摆出了最严谨的防守阵型。

    他们的控球后卫,一个小个子黑人警惕地逼向李烩,满头大汗。

    李烩不慌不忙的运球到他面前,他开始不断后退,似乎并不准备断球。

    李烩继续就这样逼退了他好几步,此时他终于忍不了了,不再后退。

    这时,李烩的姿势也变了。

    开始原地胯下运球!

    左右左右……

    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天呐我的眼镜都要闭不上了,看不清了!

    我听到电视里的解说也咆哮了。

    “光速撕胯!!!出现了!!”

    也许那真的有光速,我连残影都看不见了。

    然而李烩身体的其他部位却几乎一动不动,他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黑人,黑人完全乱了分寸,心一横,扑上前去断球,他一定已经做好了犯规的觉悟。

    然而李烩却突然一闪,简单的避开了他!

    根据物理学原理,速度越快,动能越大,动能是有方向的,要改变这个方向,就要承受巨大的力,按照这个推论,那个篮球的杀伤力应该不亚于一枚战斧导弹才对!

    可李烩就是这么莫名其妙的启动了,突然闪身,突然起跳。

    其它几名防守队员根本放弃了防守!

    我看不懂李烩跳得有多高,我怀疑是摄像机角度问题,看上去他跃起了两米,这当然是不可能的,袋鼠都做不到。

    然后球缓缓的飘向篮筐。

    更加难以理解的事情发生了,防守队员已经放弃抢篮板了,他们要么走到底线准备发球,要么慢悠悠的跑向对方半场。

    蟾蜍队就这么没有斗志么??你们对得起坚强的蟾蜍么????

    “球进了!!!三分!还差19分!”

    好吧……

    不知不觉,我浑身都是汗了。

    我要承认,这一切很超现实,但是也很——

    带感!

    “哼。”那个穿着女孩子裙子长袜的啫喱水头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很带感吧。”

    “有点……”我擦了把汗,咽下了口水,竟然有些期待地望向电视机。

    “男孩子,在这里有点奇怪,所以我才穿成这样。”啫喱水头有些羞耻的说道,“我……还有一套……”

    “不可能!”我坚决的拒绝了,我也许有可能融入这里,但穿裙子??怎么可能么??

    “试试吧,第一次会有点紧张,第二次就再也改不回来了。”啫喱水红着脸说道,“你的身材很合适。”

    “不可能!”我指着他骂道,“虽然穿女孩子的衣服很可爱!很浪漫!很漂亮!袜子也很萌!但我是男人!”

    此时,几个女孩子同时望向了我:“我们都是啊。”

    轰隆隆。

    我的内心中,某种最坚硬的东西崩塌了。

    “这……这么多?”

    “有什么大不了的么?”一个女(男)孩子掩面笑道,“这是流行趋势。”

    “女装大佬很受尊重的。”

    “不不不!!!”我死命摇着头,“我要出去,这里很危险!”

    但电视解说的惊叫阻止了我。

    “出现了!!!飞翔的野驴断球!!”

    我望向电视,这时正在回房李烩刚刚的断球。

    他始终在干扰蟾蜍队的发球员,但发球员还是强行扔了一个很大的弧度,把球扔向远端球员。

    就在发球员出手的那个瞬间,李烩突然急转身,像野驴一样奔向后场,大约奔到中长线附近的时候,他起飞了!

    对的,起飞!

    他猛然跃起,像是飞机一样,跃起的同时在空中扭转着身体!

    他做到了,他的手勾到了那个球,人比球快!

    蟾蜍队没有时间惊讶,一秒钟也没有,他们争分夺秒地要冲回自己的半场。

    但已经来不及了,李烩落地后继续野驴狂奔,他的目标只有一个!

    一个壮硕的黑人挡在了罚球线附近的地方,他一定放弃防守李烩远投了,他只想用自己铜墙铁壁般的身体,阻止李烩上篮,捞回本队最后的气势。

    但当李烩踏入三分线的那一刻,他再次起飞了,这次飞的更高,如果不是现场转播我绝不会相信,李烩在三分线起飞了,他惊人的弹跳堪比绿巨人,他就这么“飞”过了那个黑人中锋!

    黑人中锋愣愣抬起头,看着这个东方人,像青蛙一样跳过自己的头顶。

    嘭!

    扣篮!必须是扣篮!

    但“嘭”的声音,是篮球架碎裂的声音!

    篮球架碎了!

    所有球迷都疯狂的跃起!

    青蛙队所有队员都兴奋的欢呼!

    裁判紧急吹哨叫停了比赛。

    李烩这时才落地,他没什么多余的表情,只是捡起篮球,扔给黑人中锋,我清楚地看到了李烩的口型:“早说了,换Made-in-china才好用。”

    黑人中锋还在发呆中,球砸中了他的肚子,他依然在发呆。

    解说这才想起欢呼:“本赛季扣爆的第13个篮筐!!篮球场馆要考虑给篮筐上保险了,在李烩面前,这些塑钢玻璃简直太脆弱了!”

    不得不说,我几乎就要被征服了。

    这真的是李烩吗?

    不,这不重要。

    这样一个人的存在,就已经是宗教级别的现象了。

    我突然觉得有些郁闷。

    是的,我很郁闷,为什么我是男人?我实在是不方便为他欢呼啊!

    “哼,现在理解了么?”啫喱水大佬再次拍了拍我,“我还有一套。”

    我不甘的侧过头,又骄傲的说道:“必须是长筒袜。”

    “必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