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官涯无悔 >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幕后总黑手应该姓张
    王永新示意曲刚把优盘插到电脑上。

    插好优盘,曲刚操作一番后,电脑音箱发出了声音:“好吧,我交待,全部交待。我不但找人打了昊方地产项目经理曹阳,就是大亚地产的项目经理以及鹏程投资项目部的技术科长,也是我让人打的。昨天我说打曹阳的原因是忌恨他不见我,其实那是我编的,真正的原因是我受人指使,指使我的人叫常永金。

    我和常永金早就认识,但平时接触不多,只是有事的时候找对方。今年八月的时候,常永金就找到我,说是想让我帮着收拾人,不需把人打残,只需教训一下就行。我当即答应了常永金,并问他具体任务和实施时间,他说到时再说,也许还用不着呢。八月二十二日那天下午,我正在省城,常永金给我打电话,要我替他收拾一个人。”

    音箱里的声音换成了另一个人:“你刚说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将近三个月,怎么还能记得那么准?”

    楚天齐听出来了,刚插话的这个人是高峰,先前那个声音是彪子的。

    音箱里又换成了彪子说话:“当然记得清了,那天是农历的七夕节,本来我和小敏约好了晚上一起过七夕,就不太想去。但我有求于对方,只好去和常永金见了面。常永金给了我一张照片,还讲说了此人可能出现的地方,要我立刻安排人手,务必在十二小时内收拾了对方。

    因为任务紧急,我没来得及找到经常合作的那伙人,只好临时找了‘小矬子’。‘小矬子’也是混社会的人,由他又找来四个人,来完成这个任务。在后半夜的时候,‘小矬子’打来电话,说是已经收拾了那个人,只是半路让一个傻大个坏了事。”

    听到这里,楚天齐顿觉好笑,那个傻大个就是自己。也不禁想起了那天的事,想起了和江霞的暧昧,想起了江霞让自己“验证”,脸也不由得红了。

    彪子的声音继续:“在那次事后,很长一段时间,常永金都没有找我。只到九月九日那天下午,常永金再次找到我,要我收拾一个叫曹阳的人。这次常永金倒是没有逼我马上实施,而是要我做的自然一些,要找出其它合理的理由,最迟在九月底前完成任务就行。我一了解曹阳正是昊方地产成康项目部经理,就不太乐意,因为我正准备接触曹阳,想要从其手里揽些工程,为此我在他司机王耀光身上还投入了好多金钱。但在常永金的威逼利诱下,我还是答应了。

    为了接近曹阳,我向王耀光提出了要见昊方公司领导,王耀光说是可以给我引荐项目经理曹阳。可是好多天过去了,王耀光总是推三阻四,日子到了九月下旬。离常永金要求的时间越来越近,我还没有见到曹阳,只好使出了杀手锏,用‘不雅视频’胁迫王耀光。那些视频是我准备在承揽工程的关键时刻使用,现在也只好先拿出来了。果然王耀光害了怕,在半推半就间,配合了我的行动,我得以让人九月二十七日在半路揍了曹阳一顿。

    刚完成这个任务,常永金又给我打电话,让我收拾大亚公司那个项目经理。时间紧急,没有找到更合适、更隐密的机会,我就只得在第二天晚上,利用大亚公司员工中秋聚会后步行的时段,让人打了那个人。在国庆长假期间,常永金又给我打电话,让我安排人去幸福小区闹事,可以把那个看门人打了。我很纳闷,就问常永金,为什么要这么做,常永金只告诉我‘这你别管,照做就行了’。”

    王永新操作鼠标,点了暂停,说道:“为什么常永金专门让人针对成康市的三个项目部动手?”

    彭少根抢先接了话:“一共四家投资商,只有一家没被打,这不是和尚头上虱子明摆着吗。”

    王永新瞪了彭少根一眼,然后把目光投向曲刚。

    曲刚道:“其实鲲鹏投资公司的人也被打了,八月二十二日被打的人,就是河西鲲鹏投资公司的投资总监。”

    王永新“哦”了一声:“那就奇怪了,为什么四家一个都不放过?”

    彭少根再次接茬:“这还用说?肯定是城建招商政策不得人心呗,当时那些凶手不是也说‘黑心商人’、‘榨老百姓血汗钱’这样的话吗。”

    “老彭,我问你了吗?你知道事情经过?要不你来回答。”王永新冷冷的说。

    彭少根脸一红:“我哪知道?这就是分析而已。”

    曲刚看着王永新:“市长,继续听录音吧,那个人马上就会给出答案。”

    王永新没有说话,而是在鼠标上点了一下。

    音箱中再次传出声音,这次是高峰在问:“常永金为什么要你这么做?你又为什么要听他的?”

    声音立刻换成了彪子:“当时我也不明白,八月二十二日那次任务,常永金要求打人时先警告对方,如果对方同意不再‘掺和’,就不必打他。结果那人根本就不妥协,我只好吩咐‘小矬子’打那小子,把那小子打服为止。后三次任务,常永金都要求要说‘你们投资商就是黑心商人,是专门榨老百姓血汗钱,我们要劫富济贫’。打昊方和大亚的人,我能理解,可是到幸福小区闹事,我就不明白了,常永金怎么要打自己人呢?”

    楚天齐注意到,王永新、彭少根、曹金海听到这里时,脸上都不禁一愕。他偷偷一笑,心里话:好戏都在后头呢。

    彪子声音继续:“常永金可是鹏程公司的人,怎么让人到自己公司开发的小区闹事,还让打看门老头,这太奇怪了。结果我的那几个打手还把事情弄砸了,不但打了看门老头,竟然还把赶来的技术科长打的够呛。”

    高峰盯问:“说清楚点,常永金到底是何许人?”

    彪子道:“常永金是鹏程公司的老人儿,是公司董事长张鹏飞的司机兼保镖。”

    听到这里,王永新和彭少根脸上神色速变,并迅速对视了一下。他俩的表情,都毫无意外的落入了楚天齐眼中。

    音箱中的声音还在继续:“正因为常永金是鹏程公司张总的人,我才极力和他套近乎,就是想让他从鹏程公司帮我弄点轻包工活干。这四次打人,他每次都答应帮我揽工程,还承诺总利润额至少要达到三百万。”

    声音忽然断了,原来是王永新又用鼠标点了暂停,屋子里随即也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王永新才缓缓的说:“这个人的话可靠吗?他说的事似乎逻辑不通呀,既然常永金是鹏程的人,为什么还让人到幸福小区闹事呢?”

    曲刚回答:“是呀,我们一开始也疑惑。这个彪子是此案的重要嫌疑人,是被王耀光供出来的,而王耀光是昊方地产司机,也是曹阳被打案的内奸。就在我们调查核实彪子交待的这些事情时,又得到了一个新情况,这个新情况是从省第一人民医院获得的。

    鹏程投资的技术科长马科长被打后,第一时间被送到了成康市人民医院进行救治,当天下午鹏程公司把伤者转到了省第一人民医院。在到省里后,第一医院化验了伤者呕吐物,检测出了大剂量安眠药成份。鹏程公司当即要求医院,不得外传此检测结果。我们的干警是在昨天偶然获得这一信息的,而且已经想办法拿到了当时的化验单,并咨询了专业人士。

    专业人士看过化验单及其它一些检测单据后,表示,伤者至少服食了十粒以上安眠药,而安眠药并非主动服食,大部分也没有进入消化系统,应该是昏迷期间被人强行塞进去的。因为其它检测单据显示,伤者体内安眠药成份的浓度只有呕吐物中同样成份浓度的百分之二十。”

    “怎么会这样?”王永新眉头紧皱,眼睛盯着桌面,自言自语。

    彭少根也是满脸愕然。

    和王、彭相比,其他三人倒是表情平静,因为他们已经先一步知道了安眠药的事,只不过信息获得过程与曲刚描述有些出入。原来,十一月十四日晚上,楚天齐正在公安局监听的时候,接到了厉剑电话。厉剑告诉楚天齐,他有一个朋友是省第一人民医院的,朋友告诉厉剑,看到了一张化验单,是关于马科长十月八日当天呕吐物的,里面有高浓度安眠药成分。听到这一消息,楚天齐马上返回办公室,并给曹金海打了电话。待曹金海到办公室后,楚天齐讲说了化验单的事,还让曹金海悄悄找成康市人民医院张院长了解情况。在老同学做工作的情况下,张院长终于说了实情,说他们偷偷检测了马科长当天的呕吐物,也在其中检出了大剂量安眠药成份,但幸福小区项目经理乔梁曾经警告过他们“不当说的不要说”,张院长才没敢声张。为了保护张院长,也为了隐去厉剑的参与,楚天齐才让曲刚这么讲的。

    王永新抬起头来,说:“曲局长,你这么一说,这案子也太乱了,何时才能找到真凶,怕是不能如期完成任务了吧?”

    曲刚道:“真凶已经找到,就是鹏程公司,几起被打案就是他们自编自导并参演的一出闹剧。”

    “幕后总黑手,导演、编剧、制片兼一身的人,应该姓张。”楚天齐在旁补充了一句。