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黑卡 >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又见蓝卡
    说话之人,当然就是安德烈。

    除了语言的不同,安德烈的语调也完全变了。

    之前的安德烈,他说话虽然又急又快,但给人的印象却是一个敦厚的胖子。

    可现在,他的音调之中,带着强烈的刻薄感,大概这才是他最真实的一面吧?

    石磊微微收敛心神,他说:“至少,你敢进来,我就肯定能一枪打爆你的头。不过,安德烈,你确定你真的要跟我不死不休么?”

    安德烈哈哈大笑,他说:“你还能抗多久?石先生,不得不承认,你的确如同我父亲告诉我的那样,骁勇善战,而且身体素质好到简直不像人类。要不是我昨晚开的那瓶李其堡里,放进了足以毒死一头大象的剂量,我现在还真的有点担心会不会功败垂成让你跑掉了。我现在越来越有兴趣,想知道你到底还能抗多久了。你不会真的以为外边那些警察能奈何的了我吧?说实话,如果不是不想把你打得满身都是弹孔,你以为这区区书房,以及你手里那把手枪就能挡得住我?我先让你见识见识,那些警察是如何扑街的。”

    石磊心中一凛,这个安德烈,难道还准备了重型武器?

    答案很快就出来了。

    倒不是什么重型武器,那是一台重型机关枪。

    石磊虽然看不到那把枪的原貌,但却可以从枪声以及外边那些警察的叫喊声中得出结论。

    而且,石磊从窗口这边望去,还是能看到一些子弹的轨迹的。

    对于普通人来说,当然不可能看清楚子弹的轨迹,但是石磊使用了很多次视觉卡之后,眼力已经被强化到连黑卡的抽奖转盘都仿佛转速慢了很多的程度,子弹的速度虽快,他还是能看到一些轨迹的。

    从弹道的轨迹上,石磊能大概判断出,这挺重机枪里射出的子弹,估计每一发都有小半斤重,体积蔚为可观。这哪是什么机关枪,简直就是一台小型的机关炮。

    正惊愕着,石磊看到窗外,一台警车被子弹打的直接翻了起来。

    卧槽!

    这得多大的冲击力,才能把一辆车打的凌空翻起来?

    当然,这不是一颗子弹能做到的,但也充分彰显出了这挺重机枪的力量。

    石磊估计,如果安德烈拿着那挺重机枪往书房里扫的话,联络人身前那个书柜,根本挡不住,估计一梭子下来他就挂了。

    而石磊即便是缩到密道里去,以那挺重机枪的威力,轰向地板,估计就跟犁铧犁地一般,用不了两三分钟,就能把书房的地板犁一遍。除非石磊能弄到之前的蓝色小药片,否则,根本就没可能挡得住这些子弹。

    对呀,蓝色小药片……

    抽奖所得到的那三颗蓝色小药片虽然早就用完了,但是,石磊现在有声望系统啊,之前也没太注意,不过,以石磊现在拥有的声望值,像是蓝色小药片那种等级的卡片,他应该已经可以兑换到了吧?

    石磊立刻从脑中调出了声望系统,因为刚才交出了那三十五幅印象派的画作,石磊的声望值直接增加了三万,再加上这段时间零零碎碎的增加,石磊发现,他的声望值已经从上次剩下的两万四千点,变成了足足六万多。

    蓝色小药片,也即蓝卡,应该是A级兑换下的东西。

    石磊先进入到A级之下声望值较低的那个兑换菜单之下,稍加搜索,就搜索到了蓝卡。

    区区六千声望值,石磊毫不犹豫的就选择了兑换,每张蓝卡可以使用三次。

    然后就该是水了,这特么该去哪儿弄水?

    石磊看了看躲在书柜后方的联络人,他想到,联络人虽然是欧洲人,但很有可能会说汉语,而安德烈虽然不像他最初表现的那样只会说法语,但汉语他应该是听不懂的。

    于是,石磊赶忙用汉语说道:“能听懂我的话么?”

    很可惜,回答石磊的,是一片默然,联络人根本都没能意识到这句话是对他说的,这也就意味着,他根本听不懂汉语。

    反倒是外边的安德烈,大笑着说:“石先生,不要试图用你们国家的语言沟通了,没有用的,警察已经死的差不多了,下一步,就是你。对于你竟然还能开口说话,你真的是再一次刷新了我对你身体素质的认知。或许,我应该更快的送你上路……”

    石磊心中一凛,如果真如安德烈所言,外边的警察已经死的差不多了,那么,只要他调转枪口,石磊就必死无疑。难不成要让石磊吐口水来融化这蓝色的小药片么?麻蛋石磊也得有足够的口水啊,这么一口口的吐,当石磊是金丝燕么?要吐出个燕窝来?

    可是,安德烈却并没有调转枪口,而是……

    石磊听到了一声猫叫……

    一头猎豹冲进了书房,嘴里发出的是喵喵的叫声……(没错,猎豹的叫声真的跟猫差不多)

    石磊看着这头成年猎豹,心里微微有些发懵。

    尼玛,老子在这儿呆了快三天,这里居然还有一头猎豹老子怎么不知道?

    不过,你这是送菜啊。

    安德烈这也是瞎了心了,他千算万算,怎么也不可能算得到石磊可以跟动物交流。

    他想的是石磊手里只有一把手枪,对人,当然是无往不利的大杀器,基本上一枪就直接毙命。

    可是猎豹的速度,以及动物本能对危险的警醒,都可以使得石磊即便枪法再准,也未必能一枪命中这头猎豹的要害。

    而只要无法一枪毙命,以猎豹在感受到危险后的凶残,基本上就会直接撕开石磊的胸膛。

    石磊在稍稍一愣神之后,就调出了兽语卡,然后,他也冲着那头猎豹喵喵了两声。

    安德烈听罢,顿时放声大笑起来,在他看来,这是石磊被逼入绝境的反应。但是,这到底有多么可笑啊,你特么学两声猫叫,就想让猎豹把你当成同类?

    书房里黑暗一片,安德烈只听到猎豹腾空而起的风声,却并看不清猎豹的举动,这也是他不敢轻易让手下突进书房的原因。

    安德烈认为,猎豹这是已经发现了石磊,下一步就是要去撕开石磊的胸膛了,可他哪会知道,猎豹在听到石磊的喵喵声之后,欣喜若狂的奔向石磊,然后用它的大脑袋在石磊脸上蹭来蹭去,甚至还伸出舌头舔了石磊一脸口水。

    躲在书柜后边的联络人倒是勉强能看出猎豹的举动,一开始他也傻眼了,手里的枪甚至都已经对准了猎豹,可下一步,他彻底懵逼了,猎豹这是在跟石磊卖萌么?

    尼玛,这猎豹是石磊养的么?

    石磊又喵了一声,猎豹退后两步,再度腾空而起,直接从窗户口就蹿了出去。

    安德烈等了半天没反应,按理说猎豹咬人总归会有些动静的,可为啥这么安静?

    他试探着问了一句:“石先生……”

    石磊中气十足的回答道:“你养的大猫好像对我没什么兴趣啊……”

    古堡外,传来一声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