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山洼小富农 > 第708章 老白赶闺女
    温煦一个电话打完,四人的目光一下子又回复到了前面的状态,傻傻的望着小风吹来的方向。

    在小册坡上,一只硕大的灰狼站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之上,向着三匹马尸这边张望了过来。渐渐的又一只狼的脑袋冒了出来,然后是第三个,第四个,当十几只或灰或黑的形体远超普通中国狼的狼群出现的时候,那种气势如果不是身临其境是很难体会到的。

    温煦不止一次看过狼群了,也知道这个狼群是败类的孩子。

    看着它们温煦立马觉得遗传这个东西真是个十分奇妙的东西,谁能想到败类这样的货色居然能生出这么一批凶猛的孩子来?

    或许这就是大家常说的物极必反吧,败类已经怂到了底,无可再怂了,所以它的孩子们一下子跑到了另一个极端,那就是凶狠霸道。

    狼群根本就没有把吃饱的猛虎放在眼中,华南虎原本的体格在老虎中就偏小,而眼前狼群中的野狼体格也远超一般的狗,两下一比较虽说狼在体格上依然处于明显的劣势,但是狼群从来都是养打独斗的,两只狼不占优的话,三只狼就可以让这只老虎吃不了兜着走,四只狼那是稳站上风,至于整个狼群出现?估计别说是独行的华南虎了,就连单枪匹马的霸王猇也要退避三舍。

    老虎瞬间怂了,看到整个狼群冒出头的时候连嚎叫一声都不敢,调转头带着一肚子的马肉小跑溜了。

    败类一看新认的老大溜了,原本准备追随着老大的步伐一起溜,不过追了两步之后停下了脚,转过头来看了一下温煦几人,又看了看刚认的怂老大逃跑的方向,最终颠着小步子站回到了温煦的身边。

    “你果然是个墙头草!哪边风大你往哪边倒!”师尚武实在有点儿忍不住了,抬起了脚轻轻的在败类的屁股上踢了一脚,踢完还嘟囔了一句。

    这一小脚对于败类来讲算什么?以前不知道被温煦踢过多少脚,作为一只脸皮厚实的跟城墙一样的老油条,败类连身体都没有晃一下,老实的把自己躲在了温煦的身后。

    狼王换下了灰狼站在了突出的石块上,狼王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额头上有一块新的伤疤,已经结了疤。耳朵也被扯下了一块,形成了很明显的豁口。但是这些伤疤没有让它更难看,反而更添了几分暴戾。

    这个时候的狼王站在突石上,它的目光很平静,当温煦和它对视的时候,甚至能感觉到它心中的那份淡定与坦实,似乎一切都在它的掌握之中,这种自信温煦相信不是盲目的,也不是自吹自擂自我标榜的,这是在一次次的战斗中赢回来了,这是无数次胜利铸就的自信,真正的凶狠不是吹胡子瞪眼,而是淡淡的一眼就能让你觉得对方根本无视你的生死。

    狼群从狼王的身侧依次走过缓缓的下了坡,几只狼拖上一匹马,一点点的把死掉的两只完整的滇马拖远离了小屋,当有些狼拖老虎吃剩下的那匹马的时候,争斗很自然的发生了,有些狼趁着机会,黑了几口好肉引起了同伴的不满。

    狼王并没有理会狼群中的争斗,它现在正平静的注视着温煦,时不时的转到师尚武的身上停顿一下,然后又会转回到温煦的身上。它的本能告诉它,站在前面这个身形瘦弱的男人更加危险。

    和温煦对视了约一分钟,狼王似乎确定了,两个危险的人并不会参与到食物的抢夺中来,于是俯下了身子从石块上跳了下来,张开了嘴一顿乱咬,把所有的狼都赶离了食物之后,它一个人站在食物的旁边开始进食起来。

    等着狼王吃饱了之后,剩下的狼依次进食,被狼王‘揍’了一遍的狼群比刚才老实了不少,虽说还有点儿小摩擦,不过已经没有当面锣对面鼓那么直接干起来的家伙了。

    狼群的进食很快,而且狼也吃的很多,几乎是两匹加上大半的滇马,很快被这些家伙啃食掉了,因为食物的充足,这些东西只吃了马身上最好吃的部份,像是马头、脖子这些,几乎就没有怎么咬。

    进食完成的狼群一个个的肚子鼓的跟皮球似的。

    狼王自然是最先吃饱的,当它发现整个狼群进食都已经完成的时候,低吼了一声之后带着狼群向着林子里走了过去,整个过程中看都没有看温煦几人。不得不说狼群挺环保的,吃成了这样还把马头啊,脖子啊,连着粘着肉的骨架子一起带走了。

    “太嚣张了!”师尚武苦笑着说道。

    温煦摊开了手,一副无奈的表情:“那怎么办?人家有免死金牌,是保护动物”。

    “那什么不是保护动物?”小战士问了一句。

    温煦掰着手指说道:“兔子、野猪、还有……”

    温煦还想说出第三个来了,但是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来,还有什么是不受保护的动物,连猪獾现在都受保护了更何况其它。

    “野鸡也受保护?”警卫员这时看到了一只长翎的野鸡,拖着长长的白色尾巴飞到了树叉上,于是问了一句。

    “那当然,毙一只要罚款,甚至是蹲号子的”温煦说道。

    师尚武看了一会儿,对着温煦道:“我说你发现了没有?这一冬天过去了野鸡也多了一些!”

    温煦想了一下觉得似乎还真是这么回事,不光是兔子多了,野鸡也多了,好像不光是野鸡,形体小的,以草啊,果子为生的东西似乎都比以前见的多了。

    想了一会儿温煦觉得自己的脑仁疼,于是干脆不想了,爱谁多谁多去,伸手拍了一下师尚武:“咱们回屋去,继续等!”

    “二白呢?你也不看看二白”师尚武说道。

    温煦看他还不放心了,好像这马还是他的似的,于是吹了一声口哨,没到一分钟,二白撒着欢儿跑了过来。

    “想弄二白?哪这么容易!”温煦走了两步,伸手抚着二白的大鼻梁挠了两下,而二白也俯下头不住的用嘴试着温煦的后背,人与马表现出来的亲热劲儿,让师尚武羡慕不已。

    “早知道这马就不送给你了!”师尚武扼腕说道。

    温煦笑着回了他一句:“就算是不送给我,它也是跟别人亲,你这一年才能骑上几回?像你们这些人出钱养好马,名义上是你们的但是其实马都是训马师的,人家不光拿着你的钱还每天骑着你的马,关健是马还跟人家亲,不信的话,你和练马师站一起吹口哨,看马向着谁过去?”

    师尚武被温煦这么一说,顿心苦起了脸,他手上的几匹马就是这么养的,让温煦这么说果然自己好像是最大的冤大头,出了钱给别人养了一匹马。

    “什么事情到了你的嘴里都糟心!”师尚武怼了温煦一句转身回到了屋里。

    四人到了屋里聊了一会儿天,听到了门外有人叫,知道通知的人过来了,出了屋子师尚武仨重新骑上了赶来的新牲口,温煦自然骑着二白,一行人平平安安的回到了村里。

    到了村口,温煦勒住了缰绳,对着师尚武说道:“晚上到家里吃?我做几个小菜,咱们哥俩好好的喝上一杯”。

    “晚上算了,我还等回军区,等着回来的时候咱们哥俩再喝吧”师尚武说道。

    “怎么现在就要走?”

    “嗯,我是实在受不了身上这一身的味儿才抽了空儿去泡了个温泉,这时候不走来了不急了”师尚武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说道。

    温煦听了也不多话,准备自己转头回家。

    “等等!”师尚武叫住了温煦。

    温煦转头问道:“还有什么事?”

    “你的马养的不错,要不我把自己的几匹马都放到你这里来养吧?”师尚武说道。

    温煦听了连忙摆手:“你开什么玩笑,我这边都是放养,生死由命富贵在天的,你那些娇生惯养的玩意儿可受不了这些个,还是老实的找人伺候着的好!”

    温煦一听大舅哥相让自己当马夫,立马准备撂挑子。

    师尚武说道:“我这一路上想着你说的话,觉得有点儿道理,这马养了不是为了折腾人的,要不为了自己骑,要不就是为了上赛场,国内的条件上赛场是不可能了,现在有钱的早跑到了国外投身国外的赛马会了”。

    听到他这么一说,温煦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耳括子,苦着脸说道:“你可想好了,到了我这里生死不论,我也不可能让你那帮子养马的,练马的家伙进来”。

    “我再想想”听到温煦说生死不论,师尚武又有点儿舍不得了,他的马可是他花了好大的力气购来的,死一匹都得揪心。

    师尚武觉得温煦这边把二白养的太好了,虽说把一匹马拉伯养的不太能看的出来像是阿拉伯了,但是胜在这体格,这神态的确是神骏啊,骑起来那小马蹄子抬的,骚气十足,看的师尚武心痒难止。

    “是要好好想想!”温煦劝了一句。

    大舅哥要是真送来,温煦除了收下还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

    劝了一句之后,温煦催着二白向着自家的小院走了回去。

    到了院子门口的时候,温煦还没有下马,看到白鼠狼追着一只小白鼠狼满院子的跑,当小白鼠狼蹿到了门外的时候,老白鼠狼才收住了身,就这么站在院子的门口,冲着自家的闺女不住的叫唤着。

    每当小白鼠狼要进屋的时候,老白鼠狼又蹿了出来,张嘴就往自家的闺女身上咬,还不是假咬,是真咬,一口都咬出了血道子。

    “搞毛呢!”

    温煦看到小白鼠狼背上带出了血丝,不由的大喝了一声,然后甩蹬下马,走到了小母白鼠狼的旁边,抄手把她抱在了怀里。

    小白鼠狼这时伸出了双爪紧紧的抱着温煦胸口的衣服,很是委屈的吱吱叫唤着。

    “混蛋东西,你疯啦?”温煦一边安抚着小白鼠狼,一边冲着老白吼道。

    老白这边站直了身体不住的冲着温煦怀里的小白鼠狼发出了刺耳的警告声。

    “再叫,再叫老子抽你信不信?”

    刚才被大舅哥的那一句把马送来弄的温煦就有点儿不开心,现在看到这闹心的幕,老东西想把这聚宝盆赶走,那还得了!

    “吵个什么劲儿,我在院里就听到你吼!”

    迟老爷子这是执着壶,背着手从院里一摇一摆的出来了。

    “也不知道这老白发了什么疯,把闺女往门外赶!……”温煦冲着老爷子说道。

    迟老爷子听到温煦这么一说,想了一下:“把小东西放到地上我看看,怎么个赶法!”

    温煦刚把小白鼠狼放到地上,老白直接冲了过来,对着闺女又咬又吼的,弄的可怜的小东西躲过了马路。

    赶孩子,老白很明显想把自己的孩子赶离温煦的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