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顾道长生 > 第三百二十六章 游氏兄弟(2)
    这道人如剑仙临世一般,顷刻便让众人转危为安。而他号令果断,那些伤者不自觉的听从行事,冲在最前头的赶紧上车,后面的急退回楼内。

    “走!”

    警察连连示意,轰隆声响,几辆防暴车驶出大院,运走了第一批伤患群众。正此时,外面又有两个道人提剑追来,唤道:“师兄,你没事吧?”

    “无妨,进去再说。”

    那道人摆摆手,与两位师弟进了医护大楼。相关领导在楼上看得清清楚楚,急慌慌跑下来,握住就不撒手:“太感谢你们了,太感谢你们了!”

    另一位则问:“不知道长尊号?”

    “仙人洞,白云生。”

    那道人施了一礼,道:“我接到了师弟传讯,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也不太清楚,只知有人在珠藏镇的凤凰山捕鸟,惹怒鸟群,又莫名飞来县城。”

    领导压低声音,道:“怕是与修行界有关,还得仰仗道长解惑。”

    “小妖小怪,我自可除之,但也别抱什么希望,我未到境界,很多事无能为力。”

    白云生倒是潇洒,不卑不亢,实话实说。他身材高大,双肩略宽,手指修长有力,目若朗星,背负长剑,极有古代侠士之风。

    那林城仙人洞是黔省最大的宫观,虽属正一派,但创派祖师和门派渊源却颇为神秘,资料极少。

    而白云生能在天才汇聚的道院站住脚,靠的便是这手神鬼莫测的剑术。

    剑术,是道门很常见的炼体术,各门各派皆有。可真正把剑术当成看家本事的,那就非常非常少了。

    他此番奉命到黔省除妖邪,哦,主要是流窜入境的降头师,刚将省内清了一遍,正要返回天柱山,就碰到这档子事,于是匆匆赶来。

    不过来了也没啥用,未到先天,感受不到异状。

    ……

    “快快!”

    “消防车来了没?”

    “来了来了,都让开!”

    “哗!”

    大楼门口,临时调来的四辆消防车占据四角,堵在院里。那边作势佯冲,引得鸟群低飞,然后水枪喷射。

    好家伙,立时漫天水雾,鸟羽沾上水气变得沉重无比,扑棱棱的掉落在地。白云生三人也守在旁边,查缺补漏。在如此严密的防护之下,第二批伤者顺利上车。

    “哈哈哈!太好了!”

    “落地的凤凰不如鸡,我看你们还嚣张?”

    群众智慧大啊,这是某个老头想出的点子,众人见方法有效,士气大振。

    紧跟着,第三批第四批也接连运走。游乐和游宇在第六批,正站在大厅里,隔着玻璃门观望。

    “这回行了,应该安全!”

    游乐松了口气,拍了拍堂弟,道:“说是把我们送去市里,正好爸妈都在那边。”

    “我还是想回家,这鸟儿不知能不能散,以后可怎么办呢?”游宇情绪不高。

    兄弟俩在这说悄悄话,周遭群众一瞧,也是纷纷放松,随即第五批出门。

    “准备!”

    “哗!”

    水枪又喷,鸟群扑棱落地,而突然间,一个消防员大叫:“不好,太多了!太多了!”

    “啾啾!”

    “啾啾!”

    鸟群许是被激怒,整座城的都飞了过来,四面八方围攻。水枪喷落一圈,下一圈立即补上,密密麻麻,无穷无尽。

    “加大水量,加大水量!”

    “最大了,小心……啊!”

    一位消防员大声惨叫,被一只鸟硬生生的撞在后背,扑通跌落车下。其他几人也好不到哪去,水势顿时减弱。

    “退后!”

    白云生眉目一凛,直接跃入场中,那把长剑就如精密计算过的机器,分毫不差的从一个妹子的鬓边穿过。

    “啊!”

    妹子只觉凉风飒飒,耳朵似被削去半只,而下一秒,长剑收回,不带一丝烟火气。她哆哆嗦嗦的扭过头,一只大鸟被刺穿在地。

    两个师弟虽不及他剑术超绝,可二人配合默契,倒也清出一方空间。

    “啾啾!”

    群鸟见状,愈加疯狂暴躁,不要命似的扑来,竟用身体直直冲撞,大有同归于尽之势。

    “啪啪!”

    “啪啪啪!”

    警察在外围连连开枪,可没个卵用,三人被鸟群围困其中,密不透风。

    “完了!完了!”

    观战的领导面色灰败,唯一的救星也身陷囹圄,这可是道院的啊!真要死在织金,自己有十个脑袋都不够赔的!

    “啊,啊……唔……”

    就在此时,旁边的副手猛地一拍他肩膀,由于太过兴奋,以至于吐不出字句,只指向场中。

    “你干什么?那是……”

    领导心里一抽,见那围攻的群鸟忽然动作迟缓僵硬,然后就像下饺子一样,噼里啪啦的往下狂掉。

    如同下了一场鸟儿雨,眨眼间,就露出三人身影。

    “怎么回事?”

    白云生被怼的憋气,正想放大招,结果敌人扑了。他一瞧,只见从院门口进来一位仁兄,不由微怔……嗯?他怎么在这儿?

    “啧,惨啊!”

    顾玙看看乱七八糟的大院,暗暗摇头,白玉晶鸟配合的啼叫两声,一脸悲戚。

    他现在特郁闷,刚才去文化局转了转,半个人都木有,也没找到相关资料。好容易逮着个活人一打听,得,文化局刚好搞活动,全特么送医院了!

    “……”

    场面一度非常诡异,楼里楼外、楼上楼下多少道目光注视着,就看他晃晃悠悠的进到楼里。

    领导满头大汗,觉得有点像又不敢认,连声道:“您是,您是……”

    “顾玙!”

    嗬!

    领导们激灵灵一抖,全身毛孔舒张,大喜道:“顾先生,顾先生,您到了就好了。”

    顾玙懒得理会,只转向道人,问:“这位是……”

    “齐云,白云生。”

    白云生收剑入鞘,拱了拱手。

    “哦,幸会。”

    他点点头,又道:“我刚好路过,有没有了解地方志的,哦,尤其对鱼山很熟悉的,帮我个忙。”

    “这个,这个……”

    领导为难,文化局那帮家伙全是重伤,正在病房趴窝。

    “找不到人么?”

    “不是不是,能找到,只是有点,呃……”

    他正吞吞吐吐的,猛然听边上传来一嗓子:“我知道,我知道!”

    只见游乐拽着游宇凑过来,赔笑道:“先生,我们对鱼山很熟。”

    “你们?”

    顾玙打量几眼,表示怀疑:“你们还是学生吧?”

    “他是,我不是……啊不不,他知道,我不知道!”

    游乐显得很紧张,半天才组织好语言:“我们是堂兄弟,我爷爷年轻的时候就在鱼山守门,守了半辈子。他经常给我们讲故事,我没记住,我弟弟是好学生,一清二楚!”

    “哦,你们叫什么?”

    “我叫游乐,他叫游宇!”

    游乐赶紧捅了捅兄弟,游宇却莫名其妙,不太想参与的样子。

    顾玙姑且一信,看看周围不像有静室,干脆布下一层禁制,问:“那好,鱼山有什么典故传说,还请你讲解一二。”

    “……”

    两个年轻人还不懂发生了什么,只觉旁人面色惊骇,指指点点。

    游宇纠结半响,终道:“鱼山酷似一只木鱼而得名,最早在唐代,山上就有一座智琼祠,是祭奠神女智琼的。据说建文帝失位后曾逃到织金,归隐鱼山;不过后来云游峨眉,不知下落。”

    “你等会儿!”

    顾玙一脸的MMP,这起头就跟YY小说似的。我就云游一下,撞到个小山头,怎么还跟建文帝扯上关系了?

    那朱允炆被叔叔扒下皇位后,不知去向,那是千古之谜……惹不起,惹不起。

    “你这说法有根据么?”他问。

    “没有,都是爷爷告诉我的。”游宇老实道。

    “接着说吧,民间故事就算了,讲讲道教相关的。”他已经不抱希望。

    “道教么……”

    游宇想了想,道:“黔省的道教多是从蜀中传来,最早有记载的是宋代道士罗胜先,他擅画山水,在鱼山住过一段时间。然后还有李珏、陈致虚、赵练士、李仙婆,还有个女道士宫素然,都在鱼山住过。”

    “他们都是蜀中人?”顾玙奇道。

    “是,都是巴蜀人士,大概从北宋到南宋年间。”

    游宇应了句,继续道:“然后到明代,又有白飞霞、程光祚等人来此,黑神庙便是明代所建。不过对鱼山贡献最大的,还是民国道士庹几禅。他也是巴蜀人,在鱼山经营多年,一度兴盛,可惜遭到劫匪,迅速衰落。哦,黑神庙后院的那座藏书楼,就是庹几禅建的。”

    “那藏书楼上的两副对联呢?”顾玙心中一动。

    “爷爷说,庹几禅爱书如命,所以建了藏书楼。对联是本地的一位才子喻友山写的,不过他只写了一副,就是‘且把鱼山添二酉;好同蝉窟映三潭’。另一副是谁写的,我不清楚。”

    嗬,有意思了!

    建文帝的事儿真假难辨,先扔到一边。单说从宋代起,就有那么多道士不远千里从巴蜀来到这座偏远小城,来到这座土不拉几的矮山,这是一种什么精神?

    这是一种明摆着告诉后人,我在搞事情的精神!

    顾玙隐隐摸到了一丝头绪,又问:“那庹几禅可有什么遗迹留存?”

    “呃,鱼山下有座坟,据说是他的。”

    哦?这个顾玙倒没注意,当即撤下禁制,笑道:“你的确很了解,随我再去趟鱼山可好?”

    “这个……”

    游宇很犹豫,游乐精啊,县里领导都毕恭毕敬的,妥妥的大人物,忙道:“他去,他去,就是脸小,不太好意思!”

    “哥,你一会就转院了,我得照顾你。”游宇道。

    “死心眼啊你!”

    游乐恨铁不成钢啊,骂道:“我就破了块头皮,用你照顾什么?你就跟这位先生去!”

    “我不,现在叔婶都不在,你出点事怎么办?”那孩子摇头。

    艹!

    游乐真想掐死丫的,刚想再骂,只听顾玙道:“好了,一起去吧,他的伤不要紧。”

    说罢,他不容游宇分辨,又对白云生道:“如果不嫌弃,一同前往如何?”

    “……”

    白云生略感意外,当然也不怵,应道:“好!”

    …………

    “嗤!”

    一道赤芒划破虚空,在楼前转了一大圈,空气中飘散出浓浓的烤肉香味,瞬间清出一条通路。

    兄弟俩目瞪口呆,片刻,游乐一把搂住弟弟,低声道:“看到了吧?看到了吧?都是真正的高人,别人有这机会,死皮赖脸也得跟着,你倒好,傻了吧唧的!这就是我们的机会,一定得抓住!艹,听没听我说话?”

    “哦哦……”

    游宇茫然的点点头,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而游乐盯着在前方开路的二位,忽地迸发出一种强烈的渴望,我也要像他们那样!

    “上车!”

    却说顾玙找到那辆领导专车,招呼三人,直奔鱼山而去。

    他跟小斋确定关系后,很快就拿了驾照,技术不成问题。此刻一边开着车,一边在前座布下禁制,笑道:“放心,他们听不到。”

    白云生早就好奇这手,用剑柄捅了捅,如戳在一层透明薄膜上,赞道:“果然精妙!”

    “小术而已,我观你的剑法才是卓绝不凡,可是贵派传承?”

    “正是。”

    “冒昧问一句,仙人洞到底是何门派,我真的不太熟悉。”

    “……”

    白云生顿了顿,方道:“小门小派,不值一提,你可以称之为一阳道。”

    “一阳道?”

    顾玙确实没听过,人家明显不想说,自己也不便再问。不过他暗戳戳的摸出手机,给小秋发了条短信,让她有时间转给小斋,查查这个一阳道。

    “滴滴!”

    结果没几分钟,手机声响,“问他祖师是谁?”

    得,一瞅这口气就是媳妇儿出关了。

    “那个,我再冒昧一下,贵派祖师是哪位神仙?”

    “灵玉真人。”

    白云生神情淡定,吐出一个含含糊糊的道号,随即闭上眼睛,靠着座椅养神。

    顾玙撇撇嘴,发了条短信,而那边回道:“黔省的著名道士并无此人,仙人洞一脉历来神秘,你既然碰到了,就结交一下。”

    紧跟着没过几秒钟,又追加了一条:“你说他精于剑术?”

    “特精,感觉比你厉害。”

    然而小斋没理会他的作死,居然不回复了。

    擦!顾玙郁闷:你有逼数,我没有啊,不带这么玩的!

    (东北成功入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