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贤者时间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火光
    第一百二十九章火光

    和之前来别墅时一样,白色路虎上依然还是五个人,只不过现在后座上的三个,变成了纲哥、小陈和阿虎,而开车的变成了谢锦妍,副驾上则是程铠。

    后座上三个人,阿虎和小陈都是一副半死不活的状态,鼻青脸肿、伤痕累累。便是看起来好像毫发无伤的“纲哥”,也是蔫头耷脑、萎靡不堪。

    老实说,对程铠之前的表现,就是谢锦妍都有些意外和惊奇。虽说这段时间,程铠终于是感应到了灵气,也能够少量转化真气了,但毕竟还是没有凝炼出真元。相比起那两个已经有练气境一层修为的散修,应该是处于绝对劣势的。

    就算那小陈是音乐入道,近战上并不擅长,但那个叫阿虎的络腮胡,可明显是精擅力量和搏击方面的修者。但他和程铠近身厮斗,却奈何不了程铠,最后反而是被打得奄奄一息,就太让人意外了。

    要知道,程铠可是没进贤者时间啊。

    程铠现在身体上的变化,居然已经这么大了?

    大到了仅靠蛮力,就有着超过练气境一层的战力了?

    “妈的,肋骨好像断了。”坐在副驾的程铠忽然摸着自己的腰肋低声骂道,捂着嘴咳嗽了两声,发现手上有血。

    虽然刚刚和阿虎的近身缠斗中,最后站着的是他,阿虎的攻击也没能把他打进贤者时间,但身上依然受了不少伤,看起来同样是鼻青脸肿,不比阿虎看着好多少。

    “不行,我得先把伤治一下。”表情痛苦的程铠说道。

    谢锦妍自然明白他要怎么治伤:“现在?”

    “嗯,现在。顺便也确定一下他们刚刚说的话有几成是真的。”程铠看了下车窗外的景物,指着远处河道边上说道:“在那边停一下。”他们刚刚已经简单地问过了那三个散修,关于他们是不是有组织、背后有没有其他修者之类的问题,虽然三人口径一致,但得到的答案听起来还是像有所保留。

    于是谢锦妍把车停到了河道边上,然后把后座上的三个倒霉蛋都赶了下来,排成一排跪在地上,面向着河道。

    此时大概是凌晨三、四点钟,正是天色最暗的时候,路上除了他们,一辆车都没有。这一片又偏僻得很,周围几乎没有人住,不见灯火。

    三人都很害怕,怎么都没想到,看起来好像普通学生的兄妹俩,居然是比他们还要强得多的修者。

    小陈和阿虎瞥眼看着旁边的纲哥,心里都是有些埋怨——毕竟是他看上那少女,才把这对杀星给带过来,让他们惹上祸端,到了现在这地步。

    比起和阿虎肉搏而胜的程铠,他们更害怕那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少女。

    跪在这里,看着眼前黑漆漆、已干涸许久的河道,他们却没人敢跑。因为他们知道,那少女的诡异黑线,能够把三人都缚住,根本逃不了。

    “纲哥,他们……他们这是要杀了我们么?”小陈带着哭音对跪在旁边的纲哥问道,却根本不敢回头看站在他们侧后的少女。

    也无怪乎他会这么担心,这漆黑的夜,偏僻的所在,排排跪的姿势,太像是要被处决的样子了。

    纲哥被问得有些烦,更怕他的声音惹起那个看着年龄小、实力却深不可测的少女恼怒,低声斥道:“别瞎猜!刚车上你没听到么,人家说要治伤!”

    那小陈却还是有些沮丧:“我们就不该来弄这什么‘最后的狂欢夜’……”

    纲哥皱眉,刚想说什么,跪在他另一边的阿虎已经骂出了声:“怂货!女人想干,打架不敢,你他妈……”

    但他的话来不及说完,一颗石子被谢锦妍踢飞,狠狠撞在他的后脑,飙起了一蓬血花,像被人开枪爆头了一样。

    “闭嘴。”谢锦妍冰冷的声音随后才传来。

    借着身后车大灯的光线,看到抱着脑袋趴在地上,却因为谢锦妍的警告而不敢大声呻吟惨叫的阿虎,纲哥和小陈都是噤若寒蝉。

    纲哥不满地瞥了眼旁边的小陈,这小子真是个孬货,一点胆气都没有,如果不是被那位看中,估计这辈子都不会有什么前途,一直在街头卖唱,去酒吧给人弹琴配乐都不一定有人看得上。

    他并不认为是自己邀请这对兄妹同行,对那个妹妹有企图,才导致他们陷入现在的窘境。这对兄妹既然是这么强大的修者,既然会出现在这里,那肯定是本来就冲他们三个来的,不论他邀不邀请,不论他做了什么,都逃不掉。

    不过他也不认为这对兄妹会杀了他们,否则也没必要带他们三个上路了。

    忽然,身后传来发动机轰鸣的声音,那辆白色路虎猛地向外蹿了出去,不断加速,开出几十米后,直接冲下了河道,发声一连窜让人心惊胆战的碰撞声。

    几十秒后,轰隆爆炸声响起,虽然看不到那辆车坠落的地方,但冲天的火光和烟雾,还是让他们能够想像到那车祸现场的情形。

    小陈、纲哥,捂着脑袋的阿虎,全都目瞪口呆地望着那火光升腾处。

    便是谢锦妍都是一脸惊诧。

    事实上,按她的速度和能力,即便在汽车开出去一段后,也仍然有办法追上,有办法阻止。但她很清楚,刚刚车上只有程铠一个人。她也没有感觉到任何灵气波动,没有发现有人袭击,车上只能是正在想办法进入贤者时间的程铠,开车的也只能是他。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谢锦妍刚准备到那汽车滚落爆炸的地方去看看,一道身影从火光中直冲而出,带着火焰冲上天际,盘旋了一圈后,又猛地俯冲下来,如一颗坠落的流星,轰在地面。

    纲哥三人都是惊叫着跑跳开来,躲避着那巨大冲击力带起的冲击波和尘土碎石。

    然后他们看到,那浑身冒着火焰、从天而降的,竟然就是刚刚留在车里的那个年轻人!

    他们本以为那少女是兄妹中更强的那个,那诡异的黑色细线简直就是三人的恶梦,已经让他们连逃跑的企图都不敢有了。但现在看到在爆炸中飞天而起,浑身冒火,如天神降临的年轻人,他们才明白,这对兄妹是什么样恐怖的存在。

    脑袋还在流血的阿虎愣愣发呆,他现在才明白,刚刚在那别墅里,这年轻人同他看似打得拼尽全力,但实际上根本就是在玩儿的,人根本没认真啊!

    然后,一身是火的年轻人,走到他们面前,手里拿着个像是挂坠的东西,呼地一下消失了!

    纲哥三人神色慌乱、惊慌失措,谢锦妍却是镇定了下来。

    毫无疑问,程铠进入贤者时间了。现在消失,肯定也是通过那个玉猴挂坠进入识海,再通过识海里那座巨大的石猴雕像来进行瞬移,进入那种半神魂半实体的隐身状态——这是他发掘出来那座识海中出现的石猴雕像功用之一。

    但他为什么要把车开到干涸的河道里撞毁?为什么要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他在汽车爆炸前,是否已经进入了贤者时间?

    难道……他刚刚是通过开快车来获得**?

    半个多小时后,程铠的身影再次出现,衣服之前被烧光了,所以现在除了手中那个玉猴挂坠,已经是光溜溜赤身**。

    不过程铠衣服被烧光**的次数也不少了,早已习以为常或者说“破罐子破摔”了。

    他直接指着纲哥说道:“把衣服脱下来。”

    后者刚刚见识到程铠那宛如天神般的表现,现在又是消失后乍然出现,根本不管有所违逆,乖乖地脱得只剩内裤。

    他们三人虽然都已经算是修者,但却都没有形成识海,对自己的意识世界没有很强的主观保护能力,所以他们刚刚虽然感觉记忆翻涌,意识有些模糊和胡乱,却并没有意识到——那是程铠在翻阅、检索他们的记忆。

    程铠和纲哥的身材相差仿佛,衣服穿起来也算合身。

    穿好衣服后,程铠却是直接一指两臂抱胸、一脸讨好看着他的纲哥,和仍然捂着脑袋的阿虎,对谢锦妍说道:“可以先把他们两个的真元吃了。”

    以谢锦妍现在的修为,吸收练气境一层修者的真元,提升已经是相当有限了。不过蚊子腿再小也是肉,积少成多,多少也能算一种补充,哪怕真元溢出,将多余的能量以真元精血的形式再拿给程铠“补身体”,也算是一种能量回收了。要以她的行事风格,估计刚刚在那别墅里,就直接把三人都“解决”了。只不过程铠要调查他们背后可能的“组织”,也不想让那别墅里的其他普通人目击到太多“超常”的东西,才带着三人乘车离开。

    但让谢锦妍奇怪的是,以程铠的性格,可是从来不会主动让她去杀死别人、掠夺其他修者的真元。甚至她还很清楚地知道,程铠对她这种吞噬其他修真真元的修炼方式,其实是有些不喜的。

    联想到刚刚程铠应该是去检索这两人记忆了,谢锦妍估摸着,他们可能干过什么天怒人怨的大坏事,让程铠已经忍不住要立刻干掉他们了。

    既然程铠发话,谢锦妍自然不会心慈手软。那运用起来越来越熟练的黑色细线瞬间从地底冒出,将两人四肢缠绕,拖到她的面前,强迫跪地。

    两只纤细修长的手按到了两人的额头上。

    三个散修中,性格最懦弱,也最没主意,最胆小的键盘手小陈,惊恐地看着两名同伴,在那拥有一张天使般完美无比面容的美丽少女手下,飞速地萎缩、脱水,然后化成了一片白烟,进入少女手心。

    小陈惊恐无比,生怕自己也和纲哥、阿虎一样,直接跪在地上磕头求饶,涕泪齐流。

    相比起那两位同伴,小陈一向都要更懦弱胆小,胸无大志,常被两个同伴臭骂狠批。但他现在并不知道的是,他之所以可以活下来,正是因为他的懦弱胆小,正是因为他在成为修者,获得力量后,怕被人知道,没敢随意使用。

    ……

    程铠和谢锦妍在前,小陈离了七八米,蔫头耷脑地跟在后面,三个人只能在这漆黑一片的郊外沿着马路步行——没办法,谁让程铠自己把车给开炸了呢。

    “他们三个,都不是完全凭自己的能力悟道修灵的,他们之前倒是没有说谎,全是因为那个‘神使大人’的帮助,让他们觉得他们的能力是被神所‘赐’……”

    程铠跟谢锦妍讲着自己在三人记忆中的探寻所得,之前也看过石武的记忆,这几百岁的老家伙忽悠别人给自己的“寄身雕像”修炼真气,凝炼真元的时候,也是用装神弄鬼那一套,并不稀奇。

    不过程铠在他们的记忆中,却发现一个让他也有些惊诧的事情:“他们见到的那个‘神使大人’,和我在石武记忆里看到的,那个在七十多年前救下他,并且指点他怎么用‘寄身雕像’提升修为的那个怪人,是一个样子。都是从头到尾,全身都藏在阴影黑暗中,看不清长相,连声音在记忆中都是模糊的,唯一能确定的就是那人是男人。”

    “既然看不清样子,听不清声音,你怎么能确定是同一个人?”谢锦妍问道。

    “感觉,那个我感受到的感觉。从他们三人记忆里得到的感觉,和石武记忆里得到的感觉一样。即便不是同一个人,这种相同的感觉,肯定也有什么特殊联系。”程铠肯定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那个怪人在七十年前,就能指点石武用‘寄身雕像’提升修为,在七十年后,还能帮助普通人悟道修灵?”谢锦妍的表情终于是有了丝凝重的意味,她之前对那三个散修背后的所谓“组织”并不怎么重视,觉得应该就是个有传承的散修,忽悠了三个自我悟道的散修替他卖命。但现在看来,事情却并没有那么简单,那个程铠口中的“怪人”、三个散修所说的“神使”,很可能是个比卢安道这种化神境成丹期上尊还要强大的存在。

    程铠继续说道:“从他们记忆中的感受来看,那个‘怪人’帮他们‘悟道’的方式似乎很神奇,直接就‘赐予’了他们能够感知灵气、凝炼真气、使用术法的能力,并不像普通的散修,需要一步步去尝试提升。他们的提升速度,要快得多……”

    谢锦妍若有所思道:“那个‘怪人’应该用的是和宗门类似的方法,用自己的真气带他们‘入门’。不过又不完全是宗门传承的修炼方式,又兼了部分散修的传统方式。这样的话,这些散修,能提升的修为上限,会低得多。”

    “这些人感觉和我们之前接触的散修都不一样……”程铠说道。之前他除了谢锦妍外,接触的第一个“散修”,就是那面馆老陈。那些自我悟道、摸索修灵的散修,他们无论做什么事,是善是恶,都基本是围绕在他们的“道”上,为的是提升修为,更好地“入道”。包括,后来的石武,同样也是如此。

    相对来说,这次遇到的这三个散修,就要显得更加不那么“专注”。

    他在那三个散修的记忆中,知道了他们在遇到那“怪人”、自认为得到了神眷、拥有了修者的能力后,为了各种私欲,做下了很多令人发指的凶残事情。

    纲哥和阿虎,两人手上,都有着至少五条以上的无辜人命。那个“纲哥”,甚至还虐杀过一个不满十四岁的少女。他本来也想对谢锦妍做类似的事情,而在他的计划中,程铠也是活不了的。甚至今天晚上,那栋别墅里,包括那精悍青年在内的所有人,都要杀掉。只有那键盘手小陈,相对没有那么强的侵略性,在成为修者后,只是用来牟小利,而没有做大恶。不过今天晚上阿虎和纲哥打算做的事,他也都知道,而且他本来也是打算对那个和他一起合作了几个月的女歌手下手的。

    小陈之所以被程铠留下,而没有和其他两人一样成为谢锦妍的“真元点心”,倒不是因为程铠认为他罪不至死,而是因为接下来的打算。

    “你想找到那个‘怪人’?”谢锦妍问道。

    程铠点头:“我觉得他应该可以帮我们对抗‘斩魔会’和宗门。”顿了下,又说道:“如果谈不来的话,说不定可以拿他的真元来帮我们提升实力。”

    谢锦妍自然明白程铠后面那句话的意思,她发现程铠现在的性格变化很明显,好像更加地激进和急切了。

    “你准备怎么找他?”

    程铠用大拇指点了下缀在他们身后慢吞吞挪步的小陈,说道:“靠他。”

    从三人的记忆中,程铠知道,他们只知道那“怪人”是“神使”,其他信息什么都没有,根本没法联系那“怪人”,都是那“怪人”来联系他们,神出鬼没。几天前那怪人给他们下了个命令,让他们在这个月17号到G市去,有任务要安排他们做,到时自然有人联络他们。

    之前那个“怪人”给他们描绘了一个“新世界”的愿景。当新世界到来,他们将会成为神的使徒,获赐更加强大的神力,替神统治世间,长生不死。而所有世间凡人,都会成为他们的奴仆,供他们驱使。他们三人都对这个“新世界”向往不已,而“神使”赐给他们的神力,已经让他们感受到了成为修者的强大,对此更是深信不疑。

    而这次那“怪人”还告诉他们,完成了任务后,“新世界”便将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